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上,2名被告人均当庭认罪。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邓某、杜某使用的农药甲氰菊酯能够对人、畜产生毒害,属于毒害性物质,二被告人向河道内投放大量毒害性物质,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应当以投放危险物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作为我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渔业资源相对丰富,一些不法分子常年活跃于此,利用电鱼等方式获利。近日,湖南省岳阳市渔政管理部门接到举报,有一个非法电鱼团伙流窜于岳阳市湘阴县与益阳市的交界水域,利用夜色掩护大量电鱼。其组织性较强,有电鱼船只,有转移渔获物的卡车,对当地水生态带来极大破坏。

水产繁殖的研究,离不开应用技术的开发和推广,新婚燕尔的刘筠,卷起铺盖带着学生奔赴祁东县。祁东实验基地人多床少,一张床上要横躺四个壮年汉,这种情景被人戏称为“堆罗汉”,更不知有多少夜晚,刘筠就躲在渔棚的长椅上过夜。

倍受公众关注的陕西省略阳县黑河“投放危险物质案”于2018年9月底宣判,略阳县人民法院依法分别判处被告人邓某、杜某有期徒刑四年、三年零六个月,没收其作案工具,并追缴违法所得。

电鱼是一种“绝子绝孙”捕捞方式,在高压电流到达范围,大小鱼一般都会被电死,部分大鱼即使能存活下来,其性腺发育也会受到损害,繁殖能力基本丧失。此外,高压电流还会导致涉及范围内的虾类、贝壳类、藻类、浮游生物等水生生物大量死亡,水域生态平衡遭到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明文规定,禁止使用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

这两种被刘筠院士称为“不繁殖后代、专为人类贡献蛋白质”的湘云鲫、鲤,肌肉中蛋白质含量占到1/6,比起普通的鲫、鲤,体型大、生长速度快、抗病能力强,耐低温和粗饵,味鲜刺少,并可以在任何养殖水域放养,不产生后代,不干扰其他鱼类资源。

2018年1月11日至1月29日,四川广元苍溪县邓某和勉县杜某,先后在略阳、宁强、勉县连续5次以非法手段捕捞水产品。该案发生后,造成略阳县观音寺镇、黑河镇境内黑河流域约21公里河内鳜鱼、鲤鱼、黄辣丁等20余种鱼类及其它水生物死亡,两镇沿河4个行政村3800余人及牲畜饮水受到影响,导致黑河坝村三处水源井关闭供水,黑河坝村安置点、黑河坝小学、黑河坝卫生院、黑河坝敬老院等单位从2018年1月14日至2018年1月30日饮水中断。

电鱼是一种对渔业资源具有毁灭性伤害的非法捕捞方式。27日凌晨,正在我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进行非法捕捞的7艘电鱼船,被当地公安和渔政管理部门抓获,并没收非法渔获物约1.75吨。

刘筠研制出的三倍体湘云鲫。

经略阳县水利局渔政执法人员与略阳县公安局依据各自职能联合执法,侦查取证,略阳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提起公诉。2018年9月12日该案在略阳县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市县渔政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及当事人亲属60余人旁听了庭审。庭审过程在网络平台上进行了全程直播,近万名网友在线观看了直播。

26日晚,湘阴县和益阳市联合执法,出动执法船2艘、执法车7台、执法人员40名,对这一非法电鱼团伙进行收网打击。27日凌晨,7艘正在进行非法捕捞的电鱼船被当场抓获,1.75吨渔获物被没收。

他让甲鱼进入寻常百姓家

两被告人到案如实供述其犯罪行为,认罪态度较好且系初犯。邓某积极退还了全部犯罪所得资金1万元,同时主动筹集资金15000元购买各类鱼苗2000多斤投放在了案发地段的河流,进行了生态环境修复,有悔罪表现,酌情从轻处罚。该案的及时公正审判,回应了社会各界的关切,震慑了犯罪,维护了法律尊严。

湘阴县公安局副局长徐建军介绍,此案是湘阴县今年开展打击非法捕捞行动以来查获的最大团伙电鱼案,今后将持续、常态化开展电鱼等非法捕捞专项整治行动,保护好洞庭湖渔业资源。

自古以来,青草鲢鳙四大家鱼可以在池塘里生存,却无法在池塘里繁殖,种苗的获得只能在江河里捕捞。随着人类活动对环境的破坏,自然苗种日趋稀少,形势十分严峻。

“财神爷”自己并没有钱,为了节省科研经费,刘筠常常搭便车去汉寿,有两次差点还出了车祸。他的妻子胡运瑾知道这一情况后,只要刘筠去基地,她总要交待“莫搭便车”。

刘筠出生在双峰县一个普通农家,谈到今天的成就,他用“理论联系实际和持之以恒”作总结。在夫人胡运瑾眼里,他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鱼痴”。

在2008年湖南师范大学举办的”刘筠院士从教60周年暨80华诞学术研讨会“上,刘筠曾淡淡地说:“这辈子就做了三件事。”顿了一下,这位老人提高了声音,表示计划还用两三年时间做第四件事:不让中国大鲵从地球上消失。

刘筠说的“三件事”,简单地说就是:青草鲢鱅四大家鱼人工繁殖、中华鳖人工繁殖、多倍体鱼人工繁殖。他用半个多世纪的努力,写就一段水域传奇。

“成功解决四大家鱼的人工繁殖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了经济鱼类的苗种生产问题,促进了我国渔业的快速发展,产生了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湖南生物研究所所长陈良碧教授曾如此评价刘筠院士说的第一件事。

