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仪征市大仪镇,扬州市泷源生猪养殖场内,负责人王德山指着保育栏内一群圆滚滚、活蹦乱跳的仔猪介绍,这些猪春节前后就可以上市。扬州市泷源生猪养殖场…
昨天下午,仪征市大仪镇,扬州市泷源生猪养殖场内,负责人王德山指着保育栏内一群圆滚滚、活蹦乱跳的仔猪介绍,这些猪春节前后就可以上市。扬州市泷源生猪养殖场是我市一家规模生猪养殖企业,年出栏生猪约8000头。
从今年5月底至今,生猪收购价从6元/斤快速上涨到9.5元/斤。市统计调查部门数据显示,上个月猪肉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近两成。但王德山并没有喜上眉梢,他表示,目前的生猪收购价如果能维持一年,过去三年亏损的窟窿才能填上。
猜中开头没有猜中结尾 建生猪养殖场,赚一年亏三年
2008年投资300万元建设生猪养殖场,王德山猜中了开头,但是没有猜中结尾。
养殖场建成第二年,市场猪肉价格经过了一次飞涨,生猪收购价一度达到12元/斤。但是一年后,猪肉价格陷入了漫长的“熊市”。
“2010年以后猪肉价格一路下滑,生猪收购价最低曾达到5.8元/斤。当然在一年中也有周期波动,但最多涨到7元/斤左右,即便是按照最高价计算,也要亏100元/头,还不包括人工成本在内。”
王德山介绍。
“生猪养殖有一个时间窗口,养到200斤必须出栏,再亏也必须出售。一方面,太肥的生猪不容易卖掉;另一方面,200斤后继续饲养就要亏本,每头生猪每天消耗约6斤饲料,成本达到9元,而生猪增加的体重折算下来,弥补不了饲养的成本。”所以,一批生猪出栏时即使价格很低,养殖户明知亏本也必须要出售,不然只会亏得更多。
猪肉价格开始下滑后,刚开始还能保本,后来的亏损不但耗尽了之前的盈余,还要不断往里面贴钱。王德山介绍,即使亏损也只能硬撑下去,否则先期一次性投资300万元,加上次年追加的100万元,就成为“沉没成本”,无法收回。
“前几年,我们同行交流时,经常听到说猪场老板跑路了,有的是因为欠下高利贷,有的实在维持不下去,只能选择放弃。”王德山介绍,之前三年完全在亏本养猪,只有有实力的猪场才能维持下去,亏损上百万元属于正常。
养猪亏损拖累全家 儿子打两份工补贴亏空
在漫长的“熊市”中,王德山把家人和亲戚都拖到养殖亏损的泥潭里。王德山在镇上开一间小超市,每年有十来万的收入;女儿在常州做药品销售,每月数万元的高薪收入;儿子在外打两份工,大部分收入被用于补贴猪场的亏空,他们一家人三年被拖入的资金累计约150万元。
不仅如此,因为猪场的消耗太大,每天饲料成本至少在5000元以上,多的时候要1万多元,王德山不得不到处向亲戚伸手,包括向银行借贷65万元循环贷款。
在三年的漫长煎熬中,王德山想尽一切办法节约成本——过去雇佣了7名工人,后来缩减到3人,所有的事情自己亲自上;2009年饲养的140头母猪,后来曾一次性卖掉70头。
在漫长的“熊市”中,王德山总想掌握价格涨跌的规律,却发现有点难以琢磨。赶在节前大量出售生猪的一些“小聪明”,往往徒劳无益。
“有一批生猪本来要上市,我拖了20多天,想拖到2010年春节前出售,以为春节期间猪肉消费旺盛,价格会涨一点,但是后来发现收购价不但没涨,而且还降了一块钱一斤。”
猜中趋势未猜中节点 预计春节前到来的涨价,提早到5月底
春江水暖鸭先知,去年上半年王德山感觉到生猪养殖的低谷即将过去,今年猪肉应该会出现回暖。于是,他一次性购进80头母猪,后来又陆续补栏。“生猪养殖三四年一个大周期,经过三年多的市场洗牌,很多农户因为亏本不再饲养出售的生猪,一些小猪场已经倒闭,行业预测,估计一成的猪场倒闭。这个时候必须提前饲养母猪,才能保证猪肉涨价时,有生猪可售。”
根据生猪饲养规律,购进小母猪饲养半年后,才能进行交配;怀胎120天后,才能生下仔猪;仔猪饲养经过6个月,才能出栏销售。而在猪场实际运营中,由于生猪出栏销售,需要持续性供应,所以无论是母猪怀胎还是仔猪饲养,要形成时间梯队,便于保证市场均衡供应。
按照这个规律,王德山算好时间,让母猪交配产仔猪,希望能在价格较高时有较多生猪出栏销售。不过,这一次,王德山猜中了趋势,但是未能完全猜中时间节点和上涨节奏。
