今年以来,包括《水产热点》在内的众多媒体,已经接连报道多起毒鱼事件。但,这种道德沦丧,挑战法律底线的恶劣事件,依然不绝以耳。
今天,据网友爆料,广东…
今年以来,包括《水产热点》在内的众多媒体,已经接连报道多起毒鱼事件。但,这种道德沦丧,挑战法律底线的恶劣事件,依然不绝以耳。
今天,据网友爆料,广东省高州市金山开发区梅坡村,罗非鱼养殖户丁老板,自家30亩鱼塘的7万斤罗非鱼突然离奇死亡。
据了解,从昨天开始,丁老板鱼塘工人在池塘边上,发现了少量死鱼,没多大在意。然而,今日凌晨开始,一口鱼塘开始大量浮头。事发后,看着鱼不停地死去,丁老板尝试了各种补救的方法,投了增氧剂、解毒药等,但都无济于事,经过抢救无一条生还。
据丁老板统计,塘中罗非鱼约7万斤,其中九成左右重量达到了一斤,前天已经开始排放池塘水,并计划近日捉鱼上市的,谁知道突然发生这样的事。丁老板介绍,当初承包鱼塘的时候,租期签了15年,目前,自己只经营养殖了5年,这次毒鱼事件后自己养鱼的信心尽失,唯有把池塘转让给别人。
因怀疑有人投毒,天刚亮他就报了警。昨天早上6时许,高州市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勘查。警方已将鱼塘水取样调查,进行司法鉴定,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鱼死亡与遭人投毒有关。
据丁老板初步分析判断,导致鱼死亡原因:极有可能是遭人恶意投毒报复。据悉,5年前丁老板当初投标承包这两口鱼塘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放出狠话,“丁叔你养我不打扰你,别人养不行……”只许丁老板自己养殖,决不能将这个两口鱼塘转让别人,如今丁老板刚准备转让鱼塘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加上其中一口小塘在里面,不靠路边,行人出入不方便。这意味着,很可能是有人恶意投毒。
小编此时也在反思,为什么每一起毒鱼事件的幕后黑手,敢于无视法律的存在,敢于肆意践踏法律的威严。应该还是跟每起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有很大关联。如果,能将每一个投毒者都绳之以法,让他们获得相应的刑事和民事处罚,那还有哪一个笨蛋,愿意自己给自己找苦吃,找罪受啊!警察叔叔辛苦你们了!~
1、来源:水产热点 2、微信号:shuichanredian

在骡坪镇凤岭村,王兴富可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几年来,他凭着一腔热血,通过顽强的奋斗,终于在生猪、山羊养殖领域闯出了一片新的天地。
“下海”淘金 误入…

原题:让猪住空调房吃五谷杂粮
猪倌蒋交只为养出好猪图为蒋交抱着健康的小猪,心里美滋滋的。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广东省博罗县杨村镇岭…

在骡坪镇凤岭村,王兴富可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几年来,他凭着一腔热血,通过顽强的奋斗,终于在生猪、山羊养殖领域闯出了一片新的天地。

原题:让猪住空调房吃五谷杂粮

“下海”淘金 误入迷途

猪倌蒋交只为养出好猪

今年46岁的王兴富,个子不高,略显瘦小,黝黑的脸上透出坚毅的神情。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他和工人们正在修建新规划的羊场。别看他如今十分勤劳朴实,当初在村里可是大“名人”。他自幼家境贫寒,念了几年书后就被迫退学回家种田。他生性仗义,爱打抱不平,谁家有不平事,总爱为人出头。虽然伸张了正义,但也因此结下了不少梁子。他不甘于贫穷,决心改变家乡落后的面貌。听说广东遍地黄金,于是“下海”淘金。

图为蒋交抱着健康的小猪,心里美滋滋的。

来到广东后,才知道远没有传说中那样好赚钱。由于没有文化,也没有技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挣钱谈何容易。经过漫长地寻访,总算谋到了一份差事。干了一段时间后,王兴富渐渐被繁华的都市迷失了双眼。于是,在别人的“鼓励”下,做起了来钱快捷的“生意”。不久事发被请了“进去”。真是祸不单行,在这段时间,父亲和哥哥相继逝去。他深深痛恶自己,连最亲的人的最后一面都未能见上,是他永远无法抚平的创伤。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广东省博罗县杨村镇岭下村养猪的蒋交,从小就与猪打交道,他总结出了养好猪的经验:以猪为本。蒋交说,自家的猪福利很不错,住的是空调房,喝的是干净水,吃的是五谷杂粮,呼吸的是山里的新鲜空气。他觉得,这样才能养出健康猪。

