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6月19日电
陈嘉桦(Ella)近日举办生日会,生日会以《生日x快乐x派对》为主题,现场劲歌热舞尖叫不断,原本有工作在身的Selina及Hebe也现身为Ella庆生。

《乐队的夏天》担任“超级乐迷” 自认心理负担重,表面谦和、骨子里叛逆

5月末,平平无奇的一天,高三学生方青来到学校开始又一天的学习,但一个四字新词——“雨女无瓜”——突然蹿了出来,成为这一天全班使用频率最高的流行语。短暂的懵圈儿后,方青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与你无关”的口音版,口音赋予这个词的萌软属性,让它几乎可以应对所有问题,还避免了拒答尴尬。

S·H·E合体

张亚东 向往那种不管不顾的生活

大三学生段江含刷微博时遇到了同样的情节。一张“我什么亚子,雨女无瓜”的表情包让她意识到,这个词来源于自己儿时追过的神剧《巴啦啦小魔仙》,“我当时专门在网上打印了黑魔法咒语,每天早起来背呢”。

作为出道17年首次举办的生日派对,Ella为生日会筹备半年,不仅全程参与策划、编剧、造型、舞蹈等工作,推掉三档戏剧、五场商演。据悉,她提前三个月就开始彩排,每天彩排时间超过八小时,在生日会前夕更是让公司直接租下十天剧场进行实地彩排,为求每一个环节尽善尽美。

张亚东的工作室里,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各种乐器,墙上挂着几幅他的画作,还有一幅彩色贴纸做成的“happy
birthday”的横幅。“这是我前些天过生日的时候,公司同事弄的。”张亚东看着贴纸笑得有些害羞,不像是50岁的样子。

这是一部首播于2008年的真人儿童奇幻剧,以夸张特效和“杀马特”风格造型著称,是95后的集体记忆。不过,这部剧在豆瓣评分仅5.8分——不及格。神奇的是,它于2017年11月在B站重播后,竟获得了9.7分的高分。这一届观众的关注点不再是特效和造型,382条短评中,38条聊的是“雨女无瓜”的魔性口音,“童年”一词则出现了165次。

生日会上,Ella一人扛起主持人、歌手、演员三种角色。她先以新歌《啰哩叭嗦》点燃现场气氛,劲歌热舞外加说唱,让台下粉丝兴奋不已。Ella还当场笑说:“怎么样!看得出来是38岁老骨头吗?”除了歌舞,她还现场表演了戏剧、即兴互动、心理测验、脱口秀等。

作为国内顶级音乐制作人,张亚东合作过的歌手包括窦唯、王菲、朴树、许巍、莫文蔚、李宇春等一长串名字。而在这个夏季,他因在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中担任“超级乐迷”,以亲切、直爽还略带呆萌感的表现,迅速“圈粉”。他会在节目现场带领全场观众一起打着节拍,会被一首歌带回到旧日时光而含泪哽咽,会因为发现了现场乐队一个细节改编而感慨,更多的时候,他在节目中温柔地讲述着自己的观点,“我觉得特别棒”或是“这首歌没有打动我”,直抒胸臆又小心翼翼。

95后都成年了,从互联网话题的参与者成为创造者,他们的集体现身,让一些老剧意外翻红,成为新的热点。

Ella

在张亚东看来,乐队是最难控制也是最具个性的一种表演形式,人多,观念冲突严重。“一堆意气风发的人,七嘴八舌,为了音乐在一起,太难相处。”但是乐队在他那一代人的青春岁月中,是挥之不去的记忆,“小时候,必须要和仅有的几个爱音乐的人,抱团取暖,渴望一起去创造点什么,不然简直就是灾难。”在没有手机的那个时代,要联络一次排练只能靠“走”,走到鼓手家里,说他刚出去,一个多小时就耽误了,只能原路返回。可是当大家聚在一起,乐器出声的时候,一切痛苦都是可以被忽略的,“音乐就是有那么大的魔力。”

