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广西对虾育苗生产销售工作已结束,日前,笔者走访了部分地区苗场发现大部分苗场铁将军把门,少数苗场利用闲置的育苗车间进行养虾、东风螺或一些鱼类。…
2015年广西对虾育苗生产销售工作已结束,日前,笔者走访了部分地区苗场发现大部分苗场铁将军把门,少数苗场利用闲置的育苗车间进行养虾、东风螺或一些鱼类。笔者与众多业内人士进行了回顾和总结发现,今年广西南美白虾苗销量遭遇有史以来最低谷:产量创历史新低、生产结束时间提早,苗场严重亏本,可用“惨败”二字形容。
据统计,广西北、钦、防沿海三地有大、小对虾育苗场200多家,几乎全打着一代苗旗号,其中北海地区超过100家,钦州地区50-60家,防城港地区约40-50家,做亲虾或幼体培育的苗场屈指可数,绝大部分为标粗场,通常是购进p5小苗再培淡化育成1公分左右虾苗出售的模式。
北海侨港镇打席村为虾苗场聚集地
200多家苗场销量下降4成,一半苗场亏本
往年清明节过后的4-5月份是早造虾投苗旺季,7-8月份为中造虾投苗旺季,但业内大部分人士称,今年两个时间段均没有出现预期的虾苗销售高峰期。
据粗略统计,上半年广西虾苗销售量较往年下降1/3以上,下半年销量下降超过50%,整年销量下降超过40%。众多苗场中,严重亏本的有40-50%,保本或者小亏
的有30-40%,真正赚钱的苗场极少数,预计不超过10%。
200多家虾苗场,包括部分品牌场在内,6月份就停产的已不少,其中浙江籍养殖户办的苗场情况更糟糕,上半年还没结束苗场就关闭了。
究其原因,主要受养殖成功大幅降低的牵连今年广西地区对虾病害暴发厉害:偷死、白便、空肠空胃、慢大等层出不穷,还有种苗质量下降、暴雨天灾等极端天气频发,导致了养殖极其困难,排塘率居高不下,连连亏本使得养殖户无心、无力、无钱再补苗投苗,这是众苗场销量大幅下降的主因,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养殖户减少投苗或干脆弃塘空置
今年广西对虾养殖成功率再创历史新低,全广西上半年成功率预计不足20%,下半年成功率预计不足10%,整个行业陷入无比困顿的境地,尤其是浙江籍养殖户占比60-70%钦州、防城港两地更是受到惨重的打击,很多养殖户上半年养殖还未结束就弃塘、变买养殖设施、交流工具返回浙江老家。即便是合浦地区,至少也有1成面积的虾塘全年空置,不曾投过苗。
2、放弃高价一代苗,投放普通苗比例增多
由于一代苗价格昂贵,一般在160-200元/万尾,然而高价格却没有带来高成功率和预期回报,养殖户抱希望越大结果是失望越大。
今年7月下旬,广西沿海三地遭遇了10多天特大暴雨重创,多地虾塘直接被暴雨洪水淹没,或海水冲破堤坝,催毁虾塘,大量对虾逃跑虾塘失收;间接影响是暴雨过后,幸存虾塘大规模发病和死虾,养殖户心灰意懒,部分人持破罐子破摔态度,对灾后虾塘不排塘不重新投苗,剩多少就养多少,还有部分人随便到湛江等地购买30-50元/万尾普通苗投苗了事。
3、养殖户选择转养、混养模式降低养殖风险
从上半年起一直到下半年,北海及周边地区,合浦党江镇、白沙镇等地不少有条件的养殖户就已经转养和对虾混养其他水产品种,如锯缘青蟹、金鲳鱼、黄颡鱼、黄鳍鲷等,就连罗非鱼碰上历史价格最低潮期,也有部分养殖户宁愿选择养罗非也不养对虾。
明年大量苗场关闭,场租下降30-50%广西北海打席村是传统虾苗场聚集地,约有20多家。据笔者近日走访看到不少虾苗场打着出租转让标签,这是往年极少看到现象。据业内人士称明年将有不少苗场退出打席村,即使有新苗场重新进入,但总体预计会有10家苗场将出现空置。
虾苗场出租负责人:林生
笔者正好遇上当地以经营出租苗场的一位负责人林生,在交谈中,林生表示今年虾苗销售困境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明年将有不少苗场无法经营而退出市场,可想而知,苗场租金也会跟着下降。林生称占地约5-6亩、1000育苗立方水体,配套卧式锅炉及住房等设施苗场,往年租金约18万/年,明年可能会跌至12-13万元/年,租金或者下降30-50%,甚至还会面临无人领租。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场租真的太低,我们可以把它改选成澳洲龙虾暂养池,从越南进货再销售到全国各地,或者租给别人当仓库、家具加工场、海味晒场等,这样的租金可能更高一些。
与北海地区相比,钦防两地和合浦党江周边苗场情况则更糟糕,尤其是小型不知名苗场,部分浙江人经营苗场,由于育苗技术较差、管理不善、以劣充好、掺假造假、信誉口碑差的苗场将首先遭到淘汰。
明年广西对虾育苗业该如何突围
通过向多位育苗人士了解,他们均反馈今年是从业以来,虾苗销售最难的一年。明年有不少部分苗场退出育苗,但留下来坚持拼搏的苗场该怎样面对这个市场?
厦门新荣腾水产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广西区负责人张培煌表示,目前南美白对虾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大环境病害太多,成功率太低,走下坡路在所难免,重复走中国对虾、斑节对虾以前衰败老路,令人失望的是目前业界还没有一个新的好的品种去替代南美白对虾。预计明年南方市场很难做,新荣腾或者侧重于北方市场,因为目前北方和内陆还有部分地区值得去开发。
“今年广西对虾育苗和养殖行业都进行了一次较彻底的洗牌,淘汰一些技术、信誉、口碑、质量较差的苗场,我倒觉得是好事”,广西北部湾十佳苗种场之一的合浦绿源九九虾苗场负责人莫绍国告诉笔者:“广西对虾养殖业今年出现较严重的危机,但危机既有‘危险’,同时也蕴含着‘机遇’。”
莫绍国表示,今年亲虾质量确实下降,而很多幼体培育环节技术和管理落后,大量使用抗生素等,部分根本无技术含量的标粗场生产劣质虾苗,三个原因造成今年虾苗质量明显下降,成功率低下,这就是所谓的“危”。而“机”的含义,我希望这是个整顿行业机会,把小、乱、差的苗场淘汰掉,作为一个在行业比较知名的大苗场负责人,我反而对明年的虾苗市场抱乐观态度。还有国外亲虾公司一直关注中国养殖结果,相信明年他们也会采取一定的动作来提高亲虾质量。
“今年对虾病害即ems真是太猖獗了,不但高密度虾塘发病,就连投苗1万尾/亩的池塘,根本不存在任何环境胁迫说法,但即使如此对虾照样发病,虾苗照样死光光”,广西水产科学研究院熊建华博士表示:“这说明环境已经不适合养殖南美白对虾,如果过不了病害这一关,预计难逃被淘汰的命运。目前业界仍然没有好策略对付ems,明年养殖户要慎重投资南美白对虾,建议暂停养殖,可选择养殖其他品种对虾,建议育苗场可适当加大斑节对虾、日本对虾育苗量,让养殖户去尝试。”