“我预想猪肉价格应在2016年春节前后涨价,但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5月底开始猪肉价格就涨了,而且涨得太快。”王德山介绍,六七月份应该是传统猪肉消费淡季,但猪肉却涨价了,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大量生猪春节前出栏 预计会降价
目前,市场上白条肉及整猪的批发价已经到了13元/斤,而生猪收购价已经涨价到9.5、9.6元/斤了。这本是养猪场赚钱回本的好时期,但大家都没有那么多生猪可售。
“你看看我们的养猪场里,7月、8月、9月都是大批量产仔的时期,母猪不是正挺着大肚子、就是刚刚生完小仔猪。”王德山表示,很多养猪场都和他们一样,大量生猪都在年底出栏。
对于猪肉的暴涨,王德山有些摸不到底,接下来能持续多久他没有信心。“如果扬州猪肉价格高,经纪人会调运外地生猪。到时候会拉低猪价。”王德山觉得,之后生猪出栏量也会上来,猪肉价格肯定要下降。“不用现在这么高的价格,只要生猪收购价能维持8.5元/斤左右一年时间,我又增加了这么多母猪,应该可以弥补前三年的亏损了。”
在记者采访期间,王德山表示他正准备开始筹钱。按照他的测算,现在到春节需要150万元来周转,因为赶在春节前出栏的大量仔猪,目前正在快速生长期,每天饲料费达到8000元,之后费用只会越来越高。
涨价持续多久没底,能不能填补亏损没底,不过猪场既然在运转,王德山也只有继续往下走了。

本网讯
8月12-13日,全国兽医实验室考核与检测能力比对总结会在辽宁省沈阳市召开。会议全面总结了5年来全国兽医系统实验室考核以及检测能力比对工作,充分肯定了近年来兽医实…

2010年底登陆中小板,2011年被湖南证监局查出公司治理等存在问题,2011年9月联手天堂硅谷首创“上市公司
PE”产业并购基金模式,再到2013…
2010年底登陆中小板,2011年被湖南证监局查出公司治理等存在问题,2011年9月联手天堂硅谷首创“上市公司
PE”产业并购基金模式,再到2013年鹏欣集团入主与创始人退出,生猪养殖企业大康牧业从来不乏观众。如今,在鹏欣集团“手术刀”下,大康牧业从2012年亏损近2000万,到2015年上半年净利过1000万元;从一家生猪养殖企业逐步变身鹏欣系的“产业
金融”平台,是否真的成了“飞起来的猪”? 淡出生猪养殖
8月12日,大康牧业发布2015年半年报称,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9.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3.8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9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9.38%。
这并非大康牧业第一次上演业绩大变脸。资料显示,大康牧业于2010年11月上市,其业绩从2007年的净利润1107.18万元稳步攀升至2011年的5697.27万元。然而,上市仅一年后,大康牧业爆出亏损1897.67万元,同比下滑133.31%。
目前光鲜的财务数据背后,以生猪养殖为主营业务的大康牧业转型之路仍难言成功。2014年,其主业大幅下滑。深交所要求大康牧业“结合生猪产品结构、出栏量、成本、毛利情况,并与同行业比较说明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原因”。
大康牧业将下滑归因于猪肉价格低迷。在解释报告中,大康牧业表示,公司战略发展重点由单一的猪业转向乳业、羊业以及贸易多元化发展的方向,且关停了部分亏损猪场,生猪出栏量较上年下降57.15%,销售收入较上年下降64.03%。
2015年度半年报称,公司生猪出栏共计6.65万头,综合毛利为-277.45万元。下半年,为抓住当前生猪价格发展的好态势,公司计划适时增加存栏量,以实现经营性盈利目标。
尽管如此,湖南一家大型生猪养殖企业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相对于新五丰、唐人神等湖南其他生猪养殖巨头数十万头的出栏量,大康牧业在养殖业的影响力已渐渐淡化。养猪,可能已经不再是大康牧业前进的方向。
