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最近饲料市场的变化,做饲料电商的大部分很痛苦,不做饲料电商的更痛苦,而痛苦的根源是什么呢?经过验客大量的市场调查及研究发现那就是变化的终端需求,市…
纵观最近饲料市场的变化,做饲料电商的大部分很痛苦,不做饲料电商的更痛苦,而痛苦的根源是什么呢?经过验客大量的市场调查及研究发现那就是变化的终端需求,市场竞争的加剧带来的市场份额变化,特别是大部分饲料企业的销量下滑。
饲料行业发展几十年来,去年养猪行业的巨额长期亏损及大部分猪场的出局,造成了特殊时期的特殊需求,在猪场看不到猪价上升的希望之前,降低亏损的需求成为他们最直接的需求,哪怕是表面的并不理智的行为,如低价饲料,至少表面上能省钱是第一需求,因此,远方中汇和猪E传是抢占先机,高调上线,强势圈地,占领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而无论是两家造势宣传还是后来者的跟风者,都是拿行业既得利益者说事,无论是对于大北农的三高政策炒作,还是大部分猪场长期亏损下的大北农盈利几个亿毛利的宣传利用。在行业内点燃了疯狂的造势火种,无论是后续的打劫手段还是运营中的战术调整,饲料电商这个话题一度引爆行业舆论风向。1年多的时间很快过去,饲料电商的收获怎么样?几家欢喜几家愁是当前最真实的写照。
一。变化的市场需求:
饲料电商的上线与当时的终端需求有着密切的关系,特别是中小猪场的需求,以及低迷的猪价,造成了不理智的需求现实。因此,低价策略抓住了这种需求,所以其率先搅局的企业都有所获。但这不代表他们是成功的饲料电商,充其量也只是饲料电商的探索者而已。而随着猪价的上升,环保的压力及不断觉醒的终端猪场思维变化,现在的猪场需求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种变化还在不断的发展中,因此,初期的饲料电商受益者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纵观最近的市场动向,聪明的人都能分析出很多东西。
二。猪场需求的变革:
猪厂长期亏损,猪价上升,猪场对于养猪行业的惨痛经历及反思,造成了猪场现在的需求变化,进而影响到猪场逐渐形成了更趋于务实及理性的消费风格。也就是说一部分养猪人最需要的是系统的、适合自己的现有条件下的综合效益提升方案,真正能在现有条件下不变或者稍微变化的情况下的综合效益配套体系提供者或者合作伙伴。所以,未来的猪场需要的是系统的适合自己条件的综合方案配套体系,一个产品,一个方案,低价策略,不在成为吸引猪场及成为其买单的理由。个性化的猪场现实需求,必将带来猪场更深层次的变革,那就是价值服务配套体系。
三。饲料电商的现状:
生产出一套低价的产品,线上线下宣传,建立所谓的服务站,开一个淘宝或者微信店铺,美其名曰:饲料电商。无论是拒绝中间商,还是还利养殖户的宣传,还是饲料电商不需要服务的自我开脱,无不诠释着当前饲料电商的发展瓶颈,似乎除了这些和低价位策略,他们并不能有革命性的创新思路及表达自己价值的能力。除了我便宜,还能表达出什么?表达体系的信任率有多少?成交率有多少?满意率有多少?目前没一个敢于公布数据的。
加上前期的发展中避免不了一些浑水摸鱼的企业,以饲料电商之名,行苟且之事的搅局,产品做的没有性价比及稳定性,带来的一系列的糟糕体验,让终端猪场对于整体饲料电商颇有微辞,而最近由于猪价上涨带来的一系列变化,造成的这些原有客户的频繁更换产品,乃至抛弃原有产品的行为在不断的增加,例如曾经喧嚣一时的河南某饲料电商的销量严重下滑,就说明了很多问题,也佐证着我以前的观点——忽悠已死,厚道永生!
四。电商还是腚伤:
饲料电商也是商,追求利润是商业的本质。因此,无论饲料电商的模式怎么变化,他离不开商业的本质,那就是利润。而要想赚快钱,那就只有骗,可是面对养猪行业骗子足够多而傻子明显不够用的现实,这种道路已经没有前景。那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互惠互利的持续价值提供的能力。
靠目前的低价位策略你能为你的客户提供持续的价值能力吗?没有价值的产品产品这个基础,没有完善产品及科技创新的能力,你能玩好饲料电商?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所以,无论饲料电商无论怎么玩,最终都离不开一个东西,那就是产品所承载的真正实效价值,而有价值的产品是很少需要服务甚至是不需要服务的,你有吗?
因此,没有产品这个基础做载体,一切的电商模式及宣传都是忽悠
耍流氓,你最终的结局就是腚伤,这是无可否认的规律,时间会证明一切。那么,如何做一个有持续发展前景的饲料电商?