曾经“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洞庭湖,如今许多地方竟是猪粪处处,秽物成片,恶臭远扬。每读古诗“八月洞庭秋,潇湘水北流”“遥望洞庭山…

近日,江苏省农业委员会、省公安厅、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打击私屠滥宰等危害肉品质量安全违法犯罪活动的公告》,合力打击生猪屠宰和流通环节中的…
近日,江苏省农业委员会、省公安厅、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打击私屠滥宰等危害肉品质量安全违法犯罪活动的公告》,合力打击生猪屠宰和流通环节中的乱象。
此次行动重点打击6种违法犯罪行为,包括:未经定点从事生猪屠宰、对生猪和生猪产品注水或注入其他物质、屠宰中注射违禁药物和明知养殖中使用过违禁兽药或“瘦肉精”等毒害物质的生猪仍继续屠宰销售、使用非定点屠宰的生猪产品和未通过肉品品质检验的生猪产品、经营病死毒死或死因不明的生猪肉类及产品等。具体分工上,农牧管理部门负责生猪养殖、屠宰到进入市场前的监管,食药监部门负责生猪产品进入市场和加工企业后的监管,公安部门负责食品犯罪案件侦办。三个部门公布了举报电话,市民可拨打电话进行举报。省农委:025-86263366;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12331;省公安厅:
025-83525571或各地110。

曾经“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洞庭湖,如今许多地方竟是猪粪处处,秽物成片,恶臭远扬。每读古诗“八月洞庭秋,潇湘水北流”“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等句,反观眼前景象,不禁悲从中来。请看半月谈记者从洞庭湖一线发回的报道。

洞庭湖内密密麻麻的围网 李尕摄

打井下去,几十米都是猪尿

在洞庭湖区的临澧县柏枝乡,记者看到,一个大型养猪场正将棕黑色污水源源不断排到厂区外的池塘内,池中淤积大量黑色污染物,俨然成为大片污水晾晒池。池塘周边若干沟渠与外界水系相连,污水随之流出最后汇入澧水进入洞庭湖。

村民沈文兵告诉记者,这家名叫湖南湘瑞健农牧有限公司的猪场建成后,水库里的水就不能再饮用,用来灌溉长出来的米都发黑,一捏就粉碎。养猪场排污池几百米外就可闻见恶臭,还滋生了大量蚊虫,夏天只要一开门蚊子就黑压压扑面而来。

类似的规模化养猪场在洞庭湖区比比皆是。记者从岳阳、益阳、常德的畜牧水产部门了解到,洞庭湖区周边密布着20多个养猪大县,沿湖三市规模以上(年出栏500头)养猪场均有1500家左右,规模以下的更是数量惊人。

随着生猪规模的不断扩大,污染问题日益严峻。“过去是千家万户养殖,猪粪可以用来做肥料自行消化,现在集中养殖,相应处理措施却跟不上,由此带来的污染十分严重。”常德市畜牧兽医水产局副调研员杨立平说。

生猪调出大县岳阳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王麒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个年存栏600头的养猪场为例,每天污水要排放70吨到150吨,那么一个万头猪场,排污量相当于2.5万人的排污量。由此推算,湖区养殖业的排污总量远超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之和。

无序扩张的规模养猪给洞庭湖区造成了沉重的环保压力。据湖区多地的环保部门介绍,近年来养殖业污染占据群众投诉量的近一半。在岳阳市一个生猪养殖大镇,居民打井下去,几十米都是猪尿。

除生猪养殖外,湖区水产养殖污染形势同样严峻。在湖区,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养殖水面,小的几十亩,大的上万亩;仅常德市,养殖水面就达150万亩。

为了追求产量,自上世纪80年代起,湖区养殖户们就采取了向水体投肥的养殖模式,近年来愈演愈烈,高峰时每亩水面的年投肥量接近500公斤。大量的投肥导致湖区水体富营养化,而这些氨氮严重超标的废水,几乎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排放,最终都流入洞庭湖。

责任编辑: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