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主称高压电塔引雷电入鱼塘致鱼死 法院认定电塔日久失修供电局存过错
该案昨日二审开庭 双方同意调解
每逢雷雨过后,陈先生鱼塘里的鱼总会出现大批量…
塘主称高压电塔引雷电入鱼塘致鱼死
法院认定电塔日久失修供电局存过错 该案昨日二审开庭 双方同意调解
每逢雷雨过后,陈先生鱼塘里的鱼总会出现大批量死亡,这开始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直至相关部门对死鱼进行“尸检”后,真相才大白。
原来,这些鱼都是被闪电电击致死的,而陈先生认为,自己的鱼塘之所以频繁遭遇雷击,“元凶”正是鱼塘旁边的高压电塔。他于是将顺德区供电局告上了法庭,法院认定该电塔日久失修,供电局存在过错,一审判决供电局赔偿陈先生13万余元。昨日,该案二审开庭,双方同意和解。
事发:两次打雷后 两万多尾生鱼相继死亡
据了解,2010年年初,陈先生与顺德区杏坛镇南朗村签了合同,承包南朗村万亩农田东区58号塘,承包期为5年。陈先生称,到去年年中,其在鱼塘养殖了生鱼育苗约230000尾左右。
2014年7月8日下午4时左右,雷雨大作,过后,陈先生发现鱼塘里的活鱼相继离奇死亡。经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南朗村委会工作人员现场确认,从2014年7月8日至7月15日期间,共造成18000至19000尾生鱼死亡,每尾生鱼平均重量为150克。
同年9月5日,类似事件再次发生,鱼塘里有5000多尾生鱼再次相继死亡。经过评估,这些生鱼损失的市场价值为13.2万余元。
是缺氧?是投毒?对于自己的鱼在雨后大量死亡的原因,陈先生一直毫无头绪,直到鉴定报告出炉。顺德区杏坛镇农业和社会工作局与佛山市顺德区水生动物防疫检疫站现场取样检验进行了“尸检”,最终的检验结果为“生鱼脊椎骨断裂是电击所致”。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鱼塘遭遇电击呢?陈先生归咎于鱼塘旁边的高压电塔。他认为,供电部门应对此负责,遂向顺德区供电部门索赔。在协商未果后,陈先生一纸诉状将顺德区供电局告上法庭,索赔16万余元。
焦点:生鱼是否因高压电塔遭雷击致死?
一审中,陈先生的两万多尾生鱼是否因高压电塔被雷击而导致死亡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在陈先生看来,从“生鱼脊椎骨断裂是电击所致”这一“尸检”结果来看,就是因为鱼塘旁边的高压铁塔的地线,在雷击时将雷电引入了鱼塘,导致生鱼被骨折后相继死亡。
“这座高压电塔的地线是外露的,且直接通到我的鱼塘,当雷击发生时,五六十万伏的电流直接对鱼塘的鱼形成强大的冲击,造成鱼塘的鱼大量死亡。”陈先生说。
对此,顺德区供电局却不认同。其表示,生鱼的死亡与其建造的电塔没有任何因果关系。根据佛山市电力行业协会出具的《关于雷击输电线路情况说明》显示,在事故发生时并无跳闸记录,可见高压电塔当时并未遭受雷击。同时,该电塔在修建竣工时塔基与鱼塘有较大距离,并未与陈先生承包的鱼塘直接接触。
在顺德区供电方面看来,反而是因为陈先生为了利益最大化,将鱼塘不断向塔基延伸,鱼塘的水流长年累月不断冲击和侵蚀高压铁塔的地基,而陈先生也一直放任不理,才最终导致了生鱼的死亡。
法院:供电局有过错 二审调解赔偿13.2万余元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相关证据已构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涉案生鱼死亡是由于高压电塔被雷击后,高压电塔的引雷设施将电流引导到鱼塘里而造成的。
一审法院还认为,陈先生鱼塘边的高压电塔,由于长时间的水土流失,高压电塔的引雷地下铁网已有部分与鱼塘的水体接触。顺德区供电局作为电力设施的建造者及管理者,对于电力设施的维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对涉案高压电塔日久失修的现状存在过错。据此,综合案情后,法院判处顺德区供电局赔偿陈先生的生鱼损失13.2万余元。
一审判决后,顺德区供电局不服,向佛山中院提起上诉。昨日上午,二审庭审时,经法官支持,双方同意调解了事。至记者截稿为止,暂未有调解结果。