2013年7月,大康牧业定增募集50亿元,用于安徽涡阳100万只及湖南怀化20万只肉羊养殖建设、合资设立鹏欣雪龙进口牛肉、增资纽仕兰进口婴儿奶粉和液态奶、补充流动资金等五大项目。
定增对象中,厚康实业、合臣化学、和汇实业等均为上海鹏欣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募集完成后,鹏欣集团直接和间接持有大康牧业55.29%的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鹏欣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矿产实业、现代农业和股权投资等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拥有全资、控股子公司几十余家,资产规模超百亿元,员工逾4000人。2014年,其营业收入83.28亿元,净利润13.14亿元。
控制权转移,人事也随之更迭。原控制人陈黎明及其管理团队出局,取而代之的是国内奶粉元老级人物——贝因美董事长朱德宇所率领的乳业阵营。引入朱德宇团队是有备而来。此前,鹏欣集团已收购新西兰面积达8000公顷的16个大型奶牛农场,并在上海成立了名为纽仕兰的乳业公司,该公司主要经营纽仕兰牌牛奶和奶粉。鹏欣集团要装进大康牧业的正是其海外的牧场。
2014年7月,纽仕兰正式成为大康牧业全资子公司,收购鹏欣集团旗下的新西兰牧场。由于此次收购涉及海外收购,审批程序较为复杂,鹏欣集团通过在香港注册成立安源乳业,并将上述牧场注入该公司,大康牧业再收购安源乳业获得上述牧场所有权。
2015年6月,大康牧业再次发布定增计划,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1.5亿元,全部用于改造新西兰克拉法牧场项目和洛岑牧场项目,宣称“收购改造完成后,形成奶源的自给自足”。
一系列的大手笔定增、收购之后,大康牧业集进口乳制品、生猪、牛、羊养殖加工等多个产业于一体,由生猪养殖彻底转型蛋白质产业。不过,从其2015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来看,其主营业务如乳业、生猪、肉羊、贸易等均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而购买理财产品的收益则达到7329万元。
据《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了解,大康牧业总部已迁至上海,陈黎明则通过连续减持套现近5.6亿元,其持股数量已低于总股本的5%,彻底淡出大康牧业,转型湘西文化旅游产业。
“鹏欣系”的“产融”棋局
从养猪业变身“高大上”的蛋白质主业,大康牧业可谓华丽转身,而鹏欣集团对其的改造还不止于此。
2015年8月3日,大康牧业公告称,将以自有资金出资10亿元设立投资资产管理公司,用以投资优良的拟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上市公司定向增发、固定收益类产品、实体产业收购,以及投资设立发起产业基金。
与此同时,大康牧业出资8500万元与上海灏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自然人李莉共同发起设立纽仕兰云牧场(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进军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
对于年营收不到10亿元且刚刚扭亏的大康牧业来说,如此大手笔,无疑是鹏欣集团的运作。大康牧业公告称,“本次对外投资围绕‘产业
金融’发展战略,旨在实现公司产业多元化”。
据媒体公开报道,鹏欣集团控制人为姜照柏、姜雷兄弟,出生于江苏南通农村,后成名于上海地产界,拥有深厚的政经人脉资源。在2012年胡润百富榜上,姜氏兄弟身家55亿元,排名第272位;2013年这个数字达110亿元,排名上升至第118位。2014年,姜氏兄弟身家上涨至215亿元。