他带着课题组人员奔赴洞庭湖区,经过仔细观察和摸索,他弄清了鳖的性成熟年龄、生殖细胞发育规律、胚胎发育过程、影响胚胎发育的环境因素等情况。

湖南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米有袁隆平,鱼有刘筠。袁隆平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而刘筠让中国人餐桌上多了一条鱼。
1月21日凌晨5时7分,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湖南师范大学原副校长,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科协原副主席刘筠,因病医治无效,在长沙逝世,享年86岁。

“湘云鲫鲤”专门贡献蛋白质

一个实实在在的“鱼痴”

保护频临灭绝的大鲵是刘筠院士晚年的愿望。

刘筠在工作中。

要像天上的云彩一样,走向世界。

1958年,28岁的刘筠主动请缨肩负了四大家鱼的生殖、生理及人工繁殖研究。他深入36个县市的江河、池塘、湖泊采取上千份实物样本,经研究得出结论:池养家鱼的生殖细胞能够发育,但是,雌鱼细胞只能发育到初级阶段,必须进行人工催产,才能继续完成成熟分裂。

1993年至1995年,汉寿饲养鳖的产值达两亿多元,农民们尊称刘筠为“财神爷”。

刘筠一家2003年的全家福。

胡运瑾说:“他这辈子除了鱼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知道,3个孩子出生,没有一个在他身边带过。如今80岁的人了,还是成天泡在实验室、蹲在养育基地摆弄那几条鱼。”

刘筠毕生耕耘,硕果累累,但最为人熟知的便是他在世界上首次研制出了异源四倍体鲫、鲤。

让甲鱼从富人的专享到摆上寻常百姓家的餐桌,刘筠再次制造了传奇。

刘筠毕生耕耘,硕果累累,但最为人熟知的便是他在世界上首次研制出了异源四倍体鲫、鲤,这标志着我国在鱼类多倍体育种的理论和应用方面取得创造性突破。

催生“水产养殖户”新行当

甲鱼,又名鳖,俗称水鱼,是一种珍贵的经济动物,肉味鲜美,营养丰富,蛋白质含量高,被视为名贵滋补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国内甲鱼价格一度达五六百元/公斤。

不过,刘少军学的是鱼类专业,现为鱼类学博士、教授。他和父亲一起,同为湖南师大发育生物学博士点的领衔博士生导师。师大生命科学学院老师介绍,在鱼类
实验室,你可以见到一老一少两张酷似的面容,或一起做实验,或一同探索讨论。在地处洞庭湖畔的汉寿、湘阴实验基地,这一老一少经常顶着烈日、赤着双脚在田
埂上、池塘边采集标本。

刘筠的辛劳终于结出了硕果。这些年来,四大家鱼养殖量猛增,不完全统计累计增加纯利润超过300亿,催生“水产养殖户”这个新行当。

每天8时,刘筠院士的拐杖触碰地面的“哒哒”声便会在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学研究室内响起,他走进生物学研究室,习惯性地检查实验室设备、水电供应和他的老朋友—鱼,等到一切正常后,再开始批改学生论文和查阅文献资料。但从2015年1月21日起,这里再也听不到老师和学生都熟悉的“哒哒”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1964年刘筠一家的全家福。当时,女儿白鲢5岁、儿子少军3岁。

这个理想并不虚幻。1998年4月8日,湘云实业有限公司在湖南师大宣告成立,标志着湘云鲫、湘云鲤这一国际领先的高技术成果产业化。这两种不生产后代,只生产美味蛋白质的鱼儿,果真如同云彩一般,飞向了全国各地。

湘云鲫和湘云鲤,关于它们的命名,还有一段小故事。湘云鲫、湘云鲤原名“工程鲫、工程鲤”,因为它是采用细胞工程研究成功的。课题组认为,这个名称学术味
太浓,“工程”二字也容易引起误解。有消费者反映,听起来也不顺耳。于是,1995年“工程鲫”、“工程鲤”改为“湘云鲫”、“湘云鲤”。刘筠为我解释了
这个名字的含义,“‘湘’代表湖南,‘云’是我名字里‘筠’的谐音,又是指天上的云彩,表达这种湖南培育出来的名牌产品不但要推广到全国,还要像天上的云
彩一样,走向世界。”

1979年10月,湘阴县东湖渔场有人捕到了一条从来没见过的鱼。它个头特别大,像鲫又像鲤。独具慧眼的刘筠从这个鲤鱼和鲫鱼偶然杂交而成的个体身上,找到了新的研究方向。

通过努力,刘筠和他的课题组成功实现了鲫、鲤之间的远缘杂交,然后从极为有限的能育的杂交后代中选育并作细胞工程技术处理,产生具有自然繁殖后代能力的
四倍体染色体的后代。课题组利用这个宝贵的四倍体鱼资源和正常的二倍体鱼杂交,获得了三倍体鲫、鲤,从而创造了一个新的基因种群。这一发现震惊了国际鱼类
研究界。

1959年,大女儿出生,刘筠正在进行鲢鱼人工繁殖研究,为铭记这一刻,他为孩子取名刘白鲢。次年,老二出生,刘筠正在研究草鱼,他便为二
儿子取名刘鲩。到第三个孩子出生时,刘筠还想取个带鱼的名字,但被夫人否决:“家里已经有了两条鱼,不能一家都是鱼,最后取名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