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电视名厨Rick
Stein发布警告称,英国国内将面临螃蟹数量短缺,甚至有的餐馆被迫下架了蟹肉汉堡,而这主要“归功于”中国对螃蟹需求的激增。

国务院2016年11月24日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生态坏境保护规划的通知》,通知中要求,2017年年底前,各地区依法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小区)和养殖专业户。各级政府对畜禽养殖场的整治拆迁工作也由此展开,各地禁养限养、养殖场拆迁工作逐步进行。

年轻时,林浩然喜欢泰戈尔的诗句:“向前走吧!沿着你的道路,鲜花将不断开放!”几十年来,他不断前行,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下,石斑鱼等名贵鱼儿纷纷“游”进了寻常百姓家。

据英国税务海关总署数据,去年中国共从英国进口了价值1700万英镑的螃蟹,比前年翻了一番。这些漂洋过海的螃蟹大部分是从英格兰西南部的康沃尔郡和德文郡捕捞,经过11小时的空运抵达中国后,依旧保持鲜活。

很多面临拆迁的养殖户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当初建养殖场是响应国家和政府的号召,现在说禁养就禁养,说拆就拆,连补偿安置都没有,合理吗?

1950年9月,未满16岁的林浩然入读广州岭南大学(后来被并入中山大学)生物学系。在著名鱼类学家廖翔华教授的引导下,他迷上了种类繁多、经济价值巨大的鱼类,之后留校任教,与鱼类结下不解之缘。

尽管2015年中国曾因检测出金属残留物而短期禁止螃蟹进口,再加上脱欧,如今的“螃蟹生意“面临着很多不确定性,但Stein认为可以确定的是,由于库存告急,英国螃蟹要涨价了。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 评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林浩然在农村参加“家鱼的人工催产”的研究。当时,餐桌上常见的鲜鱼是四大家鱼,即“青草鲢鳙”——青鱼、草鱼、鲢鱼、鳙鱼,此外还有鲤鱼、鲫鱼等。最初鱼苗是天然捕捞的,存在苗种不足的问题,高效的鱼类人工催产剂研制和苗种规模化繁育亟待解决。林浩然和同事们做了一些尝试,效果并不理想。

(来源: 中国日报)

由于缺乏相关畜牧养殖场拆迁补偿标准的法律明文规定,很多地方政府对养殖场进行拆迁时往往为了降低成本,通过种种理由和手段不给养殖场任何补偿。征收方明显逃避补偿的手段主要有以下两种:

改革开放后,林浩然被公派到加拿大访学,遇到了学术生涯中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阿尔伯塔大学鱼类生理学家彼得(Richard.E.Peter)博士,两人进行了长达10年的合作研究,建立了使用多巴胺受体拮抗剂和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类似物诱导鱼类产卵的新技术,在生产中推广,成效显著,被学界誉为“鱼类人工催产的第三个里程碑”。这项新技术被命名为“林彼方法”,这是国际鱼类学界首次用中国人名命名的技术。

从法律角度讲养殖场关停补偿-吴少博律师

●林浩然院士和彼得博士研究出的新技术,在生产中推广成效显著,被学界誉为“鱼类人工催产的第三个里程碑”。

一、以养殖场畜禽屋舍未办理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为由,认定养殖企业地面附属物属于违法建筑,拆违无补偿。

“其他的肉质产品都是供不应求,鸡肉、猪肉、牛肉的价格每年都有提高,唯独水产品供大于求,价格不但没有上涨,还有所下降,市场上不愁没有鱼吃,这是我们研究工作对产业发展的作用。”林浩然自豪地说。

二、认定养殖场非法占用农用地,责令限期拆除,且不予补偿。

进入21世纪,在解决了淡水鱼类苗种繁育关键问题后,结合广东省海域辽阔的优势,林浩然将目光转向海水鱼类繁殖和养殖领域。十年过去,他的团队在石斑鱼人工繁殖和苗种培育技术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实现了石斑鱼苗种的规模化生产,使原本名贵的石斑鱼不再稀奇,进入了寻常市民的餐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及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促进规模化畜禽养殖有关用地政策的通知》、《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的相关规定,明确指出了畜牧养殖用地的用地性质:国家对畜禽养殖用地,实行分类管理,畜禽舍等生产设施及绿化隔离带用地,性质仍属于农用地,按照农用地管理,无需办理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

●林浩然院士和阿尔伯塔大学鱼类生理学家彼得博士一起建立了使用多巴胺受体拮抗剂和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类似物诱导鱼类产卵的新技术。

由此可见,占用农用地进行养殖场建设和经营的,生产设施用地及相应附属设施用地直接用于或者服务于农业生产,无需向规划部门申请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拆迁方以这样的理由责令或强制实施拆除行为的,实际上往往是为了逃避对养殖企业主补偿的手段。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和情欲、感觉有关,传递兴奋及开心的信息。

另外还有一种逃避补偿的方式:即政府根据国务院和国家法律法规政策的要求对养殖场进行环境整治,被拆迁养殖场不符合环评要求,即无补偿。

多巴胺受体:是通过其相应的膜受体发挥作用的一种位于生物体细胞上的受体。

但笔者查阅相关法条发现,根据《关于促进规模化畜禽养殖有关用地政策的通知》(国土资发[2007]220号)中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因为环境整治,经济开发等理由限制或禁止畜禽养殖业的发展”。

拮抗剂:与受体结合后本身不引起生物学效应,但有阻断该受体激动剂介导的作用。

由此可见,以环境整治或环保的名义要求养殖场无条件接受关停、拆除的要求,本身就是拆迁方逃避合法补偿的手段,并没有法律依据,是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的行为。

●林浩然院士的团队在石斑鱼人工繁殖和苗种培育技术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实现了石斑鱼苗种的规模化生产,使原本名贵的石斑鱼不再稀奇,进入了寻常市民的餐桌。

在此,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建议广大养殖企业主,如果养殖场遭遇上述几类情况被迫关停拆迁,且未获得相应补偿,千万不要因拆迁方的气势而产生畏惧,应拿起法律的武器,正当运用法律途径,争取补偿权益最大化。

林浩然

另外,提示广大养殖企业主,在遭遇环保关停拆迁时要注意查看并记录拆迁人员的工作证件信息,积极录像取证,并第一时间向专业拆迁律师咨询求助,确因被划入禁养区应当进行搬迁的,也要为自己争取到合理的补偿和安置条件。

鱼类生理学家和鱼类养殖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中国鱼类生理学和生殖内分泌学研究的倡导者之一。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拥有多年维权实战经验,可以帮助被拆迁企业主积极寻求证据、保全证据,制定方案,为当事人争取到相应拆迁补偿,力求维护当事人最大化的合法权益。

最后,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认为,在任何一起拆迁案件中,只要当事人的意志坚定,积极配合律师团队,律师们的工作都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往往越是恐吓、威胁,越说明征收单位没有合法的程序可走了,所以作为被拆迁方的养殖企业主,要放平心态,耐心听取拆迁律师为您分析利弊,抓住维权主动权,反败为胜。

附文:

2017史上最严”环保督察”的起因—“水十条”四个字帮您解读(第485期)

“环保督察”有很多问题值得冷静的思考 !(第48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