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雨下得真好。”看着地里郁郁葱葱的麦苗,河南省武陟县小董乡北耿村种粮大户柴金平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38岁的柴金平是十里八村的名人,他由两台大型收割机起…“这场雨下得真好。”看着地里郁郁葱葱的麦苗,河南省武陟县小董乡北耿村种粮大户柴金平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由中国农业大学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县域现代农业发展高层会议”于2013年11月28上午在中国农业大学曾宪梓隆重会堂隆重召开。吾谷网作为网络媒体将全程参与报导。中国农业大学张正河教授…

由中国农业大学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县域现代农业发展高层会议”于2013年11月28上午在中国农业大学曾宪梓隆重会堂隆重召开。吾谷网作为网络媒体将全程参与报导。中国农业大学张正河教授…

38岁的柴金平是十里八村的名人,他由两台大型收割机起家,靠着手里攒下的50万元积蓄走上了土地流转、规模种植的粮食高产道路。2009年,他成立金源农机合作社,开始大规模流转土地,去年秋季更是一口气以每亩地1000元的价格流转了700亩高产田,土地流转规模达到了1300亩,成了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

由中国农业大学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县域现代农业发展高层会议于2013年11月28上午在中国农业大学曾宪梓隆重会堂隆重召开。吾谷网作为网络媒体将全程参与报导。中国农业大学张正河教授主持了主题为《如何看待新型城镇化与县域农业发展的关系?》的特邀嘉宾论坛。北京首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海滨先生发表了重要演讲,以下为其精彩内容。

由中国农业大学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县域现代农业发展高层会议于2013年11月28上午在中国农业大学曾宪梓隆重会堂隆重召开。吾谷网作为网络媒体将全程参与报导。中国农业大学张正河教授主持了主题为《如何看待新型城镇化与县域农业发展的关系?》的特邀嘉宾论坛。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五原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樊俊梅女士发表了重要演讲,以下为其精彩内容。

说起这一年的经历,柴金平一个“险”字脱口而出。小麦扬花期遭遇低温天气,麦收前又降“烂场雨”;玉米拔节孕穗期间遭暴雨风灾和持续高温,可谓是平地起波澜,一波三折。“今年老天不给力啊。”虽然气象灾害不断,但靠着精细化管理和规模种植,柴金平家的1200多亩粮食还是丰收了,亩产都在千斤左右。

北京首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海滨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五原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樊俊梅女士

天气不好,可是并没有影响柴金平的种粮积极性,“困难是暂时的,国家不会亏了我。”关注政策的柴金平指着办公室里摆放整齐的奖牌说:“我们合作社连续两年是焦作市示范农机合作社,今年更是添了3台玉米收割机和1台籽粒收,社员达到261户,大型机械65台,从2011年起就是焦作市示范农机合作社,今年更是被评为焦作市龙头农民专业合作社。”

王海滨:谢谢大家,我叫王海滨,我想我们的会场去年也来过,去年参加了开幕式,我过去在农大做过学生也当过先生,也当过秘书,也当过产业办的副主任,今天是以老板的身份来学习的,去年没有到这个时间,按照会议组的安排已经延迟一个是了,我们早上开幕式肯定是人声鼎沸,下来是稀稀拉拉,但是很感谢大家,因为剩下的人是剩者为王,谢谢大家!

樊俊梅:我们南临黄河是黄河的最高点,我们历史上是非常有名的有2400年的历史,历史上发生过很多大的事件,屯垦戍边等等的历史事件,傅作义五元大捷是闻名遐尔的,我们总人口是30万,五原县具备空气很清晰,我们是典型的农业大县工业小县,工业的三废污染不存在,所以空气很新鲜,土地肥沃、水草丰美,有丰富的水热光资源,黄河过境62.5公里,地下水的资源是4.11亿立方米,每年光照时数是3362小时,基温是3263.5摄氏度,五原县是230万亩耕地,人均耕地11.5亩,人均面积是全国应该是除了草原之外耕地面积是最大的。

对于明年的生产,柴金平信心满怀,“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农业改革方面明确提出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我们这些种粮大户、合作社流转,财政项目资金也要向我们这些规模化、专业化的农村合作经济组织转移,我担心的资金问题如果能解决,种粮能没有后劲么?等明年小麦一丰收,我就着手建仓库、买烘干机,一心一意种好地多打粮。”

今天在台上台下道不同步相为谋,我们是道相同的,我们温老师说了圈地的事,我在密云我们镇最好的西瓜地都在我们兄弟手里,我今天上午刚在海淀区凤凰岭收了个院子,我们是赶紧出手去拿。

所以基于这样的优势,我们地下无沙地下无矿,就是农业,我们地委重点是以农牧业为基础的产业,所以现在主要抓的是四大产业,一块是五原县的设施农业,因为设施农业现在有面积是5400亩,这个面积并不算太大,但是下一步规划得面积将来要做大做强,因为五原县发展设施农业有条件,有水有土地,而且百姓也相对是比较富裕的,因为农民的人均收入已经达到了11345元。我们设施农业时主要抓的是抓园区建设,现在建设千亩园区十个,万亩园区有一个已经初具规模正在逐步完善。

温老师也早下手了,温老师有一个地在海淀,就是都市菜园,里面很多志愿者,已经很多市民去体验农业。刚才提到所谓小菜篮大产业,其实这个责任对于大家来说菜篮是小,但是首农集团是大菜篮,我去做过现场调研,我过去最夸张的时候,56个学生一节课,每年讲八个小时,我觉得跟心气有关系,在座的都有同情心,说温老师来了张老师也不容易,同情心一定是有收获的。