除了《巴啦啦小魔仙》,首播于2006年的动画片《虹猫蓝兔七侠传》,最近豆瓣评分也从3.8分一路飙升至9.4分。在B站上的3079条评论中,“童年”一词出现了1371次。这部剧还在今年“六一”儿童节期间以“虹猫喜欢蓝兔吗”“虹猫蓝兔官宣”的话题占据微博热搜。该片副导演罗沐也刷了一把存在感,在知乎上给出了“虹猫喜欢蓝兔”的肯定回答。时隔多年,过去小观众心中的疑惑终于等到了答案。

此外,Ella与粉丝亲密互动,畅谈出道多年的趣事、糗事以及感动,并调侃Selina爱吃,还即兴唱了Hebe的《小幸运》。台下的Selina和Hebe也表达了对Ella的祝福,并表示有惊喜礼物。

从戏曲,港台流行歌,听到摇滚。从大同的文工团,到进入北京音乐圈,张亚东用了15年的时间。所以他总会说,自己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多数时刻都会觉得无所适从。忧郁、寡言、文艺,这些都是外界投射到张亚东身上的“标签”。而困住他的,则是他给自己的人设:做一个好人。他有一个愿望,希望终有一天能成为一个“奇怪的老头儿。”他觉得一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一直那么冷静,像是种耻辱。到目前为止,他的愿望还没能实现,“想放飞自我,可这么些年都飞不起来,始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顾虑太多,好想做一个不管不顾的人啊。”想到这一点会让他感到片刻沮丧,“有时我能在车里骂自己一路,”他叹口气,“你无法想象我这个人心理负担有多重。”

《虹猫蓝兔七侠传》话题占据热搜的那一天,在官方粉丝群里的网友“花骨玉心呀”,和大家一起关注着排名变化,希望热搜能持续久一点,让更多人参与讨论。她说,这部剧是陪着自己长大的伙伴,“里面每个角色都是立体的,我也被他们的处事准则所影响,相信正义必然会战胜邪恶。”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Ella把生日会打造成演唱会标准。她同时要背台词歌词、记走位及舞步、还要不时考验临场反应与台下粉丝互动。Ella
笑称自己“连做梦说梦话都在背台词”,同时也表示这是自己入行17年个人演艺生涯最大挑战,只希望把每一个环节都做到尽善尽美,让粉丝满意。

不是“天才型”选手,最怕“被关注”

这一波成为新热点的老剧,有一个共同特征——在首播时评价并不高,在大多数观众眼中算不上佳作。即便戴上回忆滤镜,很多观众也诚恳地表示,小时候就是怀着搞笑的心态看的这部剧。

Ella

张亚东是一个小城青年,他出生成长在山西大同。母亲是当地的晋剧演员,他从小在剧团长大,打扬琴、拉二胡,因为唯一借到的一把大提琴,开启了音乐的路程。

从突然爆红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大家仍在社交网络上愉快地互道“雨女无瓜”。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讲师董晨宇分析,相对长时间的走红与词本身和网络语境的契合度紧密相关:“互联网是有人设感的,互联网文化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希望把严肃的事情用轻松的方式说出来,最好有一种卖萌的感觉。”

对于演唱的《都几岁了》和《啰哩叭嗦》两首新歌,Ella用一种对话的方式对粉丝喊话:“都几岁了,不要再啰哩叭嗦!将就的人生不会快乐,要讲究的人生才会幸福!”