今年,新疆伊吾县结合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建立了青贮玉米综合机械化示范基地、机械化残膜回收示范区,人工饲草料全程机械化示范区三大农机化示范基地。
为把农机化…
今年,新疆伊吾县结合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建立了青贮玉米综合机械化示范基地、机械化残膜回收示范区,人工饲草料全程机械化示范区三大农机化示范基地。

“众筹”走进白家滩 ——山西一个贫困村的“资本农业”探索
尤存林在现代化万只养鸡场内收蛋 绘图:刘念 本…

为把农机化示范基地打造成精品工程,伊吾县选择基础条件好、实力强的作物种植区作为建设点,并严格按照示范基地建设要求,制定了分工明确、责任落实到人的组织管理制度,明确了技术规范操作规程,重点示范推广以大马力轮式拖拉机、玉米播种机、残膜回收机等先进适用的农机化新技术新机具。同时建立了农机技术人员“一人一卡”制,重点对示范区建设项目进行跟踪蹲点服务,并加强与农户的交流与沟通,及时给予技术、信息等方面的指导与服务。在农忙季节,积极主动下派农机技术人员上门开展技术服务,免费保养维修各类农机具,帮助解决各类疑难技术问题,倾力打造标准化农机示范基地,取得显著成效。

“众筹”走进白家滩

——山西一个贫困村的“资本农业”探索

尤存林在现代化万只养鸡场内收蛋

绘图:刘念

本报记者吴晋斌马玉文/图

百度、小米创业初期可以凭借讲故事赢得天使基金的投资,一个贫困的小山村可不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筹措产业发展资金呢?

肇始于2014年的山西省太原市娄烦县白家滩村众筹扶贫模式,用一年的实践告诉我们,这个可以有。

白家滩的“白手起家”

白家滩村有158户628口人,其中贫困户95户,贫困人口占60%。村里有一个养鸡专业户叫尤存林,八年前卖了房子搞起了蛋鸡养殖,凭借着一点一点积累,最高规模养殖到存栏7000只;还有一个几年前在太原打工见过世面的尤三号,也主动想做领头人。

2014年,山西证监局成为这个村的扶贫责任单位,任务是五年内让这个村的农民人均纯收入翻一番。

“传统的给钱给物不能形成造血功能,证监局的优势是会用金融工具,所以我们孙才仁局长调研后,提出了‘特色产业
金融支撑’的扶贫思路。”山西证监局第二任扶贫队长张霞说。

工作队入村之后,开始调研和规划产业,选择具有企业家潜能的能人,最后锁定了两个产业:一个蛋鸡养殖、一个绒山羊养殖,锁定了两个领头人和两个发展产业的主体:尤存林的白家滩养鸡专业合作社和尤三号的盛富源养殖合作社。

“局党委的想法是,选好适宜的产业项目,再把众筹来的钱借给贫困户,让贫困户在合作社持股,通过能人带动和规模经营实现收益,假如有一天我们撤离了,这些人还可以靠持续分红有收入。”张霞说。

扶贫队的工作人员测算,这两个合作社扩大再生产的资金需要两百万元。山西证监局委托省基金业协会以众筹方式募资,以资金成本的年化收益8%作为回报,短短3个月的时间,有24个机构和个人参与投资了170万元。

2014年,合作社第一次增资扩股开始。扶贫队以借款的形式使用众筹资金,借款给白家滩村的贫困户、低保户、五保户95户,户均7515元,这些贫困户成为合作社社员的同时,也是合作社股东,享受分红,所借款五年后由合作社的公积金偿还。

由此,白家滩村所有贫困户、低保户和五保户实现了人人持股,95户村民没出一分钱分别拥有了养鸡合作社32.83%的股份、养羊合作社40%的股份。

同时,扶贫队也借钱给了合作社理事长尤存林和尤三号,让其绝对控股,并各派一名村级主干分别担任合作社监事长。

白家滩的市场运营

2014年10~11月,一个现代化的万只蛋鸡养殖场和一个规模化的绒山羊养殖场拔地而起,贫困的白家滩村跨入了资本农业的门槛。

蛋鸡和绒山羊产业开始了实盘操作,其产业发展路径也进入市场试错阶段。

新建的蛋鸡场实现了自动配料、喂料、喂水、排粪,机械化程度和生产力大大提升,据测算,满负荷运转后入社贫困户可望实现户均产值1.7万元。

2014年12月,万只蛋鸡场开始产蛋,截至2015年7月蛋鸡合作社鸡蛋收入已达100万元,同期饲料等生产运营成本110万,已经接近盈亏平衡。

养鸡合作社现饲养蛋鸡10000只、土鸡2000只、野山鸡500只,目前,日产鸡蛋1120斤左右,销售单价3.9元/斤,每日收现4368元。现阶段鸡蛋市场需求旺盛,产品供不应求,按当下市场行情测算,合作社月均收入12.4万元,到年底预计鸡蛋收入还可实现62万元,淘汰蛋老鸡收入15万元,其他收入5万元。

据证监局扶贫队测算,合作社目前一斤鸡蛋的盈亏平衡点是3.36元,合作社全年预计变动成本支出134.4万元,固定成本22万元,预计2015年底,合作社开始盈利,可实现利润50多万元。

