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豆粕和菜粕占据蛋白饲料总需求的前两位。90%以上的豆粕消费用于各类饲料,是牲畜与家禽饲料的主要原料。菜籽粕在水产饲料中使用最为广泛,我国水产饲料养殖行…

3月中旬开始,粕类板块在菜粕的引领下不断刷新年内高点。截至6月13日,菜粕主力1409合约从3月18日的2633元/吨涨至3074元/吨,涨幅高达23.8%,同一时期内,豆粕1…

虽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和消费国,但生猪价格“寒热病”已成为了这个行业挥之不去的阴影《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最新获得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今,…

在我国,豆粕和菜粕占据蛋白饲料总需求的前两位。90%以上的豆粕消费用于各类饲料,是牲畜与家禽饲料的主要原料。菜籽粕在水产饲料中使用最为广泛,我国水产饲料养殖行业菜籽粕用量占到菜籽粕产量的50%以上。

3月中旬开始,粕类板块在菜粕的引领下不断刷新年内高点。截至6月13日,菜粕主力1409合约从3月18日的2633元/吨涨至3074元/吨,涨幅高达23.8%,同一时期内,豆粕1409合约价格从3220元/吨涨至3740元/吨,累计涨幅为16.51%。

虽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和消费国,但生猪价格“寒热病”已成为了这个行业挥之不去的阴影《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最新获得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今,全国生猪相关价格变化的幅度超过200%,有些重点城市甚至超过300%。政府频繁出台“普惠式”扶持政策,大量投机者涌入市场是一个重要原因。记者从多位接近政策制定部门的人士处获悉,直接调控生产的“大动作”今年可能不再出台,“休克疗法”似乎成为中国生猪产业一个新思路。

如果将上游压榨油厂、中间饲料贸易加工企业、下游禽畜水产养殖连成一线通盘考虑,作为水产、牲畜与家禽饲料的主要原料,粕类价格的上涨在整个产业链的传导过程非常清晰:粕价上涨——饲料价格上涨——肉禽价格上涨。正常情况下,饲料成本上升将传导至肉禽价格,然而,由于肉禽价格相对刚性,一旦价格传导失效,不涨反跌,那么养殖效益将出现下滑或亏损,使养殖业承受巨大的经营风险。

相关部门从严治理进口DDGS的消息,是引爆近期粕类行情的导火索。由于DDGS可以用来部分替代菜粕作为水产饲料的原料,严查将导致DDGS进口下降,港口进口DDGS价格或被进一步拉升,将使得部分需求转向菜粕和豆粕,对粕类产品形成利好。长江期货研究员韦蕾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民以食为天,猪粮安天下”,这句谚语充分揭示了猪在中国的重要性。2013年中国猪肉生产和消费均超过5000万吨,中国人吃掉的猪肉占到全球一半以上,尤其在国内,猪肉更占到了所有肉类消费的七成。

业内人士指出,在油脂价格表现低迷背景下,为消化成本压力,压榨企业主动挺粕成为唯一的选择。据悉,虽然近期国内粕价大幅上涨,但油脂价格依旧疲软,国内油厂大豆压榨盈利依旧亏损。目前江苏地区进口大豆压榨亏损106元/吨,山东地区亏损189元/吨,国产黑龙江大豆压榨亏损60.8元/吨。

从菜粕供应来看,今年菜籽与往年同期相比收割进度大幅下降,6月初长江流域国产菜粕仍未上市,而沿海地区油厂菜粕也已大多预售出去,鲜有现货供应,且今年菜籽的产量及出油率均较去年有所下降。

然而,令人尴尬的是,在这个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和消费国,“寒热病”阴影挥之不去。数据显示,2010年至今,全国生猪均价走势经历了“三起四落”,每公斤猪肉价格最低时在9元左右,最高时则在20元一线,变化幅度超过200%;有的城市均价甚至超过30元,波动超过300%。从最能反映生猪产业利润情况的猪粮比值看,2012年至今最高时曾超过7.5,最低时接近4.5,远低于6:1的盈亏平衡线。

