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来临,320国道新建县段出现“冲猪”行当。“冲猪”这个“新词”让不少过往群众一头雾水,细问才知,原来是帮助运输途中的生猪降温,避…
“三伏天”来临,320国道新建县段出现“冲猪”行当。“冲猪”这个“新词”让不少过往群众一头雾水,细问才知,原来是帮助运输途中的生猪降温,避免生猪中暑。
应该说,这个新兴行当为长途运输生猪的车主解了燃眉之急,但商家操作手法简单粗暴,大量污水留在路边,带来的环境问题不容小觑。
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冲凉
7月14日,在320国道新建县石埠地段,一辆宜春牌照的大货车满载一车生猪停在路边,旁边小店的工作人员拿着一根水管,对着车上冲水,给生猪冲凉。
记者站在离该车几米远观察,感觉一股热浪夹杂着浓烈的臭味扑鼻而来,从车上流淌下来的排泄物顺着路肩,流进路旁的排水沟。
车下,一头大肥猪瘫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车主称,这头猪路上中暑了,快不行了。幸好这里有家“冲猪”店,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头猪要中暑。
车主是高安市人,据其介绍,此次他装了110头猪,准备送往杭州。
“你想,100多头猪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天气一热,难免发生中暑现象。”该车主说,酷暑中,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为生猪冲凉。
车上的生猪冲了凉之后,开始“闭目养神”,不再叫唤。车主说,下一站将在进贤为生猪冲凉。
商家操作手法简单
当地村民透露,这些商家有的原先只是经营“加水”业务,专门为过往大货车“加水”。近期天气酷热,长途贩运到浙江、上海、广东等地的生猪常在路上中暑,一些人看中了这个商机。前不久,他们在路边搭个小棚子,挂了一块牌子,用大红的油漆写着“冲猪”,就开了张。
记者注意到,商家的设备很简单,一台电动水泵和一根水管,再加两个硕大的塑料桶。收费根据生猪的多少而定,平均一车收费30元至40元。
一名车主说,因天气炎热且车内空间狭小,长途运输途中需要经常给生猪冲凉,除预防中暑外,还可冲洗掉车内粪便,除掉异味。不过,附近村民对此表示反感。“带有猪粪的污水直排国道旁边,猪粪的臭味令人作呕。”一村民介绍,由于都是村里人,碍于情面,他们没有与商家当面交涉。
应责令商家配置化粪池
与新建县相邻的高安市,是全国畜牧业百强县市,年平均出栏生猪200万头,不少生猪都是通过320国道运往国内其他城市。记者注意到,在320国道石埠镇境内短短200米路内,就有五六家店挂出了“冲猪”“加水”的招牌。
路边占道“加水”“冲猪”,带来的不仅是环境问题,还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去年7月30日,高安市320国道杨墟镇路段,一辆货车追尾一辆停靠在路边“加水”的大货车,追尾的货车司机当场身亡。
环保人士告诉记者,在浙江、广东等地的国道边,也有很多“冲猪”店,多年前,因为污水排放问题突出,当地有关部门责令商家配置化粪池,对“冲猪”的废水进行无害化处理。
“对320国道边‘冲猪’的污染问题,政府部门可组织畜牧、环保、交警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根治该问题。”该人士说,只要解决了污水无害化处理,“冲猪”这个行当还是有前景的。