养鸡合作社增养土鸡和野山鸡一方面可以实现多种经营,另一方面可以给投资者多一种实物回报方式。愿意要现金回报,即从蛋鸡合作社实现盈利部分按投资比例进行现金回报。愿意要实物回报的,可以将土鸡、土鸡蛋等实物按市场价进行折算作为回报。

“绒山羊行情不好,去年羊毛收入仅仅17000元左右。”张霞说。目前养羊合作社存栏270头左右,每月需要变动成本支出0.8万元,固定成本1.13万元。预计全年成本费用需要列支23.16万元左右。由于市场因素影响,现在每只羊预计售价500元,整群出售估计收入13.5万元,经营后续支出难以用收入弥补。

继续投入绒山羊产业,还是集中力量再上一个万只蛋鸡养殖场,补充一期工程的空养期蛋鸡市场供给,形成鸡蛋的全年供应链?“如何选择,白家滩的农民心里明镜似的。”村支书尤爱忠说。

白家滩的二次股改

山西证监局扶贫工作队酝酿的第二次股权改革中,白家滩的农户将以参与者的身份见识一个市场主体如何消亡和它的资产如何重生。

根据重组方案,白家滩养鸡专业合作社对娄烦县盛富源养殖合作社进行兼并重组的模式为吸收合并。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吸收合并后娄烦县盛富源养殖合作社法人资格取消,合作社消亡。吸收合并前养羊合作社产生的一切权利和义务由合并后的养鸡合作社全部接收,吸收合并后白家滩养鸡专业合作社实现增资扩股。

合并重组后,扶贫资金及贫困户入股部分全部转为养鸡合作社的股本金,养鸡合作社股本金额达到164.6万元,扩股金额占股本总额27.1%,入股养羊合作社的贫困户股本权益没有受到影响。

养羊合作社理事长尤三号借款扶贫资金部分,入股养鸡合作社后算作养鸡合作社理事长尤存林的股本金。尤三号个人出资部分确定退股,养鸡合作社将采取分期退还的方式予以支付。其他非贫困户入股社员股金去留协商后确定。

与股改方案同步,目前,白家滩养鸡合作社的第二个万只蛋鸡规模的养殖场项目已经落地,正在安装鸡笼鸡架等设施。

市场洗礼过后,白家滩以合作社为主体,以蛋鸡养殖为载体,资本创新和科技创新为两翼的众筹扶贫产业的路径越来越清晰,贫困户和村民们也越来越愿意“合作”。

白家滩的资本启蒙

“这个有意思。”村支书尤爱忠说。

“众筹模式”带给白家滩哪些意思了呢?

“就像绒山羊发展目前遇到了困难,蛋鸡也可能在将来淘汰或升级转型。我们更看中证监局用的这个手段,让我们有了选项目、找资金的办法,让我们知道了资金是有成本的,不良资产是可以通过兼并重组消化的。说不定,将来我们会用这个办法弄个养猪什么的上市公司。”村支书尤爱忠对金融工具和术语已经没有陌生感。

“还是这个村,还是这个事,半年就能让一个4000只的传统养殖场变身为一个现代化的万只蛋鸡场。七年的积累和滚动发展,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在哪一天,在两个万只蛋鸡场当家。”养鸡合作社理事长尤存林说。

七年来,尤存林的合作社面对市场和自然风险双重挤压,一直抱着挣点算点,不敢也不能去扩大再生产。

成本控制意识已经在社员心里扎下了根,在蛋鸡喂养中,饲料的节省已经精确到用几两几钱计算。

“合作社扩容之初,我们就是按照省级示范社的标准来规划的,我们的财务收支也是公开的、严格的,我们账务是请专业财务人员帮忙做的。”张霞一边说,一边将合作社的资产负债表、盈余分配表等递给记者。

市场意识也有了萌芽。今年上半年,一位村民拿着一份“发展大棚蔬菜项目可行性报告”找到工作队,希望能借助众筹资金发展起来。在场的村干部和工作队员给这位村民算了一笔账,一个大棚投入10万元,雇一个技术人员10万元,销售、推介能不能与市场对接还是很大的问题,这个投资何时能收回。几个问题下来,在场的村民都弄懂了什么才可以去众筹,什么不可以众筹,纷纷劝这位村民收回申请。

“这说明,众筹扶贫模式带给白家滩村民的影响是深刻的,他们不仅有了产业要以市场为导向的意识,还有了资本运作的意识和实践,给了农民发展产业的工具,这个启蒙意义非常重大。”太原农委扶贫处处长张万生说。

证监局在白家滩村的扶贫模式已经引起了太原市委、市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关注,正在酝酿借鉴白家滩的众筹融资
产业扶贫的创新实践经验,探讨组建太原市众筹扶贫引导基金,在全市范围内扩大金融扶贫覆盖面,初步方案已经形成。在方案中建议太原市扩大推广白家滩村金融扶贫经验,配套提供财政资金引导,提供风险补偿准备金和领投资金的方式,扩大吸引社会资金参与扶贫,推动精准扶贫工程,让更多贫困农民受益。如果这项工程启动,白家滩村的养鸡场将变身为5万只年产值790万元的中型养鸡场。

责任编辑: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