他自认不是一个“天才型”选手,不喜欢上学,从小学到初中,至少被除名过三次,对所有的学校都不感兴趣。他喜欢自己去学想要知道的知识,自己找来各种乐器法、和声学等音乐方面的书籍。他不习惯按照常规式“学音乐”的程序,要考哪个学校,先去找个老师,交一笔昂贵的学费,把关系混好,他对这些反感得要死。

由于口音,“雨女无瓜”自带几分幽默。段江含说,自己用这个词更多是在日常生活中开玩笑的时候,是以更俏皮的说法来表达“你少管我”。

据悉,Ella老公赖斯翔此次担任生日会的监制,筹备期间想到有趣创意则会摇醒Ella讨论至深夜,Ella现场还不忘调侃老公:“赖老板下班还要继续加班,我要加班费。”

“可以养活自己的那一天,就是一个男人了。”在张亚东的世界里,所谓一个男人,就是能赚钱了。所以他从13岁开始工作,在歌舞团养活自己。而上学对他来说,既有点奢侈,又有点浪费时间。他会在绿皮火车上站一夜。从大同赶到北京,赶到王府井,就为买一盘罗大佑《之乎者也》的磁带,然后在车站吃点东西,音乐相伴的回程也就不再漫长。那时候,心里有着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希望有一天磁带内页里能出现自己的名字。

董晨宇介绍,这种突然病毒式红起来的词汇又称“米姆”,像“雨女无瓜”这样由老电视剧而来的“米姆”也有先例。比如,1994年的电视剧《三国演义》在2015年左右产生了“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在同时段出名的,还有出自1988年电影《旺角卡门》中的经典表情包“吔屎啦你”。

责任编辑:刘迅

上世纪80年代他一直在走穴,人员东拼西凑,四处奔波。赔钱的时候,乐手就散伙。当时为了找一个鼓手,大过年的坐火车跑到内蒙古,冻得连方向都找不着,全靠一个仅有的名字打听,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

不仅是儿童剧动画片出“米姆”,《回家的诱惑》和《放羊的星星》两部曾经迷倒万千少女的偶像剧,最近也重新出现在新闻聚焦点。前者由“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啊”的梗,衍生出了“品如也穿别人的衣服”“洪世贤从品如的衣柜里走出来了”的微博热搜,持续了十多天的热度;后者则因剧中一个对话截图出现了“仲天琪服了吗”的热搜,但也就火了一个热搜。

这些动荡不安的演出经历让他意识到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更愿意安静地在幕后创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要抛头露面,不想引人注目,“被关注”会令他不舒服。

“‘米姆’就好像快消品,特点之一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你很难发现一个几年前的‘米姆’到现在还是一个稳定的流行文化。这种梗不会长时间存在,一定是不断变化更新的。”董晨宇说,比如,和“雨女无瓜”有着类似语言结构“蓝瘦香菇”(难受想哭),就已经逐渐被淘汰,你再说就落伍了。

从最早在舞台上乱蹦乱跳、吉他弹唱,到只要有一束光给到他,就会浑身不自在。他变成了另一个人。就算是后期跟王菲演出的时候,他也会全程低着头看地。可能都是因为母亲从小带着他到处投石问路,才导致他如此痛恨“才艺表演。”

“‘米姆’的走红存在很大随机性,至于为什么,现有研究还没能得出共识。只能说,因为怀旧一定会有一些梗成为‘米姆’,但究竟是哪些梗,随缘。”董晨宇也曾在B站上重看了童年最爱《三国演义》,只不过这次关注点是在弹幕上:“如果没有网络的梗,重新看就没有觉得特别不一样,也不会觉得‘厚颜无耻之人’搞笑。”

他从小就特别喜欢安静,练琴、画画,基本都是一个人坐在屋里,而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也成为他最理想的创作方式。

“雨女无瓜”的走红,起源于微博上一个转载视频“《巴啦啦小魔仙》全员口胡(口音)系列之游乐”,视频来自B站Up主“桃子啊Taozii”。她自己也没想到,这个梗会这么火。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桃子说,视频灵感来源于在B站上看到的其他Up主剪辑的调侃该剧口音的视频,不过那时并没有火起来。

有些朋友无需交流一样默契十足

责任编辑:刘迅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