回乡创业 首战告捷

排泄物与猪圈隔离,猪场不见异味

2010年,王兴富回到家中,看着摇摇欲坠的土坯房和满头银丝、骨瘦如柴的母亲,跪在地上抱着母亲的腿孩子般的痛哭了一场。听说父兄生病期间,左邻右舍无微不至的关心帮助他家,王兴富十分感动,发誓一定要回报乡邻。他觉得村里的自然环境适合搞生态养殖,于是决定发展生猪养殖。

蒋交的养猪场位于村里一个山窝窝里,场区并不大,只有几排房屋。走进养猪场,基本上闻不到什么异味,每排房子都安装有水冷设备和巨大的鼓风设备。“我的猪住‘小洋楼’,一年四季享受恒温。”蒋交乐呵呵地说。

说干就干,他向亲戚朋友东平西凑的借了一些钱买了猪仔开始喂养,邻居们没钱的就每家送给他一头小猪仔。不久,他的圈里就有了50多头可爱的猪仔。他坚持完全用青饲料喂养,他起早贪黑,有时甚至跑到山里去采猪草,全部心思都花在了猪上。邻居们见了十分心疼,都纷纷从自家地里割了猪草给他送来,有的还帮他打理猪圈。这一切,王兴富看在眼里更默默地刻在心里。

经过认真消毒后,蒋交这才打开了一间不大的屋子。与常见的猪圈不一样,这个猪圈的地面是格栅板。他介绍,猪住的地方其实是二楼,排泄物会通过格栅板掉到下一层的水中。排泄物异味被水隔着,不容易散发出来,余下的一些也被鼓风机吹走了。所以,猪圈没有什么异味。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精心喂养,年底时每头猪都长到了300多斤。恰逢当年生猪走俏,单价涨到了10元/斤。出栏50多头,刨去成本纯收入13万多元。消息一传开,顿时轰动了整个村子,乡亲们都投来赞许的目光。

由于猪排泄物都掉到下一层,猪圈里很干净也很干爽,不需要天天清洗猪圈,劳动强度也减轻了不少。干净的猪圈,让猪感染病菌的几率也少了许多。“猪圈不冲水,猪会更加健康。”这些理论,是蒋交专门到德国学回来的。每到一批猪养大出栏后,他就会把猪圈彻底清洗消毒一遍,等待下一批猪的到来。

感恩乡邻 共同致富

从小在养猪场长大,首次养猪赔了本

王兴富小试牛刀获得成功后,更加增强了他发展养殖业的信心。他除了还去当时借的钱和拿出一部分感谢乡亲们外,余下的10万元全部用于购买猪仔、种猪和扩建猪圈。经过3个多月抢建,一排标准的崭新猪圈落成,猪仔们搬进了漂亮的新家,存栏数量也从50多头飙升到了近100头。

蒋交是湖北人,上世纪70年代,他的父亲在湖北一个国营农场里养猪。因此,他也在猪场里长大,与猪颇有感情。蒋交说,当时他父亲一个人养了200多头猪,专门销往香港,喂养标准很高。他整天待在猪场里,放学后就帮爸爸养猪,对养猪的整个流程很了解。

从此,每年养猪至少可纯收10万余元。他总会拿出一部分钱去帮助那些特别贫困的村民。他不仅村里盖起了楼房,还在骡坪场镇上买了房,成了村民眼中的大能人、大善人。

1997年,蒋交子承父业,选择在惠州养猪。他觉得惠州气候比较好,不像老家冬天那么寒冷,不需要特别的保温措施,猪都能很好地过冬。

从前年开始,他又开始捣鼓放养山羊。不懂技术,他便买来《山羊养殖技术》书和DVD观看学习。有时还到专业养羊基地考察学习,向专业的技术人员咨询。山羊养殖也逐步走上正轨,从当初的30多只发展到现在的100多只。原来的圈舍已容纳不下迅速壮大的羊群,今年下半年,他重新选址建造羊圈,准备引进专业的设备和技术,以提高养殖效率和山羊肉质。