近年来,姜氏兄弟掌控的国中控股、国中水务、鹏欣资源、龙生股份、大康牧业等上市公司,以及鹏欣集团麾下诸多产业所构成的“鹏欣系”愈发清晰。除了国内庞大的资产外,鹏欣系在海外也形成了南美农场、南非矿产、欧洲牧场三大主产业格局。
庞大的系统让鹏欣系在资本市场自由地闪转腾挪,其改造大康牧业的各种手法与鹏欣资源的改造模式如出一辙。其间的区别是,上一次中科合臣装入的资产是鹏欣集团旗下的刚果矿产,这一次则是新西兰牧场。
2008年12月,中科合臣成为鹏欣集团资本版图首家上市公司。有媒体报道称,鹏欣集团原计划向中科合臣注入房地产业务,后因市场萎靡而作罢。2011年4月,中科合臣以14.44元/股的价格向包括鹏欣集团等9名特定对象定增1亿股,主要用于收购整合鹏欣矿投旗下的非洲刚果的铜矿。
2013年,中科合臣更名鹏欣资源,形成“化工
有色金属”双主业发展格局,因铜矿业务并表,其业绩也从2011年营收、净利双双下滑逾50%逆转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72.67%,净利润增幅更高达2418.83%。2014年,鹏欣资源称因全球有色金属价格下滑,其业绩也小幅下跌。类似的故事,也曾在国中水务上演,最近一次“老歌翻唱”则是龙生股份,其获利之丰厚让市场瞠目。
2015年3月25日,姜氏兄弟出资7.84亿元受让龙生股份实际控制人俞龙生家族持有的
21.94%股权,成为龙生股份第二大股东,且所转让股份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同一天,龙生股份发布定增预案,公司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2亿元,进军超材料领域。鹏欣资源旗下子公司出资7.5亿元认购1.05亿股,占发行后龙生股份总股本8.02%。由此,姜氏兄弟实际合计持有龙生股份29.96%股权。
3月26日,龙生股份复牌,连续拉出多达19个涨停板,此后仍持续上涨,至6月3日一度摸高120元每股,上涨近17倍。若以8月11日收盘每股64.01元计,鹏欣系账面浮盈仍超过42.33亿元。
在过去数年中,鹏欣系在资本市场异军突起,动作频频,作为鹏欣系旗下唯一明确的“产业
金融”平台,大康牧业或将上演新的资本大戏。

本网讯
8月12-13日,全国兽医实验室考核与检测能力比对总结会在辽宁省沈阳市召开。会议全面总结了5年来全国兽医系统实验室考核以及检测能力比对工作,充分肯定了近年来兽医实验室发展取得的成效,分析了当前兽医实验室发展存在的问题、面临的形势和任务,研讨了推动兽医实验室更好发展的措施。

会议指出,自2004年以来,国家加大对兽医系统实验室建设投资力度,中央、省、市、县均在不同程度上新建、扩建了兽医实验室。同时,农业部和各地兽医主管部门积极采取有效措施,组织开展兽医实验室考核和检测能力比对,不断加强兽医实验室人才队伍和质量体系建设,加强生物安全监管。兽医实验室的整体能力和水平有了大幅提升,为有效防控重大动物疫病、人兽共患病,保护动物卫生和公共卫生安全做了重要的贡献。

会议要求,在当前形势下做好兽医实验室管理工作,一是要做好兽医实验管理建章立制问题,仔细梳理法规条款,修订完善,做好顶层设计。二是要进一步合理设计各级各类兽医实验室功能定位。三是要采取有效措施进一步提升兽医实验室能力。四是要整合利用各类兽医实验室资源,形成高效的实验室网络体系。会议强调,各地要多渠道广泛宣传兽医实验室生物安全,增强相关人员生物安全意识和防护水平,督促各有关兽医实验室落实实验室生物安全责任制、全面排查治理实验室生物安全隐患、完善兽医实验室管理制度,切实保障实验室生物安全。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兽医主管部门、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有关负责同志,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口蹄疫参考实验室的负责同志,共70余人参加了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