另外是三品一标的建设,就是品种、品牌、品质,还有一个是标识认证。重点抓当地两个特色品种,一个是五原县的灯笼红(香瓜)还有一个五原县黄西红柿,这是多少年来传承种植的,到别的地方种植是没有味道的,灯笼火香瓜是香味很奇特外形酷似灯笼。我们正是缺乏走出去、缺乏强有力的企业去带动和宣传。

做农业是健康产业,我们搞农业的人做了健康是最初的初衷,我们首农集团的广告,首农集团安心之选。首农集团的产业链很大,不说其他的,麦当劳是首农引进北京的,首农集团是保证中央和北京安全供给,所以发现当把政治放到第一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品质就得到了保障,我们都是往里搭钱的事,因为有政治任务。刚才大家提新型城镇化和县域农业的关系。这里有两个基本的概念,新政城镇化旧城是什么,城镇化到底怎么样?和县域农业的关系是哪里?

五原县黄西红柿是特有的黄西红柿,别的地方也有,但是五原县盛产是枝少肉多沙甜可口,即是水果也是蔬菜,当地的百姓叫它果蔬王。我们继续要扩大规模,通过市场继续带动。

首先我对城镇化的看法,前两天参加海龙举办的论坛,李总理提出了一个观点,未来30到50年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商机是中国的城镇化,我个人不太喜欢城镇化这个词,我更喜欢城市化,或者是加快城市化进程。城镇化是同类的概念,镇是小城,大城小城化是有个问题,为什么说中国城市化更好呢?因为历史由来,中国之所以发展是先有市后有城的,为什么说新型城镇化旧城在哪里呢?新农村不是新民居,大城小城都没有意义,问题人的城市化没有,市就没有。过去是专业化的分工,种了白菜、种了大米、辣椒,我们要灌溉然后才产生了城,中国真正缺的是让农民上楼之后的产业,这是新型城镇化的基础。我当镇长的时候就提信息化产业化,先让农民市民化从生产生活方式改变他真正的化。化是最难的。

第二个产业是做大肉羊产业,肉羊五原县具备几大优势,一个是基础优势,老百姓有养羊的基础,多少年有农区养羊的习惯,第二是秸秆的优势,因为每年秸秆产20亿斤,饲草料加工量很大。还有是技术优势,当地高精人才并不多,但是当地土专家和高端人才学的,土专家一帮一带大家养羊的技术上基本的技术要领上掌握得比较好。我们有屠宰加工的优势,已经有七家屠宰场,年生产能力是280万只,五原县也有发展肉羊产业的打算。到2017年计划饲养重量达到六百万只,现在饲养重量是360万只。

关于区域农业,因为我们的论坛是县域农业发展论坛,中国绝大多数城市,包括农业大县都不把农业当回事,比如说北京,北京有70%的农村区域,400万的农业人口,农业产值占了肯定不到1%。经济上是被忽略的,问题是光说农业大县,五亿多葵花子,我估计五亿的财政收入贡献是非常小的。所以农业地方政府产业结构里永远是弱的。

第三块是做大向日葵,我们当地的百姓叫葵花,每年葵花子产量是四亿斤,种植面积是一百万亩之上,每年有个最大的西北部最大的销售集散市场叫红顶农贸市场,每年交易量交易额达到十亿斤,我们也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计划逐级借助电子交易平台,现在有形的市场已经有了,电子交易市场有待于开发。

但是前些年在北京密云的时候,当时一个很严肃的话题,说给你们这么多钱,你们产生这么点贡献是不是把农业部门全部取消呢?当时回来说,刘书记农民的贡献知道是生态功能、社会功能、文化功能了。

物流业,现在100国道、青藏高速公路都横跨我境,而且巴彦淖尔市机场就在五原县,巴彦淖尔市和黄河大桥我们和鄂尔多斯相连,这样的区位的优势发展物流业也非常具备优势。我们前几年建设了一个物流园区,现在的年货运量已经达到了五百万吨,我们不敢说做大做强,因为财政上也比较穷,县财政的收入每年不足5亿元,百姓也存在技术的问题、资金的问题、项目的问题,我也借此机会代表五原县政府和30万纯朴的五原县人民真诚的邀请各位带着您的资金、项目、热情投身五原,走进五原和五原人民一起实现美好的未来。谢谢!(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核对)

我们在提农业跟县域是最搭边的,虽然小但是很重,经济贡献很小。从区域发展的稳定性,从对城市的贡献来说,这里都存在生态补偿的问题。关于城镇化的核心是产业化,产业化无外乎两件事,正如商品可以分解为产品和服务。

关于产品上我自己觉得我在百年校庆的时候说过,我读本科的时候自己弄了个公司,农大这么牛,种植业、果蔬、畜牧、食品为什么在北京市场上见不到农大的产品,我们农大一百年了应该出个百年农大品牌,又有品牌又有文化。

我建议在座的同学们可以加一个农大梦,弄一个百年农大的品牌,我们应该在市场上见到农大品牌的产品,这是农大的面子,学院派的食品。为什么我对农业产品的认识感情这么深,我个人感觉所谓商业或者是经济无外乎供给和需求,而真正的市场高端的不是满足需求是开发需求。现在需要做的是搭建这样的平台,如何沟通起来。

现在这种对话在我们的平台上是最有限的。生产是企业的,学是学校的,研究是研究单位的,真正的结合是政企学结合才有效,政府企业和高校嫁接才有效,更重要政府永远是大甲方。我们要搭建政府企业和学界沟通交流的平台是功在当代的。

尤其到现在为止,我们希望得到更多的融合,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