蒋交养猪没有一帆风顺,2004年,他养的猪患上了“蓝耳病”,大部分都死了。那次猪生病,让蒋交一年都没卖过一头猪,也不知亏了多少钱。蒋交不服气,2009年,他来到了岭下村,租了1000亩山地继续他的养猪事业。

个人富了不算富,让越来越多的村民共同致富是他不变的情结。为了感恩,扶贫帮困助致富成了他的“家长便饭”。向世刚、陈辉应等4户村民,因各种原因,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王兴富便给他们送去资金和种羊,并亲手教给他们养殖技术。看到村民的日子逐渐好起来,王兴富感到无比欣慰。他把自己多年摸索积累的养殖经验和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有志于发展养殖的乡亲。因此,王兴富得到了乡邻、村委和政府的肯定与嘉奖。面对荣誉和成就,他更加信心百倍。

蒋交养好猪的想法,源于他同学遇到的一件事。蒋交的同学在外地上班,有一年,当地发生了一起“问题猪肉”事件。经调查发现,是猪饲料中加了过多添加剂导致的。同学对蒋交说,想吃放心肉,希望他能养一些无添加激素、抗生素的“安全猪”。由此,蒋交萌生了要养好猪的想法。

展望明天 信心满满

建排泄物循环利用系统,沼液沼渣当肥料

“明年,我准备继续扩大养殖规模,再建两排羊舍和猪舍。猪、羊年养殖能力增加到800头,预计年收入可达20万元。”王兴富信心十足地说道。

2014年,蒋交到德国参观学习,了解德国人是如何养猪的。回来后,他按照德国人的养猪模式,在山窝窝里建起了两层猪圈和封闭的养猪场。“建这种猪圈的成本比较高,每平方米达1000元。而普通的猪圈,每平方米只需300多元。”蒋交说。

他停下手中的活告诉记者:“接下来,我们还要成立专业合作社,把所有的村民都组织起来,运用‘公司
基地 农户’的模式,带动大家共同脱贫致富,让乡亲们的日子真正‘羊’起来。”

利用从德国学回来的技术,加上自己的传统经验,蒋交建起了猪排泄物循环利用系统。

抬起头,记者看着天边火红的晚霞,会心的笑了,因为明天注定又是一个艳阳天!

猪圈里一层“水泡粪”,发酵到一定时间,就会被排放到沼气池里,产生的沼气,可以用来做饭,沼液可以用来浇菜,沼渣还可以当肥料用。每年,他将沼液沼渣抽到山上去当肥料。“这里的山比较贫瘠,沼液沼渣抽到山上都不够用,全部都是自己‘消化’了。”蒋交说,有了肥料的林木,长得郁郁葱葱的,山里的空气也越加清新,这对猪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网上卖猪肉,客户远至广州上海

除了建养猪场成本高外,蒋交对猪饲料要求也很高。“猪吃的五谷杂粮要达到人可以吃的标准。”蒋交说,为了不让饲料受到污染,饲料经过粉碎后,自动按时投放到猪圈里,不再经过人手。寻找好饲料,也是让蒋交最头痛的事情。他希望自己养的猪,能吃上安全的饲料。“吃了好饲料,猪身体好,抗病能力才强。”为了照顾好猪,蒋交专门请了一位兽医。“不治已病治未病”,蒋交认为,猪在出现问题后就赶紧控制起来,不让其发展,这样猪就不需要吃抗生素了。

由于对设施、饲料要求比较高,去年的低价让他亏了不少钱。“每头猪亏500元左右,比别人亏得多。”虽然钱赚少了,但蒋交坚持走自己的路。除了常规销售渠道外,他还与朋友合作,在互联网上卖猪肉,24小时内把猪肉送到客户家。如今,广州、上海都有他的客户。

三农科技,更多致富经等你来取

科技专题,揭开传统农业经验背后的科学奥秘

农事评论,最富创意的三农专业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