雨润食品集团7月14日发布盈利警告,预计今年上半年与2014年度同期比较,纯利将由盈转亏,预期亏损金额不少于7亿港元。
雨润食品方面称,该预期亏损主…
雨润食品集团7月14日发布盈利警告,预计今年上半年与2014年度同期比较,纯利将由盈转亏,预期亏损金额不少于7亿港元。
雨润食品方面称,该预期亏损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经济结构转型,高端餐饮及肉类消费市场疲弱,经营环境日趋激烈。与此同时,生猪价格比去年同期上升,生产成本上涨,集团转嫁成本难度增加令毛利大幅下滑。
雨润集团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目前,雨润生猪屠宰产能达5565万头,稳居全球首位。东方艾格农业分析师马文峰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猪肉价格持续下跌,生产成本上升,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加之需求不旺,使得近两年猪肉行业企业亏损现象较为普遍。
而雨润食品业绩下滑,且亏损数额如此之大,有行业观察人士认为,除猪肉市场行情整体因素以外,公司的经营方式和财务状况也备受质疑。
今年3月,公司创始人祝义财被曝被检察机关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彼时,有雨润集团内部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祝的被监视居住将是一个导火索,南京官场的强震对雨润集团的后花园会造成釜底抽薪,“雨润地产也像个断了粮的孩子一样,可能会摔得更重。”
资料显示,祝义财为雨润食品的最大单一股东,2014年半年报显示,祝义财直接持有该公司约25.8%的股份,为该公司名誉主席、董事会高级顾问及雨润食品若干主要附属公司董事。但对于祝被监视居住一事,雨润食品却强调,雨润控股集团董事长祝义财并没有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公司的董事相信集团受该事件影响但有关影响并不重大,集团有能力持续经营。
随后,雨润食品集团公布的2014年的财务数据显示,雨润食品集团总资产269.47亿港元,总负债为82.57亿港元,负债金额占总资产的30.64%。其中54.64亿港元将于2015年年底到期。而集团经营活动现金净额仅为4.65亿港元。数据显示,公司虽于2014年实现盈利,但主要靠大量的政府补贴和出售资产等项目带来的收入。
据公开财报数据,2011年至2014年雨润食品四年来营业额逐年下滑,分别为323.15亿港元、267.82亿港元、214.40亿港元、191.58亿港元。
■ 延伸 上市公司中报预发布奇葩亏损理由多
跌幅榜状元海伦哲称,亏损是因为去年子公司有退税,今年没有此项收入
新京报讯
截至7月13日,共有1298家上市公司发布了今年中报的业绩预告。其中,有16家公司预计今年半年度净利润增长幅度超1000%,亏损阵营中则有12家净利润跌幅超过1000%。其中,跌幅榜状元海伦哲预计今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跌幅为8596.73%。
根据海伦哲的中报预告显示,该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870万元至-104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12.24万元。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海伦哲表示,由于上年同期,其全资子公司格拉曼收到上海市松江区国家税务局相关退税款共计926.51万元,该退税款按规定全部计入格拉曼当期营业外收入,因此对公司上年一季度业绩产生重大影响,而今年同期无此项目收入。
2012年的公告显示,海伦哲拟以4180.74万元的超募资金收购格拉曼100%股权,其中100%股权转让价格为2194.90万元,转让方对格拉曼的债权为1985.83万元。
对于收购格拉曼100%股权,海伦哲给出了格拉曼五年盈利预测,预计2013至2017年5年净利润分别为1837万元、2471万元、3664万元、5970万元和8760万元。然而格拉曼2013年净利润仅为1032万元,而2014年由于退税,年报中格拉曼净利润升至1351.7万元,仍低于预测。
而中报预发布中最为打脸的,是鲁丰环保。此前鲁丰环保预计称中期将实现净利润1亿元至1.2亿元,然而7月初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上半年亏损6000万至8000万元,而去年同期亏损为1783.11万元。同比亏损增加4倍。
对于“打脸”的中报预发布,该公司表示,其差距主要原因是2015年1月30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出售土地使用权的议案》,相关土地手续尚未办理完毕,因此上述土地收入1.8亿元未能在2015年二季度实现。
此外,改名st云网的湘鄂情于6月份发布了第47次破产预警,称公司可能被法院受理破产事项申请及被宣告破产。其主营业务酒楼业务、快餐业务仍然处于持续亏损中,预计上半年亏损将达到9500万元。

一头小小猪牵动着亿万人的心,首先猪价上涨自有其内在运行规律,是供需作用结果,供小于求价格自然上涨,供大于求价格自然下跌。自2011年猪价波峰,到目前已时隔4年,2010年到2012年产能扩张,而2013-2015年去产能。因供需缺口存在,猪价自3月份掉头上涨,生猪拐点出现,猪价进入新的上涨通道,而2011年猪价上涨幅度达110%,上涨时间为一年。

猪价自3月中旬上涨,6月份上涨速度加快,7月初上涨速度更快,4个月,猪价从亏损180元/每头到目前盈利接近400元/每头。猪价上涨带动肉价上涨,具有一定的滞后性…

根据猪价上涨及盈利情况,预计今年仔猪补栏开始好转始于5-6月份,但真正大规模补栏发生在6月中旬后
。猪价进入7月,涨幅及涨速明显,猪周期明朗化,母猪补栏开启,因7月份猪价涨势明显,截止到7月下旬,母猪补栏已变得较为积极,形成仔猪及母猪均较为脱销的境况。300万头母猪补栏需要几个月时间完成,以此类推,预计明年第四季度,猪价可能下跌,但仍处高位。

猪价自3月中旬上涨,6月份上涨速度加快,7月初上涨速度更快,4个月,猪价从亏损180元/每头到目前盈利接近400元/每头。猪价上涨带动肉价上涨,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自3月份以来,猪肉价格上涨了30%左右,但真正地让市民感受到猪肉价格上涨,是在6月末到目前。在目前整体宏观经济运行较为低迷的时期,猪价的上涨可谓是一枝独秀,吸引了各路眼球。猪价上涨让人自然想CPI上涨,因CPI中,食品类占33%权中,而猪肉在肉类中占大部,综合起来,猪肉价格在CPI中大概占3%比重,意味着猪肉价格涨30%,可能引起CPI的0.1%变动,而CPI变动,又将引起国家调控宏观经济政策的变化,从而引起国家经济变化。

农业部预计4200万头母猪为生猪供需平衡点,而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能繁母猪存栏为3899万头,差距在300万头,仔猪补栏自6月份开始变得较为积极(按照理论推测,盈利在200元/每头以上,市场补栏积极),今年因仔猪稀少,仔猪价格自节后就开始猛涨,有价无市,母猪盈利较好,预计此间有少量母猪补栏发生,但长时间亏损及生猪盈利仍处在盈亏平衡线下方,预计补栏极其有限。母猪大规模补栏应该发生在生猪价格盈利可观,仔猪补栏积极,仔猪价格飞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