“5月豆粕的持续走强是油厂持续转移大豆成本的过程,而尽管下游饲料企业4月已经提高豆粕库存量,但议价能力的缺失使得其不得不被动接受当前豆粕价格的持续走高。”南华期货研究员王晨希表示。

此外,2014年油菜籽托市收储政策出台时间较往年延期半个月之久,且收储监管严格,油厂大多持观望态度。截至目前,仅江苏、安徽、湖北、四川4省启动了临时存储菜籽收购工作,产区油厂开机率较低,这让国产新菜粕上市时间推迟了5-10天。

令广大养猪人不安的是,生猪“寒热病”在今年似乎有加剧的迹象。在全国第一生猪生产大省四川,龙头企业成都巨星集团高级经济师周丽洁直呼“行情已经没法预测了。2个多月来每公斤均价波动幅度就达4元左右,5月一度反弹接近50%,到6月又开始下探。龙头企业也无计可施,更不用说一般养殖户了。”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饲料行业,原料成本占总成本的90%以上,原料价格稍有不利波动,饲料企业很容易出现亏损,如2013年和2014年一季度,我国饲料业销售利润率分别同比下降0.23%和0.25%。

而随着水产养殖旺季来临,菜粕的需求量将持续递增,菜粕的短线供给量难以跟上需求增速,增加了油厂的挺价信心。长江期货研究员胡辛欣告诉记者,每年的6-8月份,供给端新冬菜籽上市逐月减少,同时水产开始两节备货,造成阶段性供需紧张。目前,南方地区水产养殖投料增加,国内水产品价格向好,下游需求上升导致沿海菜粕的去库存化进度得到加快,目前两广地区菜粕库存不到6万吨,供需仍然维持紧平衡状态。

而对养殖这个特殊的行业而言,它不像其它产业,当价格低迷时,可以囤货居奇,静待市场反弹。养殖业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当畜产品价格下跌时,并不能减少投料,降低成本,唯一能降低成本的举措就是提前出栏。当油厂将原料成本压力顺势传导至养殖环节时,养殖企业因原料刚性需求只能强忍,无法有效继续向下游传导。

对于豆粕价格的上涨原因,韦蕾认为主要有三点,一是USDA5月报告美陈豆供应偏紧;二是5月份,水产养殖需求启动,生猪价格大幅反弹,畜禽养殖业恢复,加上期货市场强劲上涨配合,饲料厂开始加大豆粕库存储备;三是大豆压榨仍亏损,油厂挺粕意愿较强。

公开数据显示,猪价、饲料价格从5月初开始暴涨,但5月15日猪价开始下跌后,玉米、粕类价格并未下跌,一直呈现上涨之势。截至6月6日,全国生猪均价跌至12.54元/公斤,较2014年上半年猪价最低点上涨24.7%,玉米、豆粕、育肥猪配合料分别上涨6.1%、6.0%、2.22%,猪料比、猪粮比分别上涨22.1%、17.9%。饲料原料上涨对猪料比、猪粮比的影响超过猪价上涨,导致自繁自养头均盈利仍处于亏损状态,养殖户得不偿失。

韦蕾告诉记者,在双粕价格上涨期间,国内生猪价格因养殖业产能过剩一路下跌,而原料成本又增加,导致下游生猪养殖一直处于亏损。由于生猪养殖较为分散,价格下跌最先受冲击的为养殖散户,随着养殖进入深度亏损,散户养殖场资金断链,频频爆出大量散户退出猪市的消息。

在弘业期货农产品研究员蒋倩倩看来,双粕价格大幅上涨增加了饲料的生产成本,但就养殖产业来看,下游产品的价格才是企业利润的保障。饲料原料价格的上涨,对养殖户的利润虽有影响,但和下游产品的价格相比影响力较小。前几个月生猪价的低迷及禽流感对养殖业的打击要远大于饲料原料价格的上涨。

蒋倩倩同时表示,“双粕价格继续上涨,必然导致下游饲料企业生产成本提高,但如果下游养殖业得以恢复,下游产品价格同步上涨,那对企业的影响就不大,反之,若下游产品价格难有提升,粕的价格上涨必然导致部分未备货企业难以生存。”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