原标题:新农合资金这样遭蚕食 本报记者 郝迎灿
新农合资金是农民看病的“保命钱”。然而,在贵州部分地区,从县医院…

沼肥养分全、肥效高,既能促进微生物的活动,改良土壤,又能改善土壤水、肥、气、热状况和耕作性能,提高地力。但是有的农户把沼肥全部抽出施用,肥效降低不少。沼肥分上、中、下三层,…
沼肥养分全、肥效高,既能促进微生物的活动,改良土壤,又能改善土壤水、肥、气、热状况和耕作性能,提高地力。但是有的农户把沼肥全部抽出施用,肥效降低不少。沼肥分上、中、下三层,科学施用,可促进增产增效。
上层是含氮量很高的液体肥料,易被作物吸收和利用,可供小麦、玉米、棉花及蔬菜等作物早期追肥用。施用前应在沼气池的副池内多存6~7天,降低还原性,或加水稀释后施用。
中层是糊状肥,养分含量高,有较丰富的速效氮素、磷素、有机质和腐殖质,肥力较强,适合小麦、玉米、棉花、花生及果树、蔬菜等中期追肥,能持续快速供给植物生长发育所需要的多种养分,具有促枝叶、壮茎秆、攻子粒的作用。
下层是沼渣肥,含有有机质、腐殖质和矿化的速效磷素、钾素及微量元素,可作小麦、玉米、棉花、花生及果树、蔬菜、花卉等的底肥。施用时,将沼渣肥均匀撒在地表,随犁耕翻入耕作层,经耙后,使沼肥与土壤充分混合。但应注意沼渣肥施用前,从沼气池中起出后应堆沤15天。

原标题:新农合资金这样遭蚕食

本报记者 郝迎灿

新农合资金是农民看病的“保命钱”。然而,在贵州部分地区,从县医院到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再到私立医院均查出存在套骗新农合资金的行为,甚至医患合谋骗保。

经调查,监管缺位是导致新农合资金频遭蚕食的重要原因。对此,纪检部门相关负责人建议,应该强化常态监督,尽快制定新农合资金监管、巡查、抽查等制度,每年提出联合监督检查的方案,堵住资金流失的漏洞。

贵州省毕节市、黔东南州、六盘水市等数个市州,近期公布了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基金使用情况专项监察的结果,发现从县级医院到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及私立医院等不同类型医疗机构,均不同程度存在套取、骗取新农合资金行为,塌方式集体沦陷的现象突出。

如六盘水市,抽查定点医疗机构135家,发现存在涉嫌套取新农合基金及基金管理不规范的有107家,高达76.30%;安顺市抽查定点医疗机构41家,均不同程度存在套取新农合资金的行为,问题查出率达100%。

新农合资金为何频遭蚕食,原因在哪里?医疗机构套取、骗取新农合资金的手段又有哪些?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医疗机构骗保手段五花八门

“违纪违法手段简单直接,贿赂方式多样、数额惊人,塌方式腐败现象严重。”毕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蒋兴勇如此概述了新农合资金乱象。

医疗机构套取、骗取新农合资金的手段五花八门,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

农民“被住院”,信息造假。以黔东南州黎平县百姓私立医院为例,该院医护人员搜集农民身份证、户口簿,复印后编造假病历列入新农合报销;抽查该县岩洞镇岩洞村,有18人未住过院,却被医院护士借证骗取新农合资金2.4万元。

其他造假手段还有无病当有病治、虚增患者住院天数、假用药、假手术等。“抽查中发现,多家医院存在医生超量开药物现象,医院、科室截留后转入药房再行销售,用于单位发放奖金、福利。”黔东南州纪委秘书长吴建良说。

过度检查,小病大治。各级有住院条件的医院几乎都不同程度存在不按病人指征开具检查单,任意使用B超、CT等检查手段的情况。安顺市镇宁博爱医院治疗一个女性肘窝囊肿患者,却让其先检查治疗妇科,再转到外科开刀切除肘窝囊肿,多科室轮换治疗,住院20天,产生费用5949.40元。

各取所需,诱骗农民“合谋”新农合资金。多家医院打着免费接送、检查、吃饭“三免”旗号组织农民进行检查,之后多数被诊断为有病而住院,群众因“三免”得隐性实惠,医院套取资金得现实实惠。还有医院把医保外收费转为医保内收费进行报销,如多位患者到黔东南州锦屏县红十字医院做包皮环切术,医院把少则一千多则四五千元、本不属于报销范畴的手术治疗费用列为报销范围,医院、患者各有所得。

此外,如重复收费、未提供服务而收费等种种手段,不一而足。

责任编辑:刘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