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动画片同日上映,票房与排片占比均相差两倍,新京报采访院线专家揭秘
《千与千寻》为何票房碾轧《玩具总动员4》?

窦唯、王菲、朴树、许巍、李宇春……他的履历表上挂着一串鼎鼎大名却第一次如此高光站到大众面前

一些新型综艺节目注重传递新时代年轻人的乐观、积极、上进精神哪类青少年偶像更有价值含金量?

6月21日,吉卜力2001年出品、宫崎骏执导的《千与千寻》与迪士尼皮克斯经典IP续集《玩具总动员4》两部动画片同一天在国内上映。但没有料到,这次与北美同步上映的最新动画续作成绩却被18年前的日式动画旧作吊打。

50岁的张亚东仍是宝藏男孩

随着团训类节目在网络综艺中大放异彩,“偶像”这个概念的内涵在大众认知中发生了显著变化。这种变化因《创造101》等现象级节目的火热而日趋成熟,如今已经进入稳健的文化积累期,不断释放正向的社会效应。

截至发稿前,《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市场票房成绩为9840万元,而《千与千寻》已达2.10亿元。同时,《千与千寻》的排片占比达30.8%,而《玩具总动员4》只有16.3%,前者4.1%的上座率也高于后者的3.1%,这一数据也可以看出市场对于《千与千寻》的偏爱。而在北美市场,口碑一直居高不下的《玩具总动员4》票房已经突破1.1亿美元,但在内地影市首周末票房仅是北美同期的1/9。如今,两部动画大片同时上映,为何成绩相差如此悬殊?新京报专访专家院线,共同探索市场背后秘密。

“原来,张亚东才是《乐队的夏天》里的‘宝藏男孩’!”
随着爱奇艺独播综艺《乐队的夏天》角逐进入白热化,作为节目“超级乐迷”的张亚东的圈粉速度,也跟着火箭式蹿升。

新偶像的专业水准“在线”

败在起跑线

开播至今,张亚东微博粉丝暴涨50万,日访问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00万之多。

从形式上看,以《创造101》为代表的网络综艺节目有两个主要特征:第一,通过强调各种竞争元素中的共情力,打造了一个令偶像和粉丝实现共同成长的话语空间,真正在精神层面实现了偶像的真实感和立体感;第二,借助对节目模式的精细设定,确保只有能力和品行均出众的学员才能出道,这就显著提升了青少年明星群体的价值含金量。

事实上,《玩具总动员》系列在中国内地的票房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2010年在国内上映的《玩具总动员3》的票房成绩1.17亿,都未能进入上映当年的票房前25名。

在上周末刚结束的一期节目中,因为听到乐队盘尼西林改编朴树的《new
boy》老泪纵横,更是被舆论一致贴上了“有情怀”“真性情”的标签。这首歌是张亚东20年前制作的。

新型的青少年偶像往往更有意愿和能力为青少年观众呈现一种符合主流价值观期许的精神面貌。以火箭少女101为例,自2018年6月成团以来,这11位女孩出产了大量洋溢着青春与朝气的音乐作品,其中《风》、《撞》、《生而为赢》等俨然已是类型上十分成熟的青年文化精品,这些作品坚定不移地传达新时代最优秀年轻人应有的乐观、积极、上进精神。在主线演艺事业之外,火箭少女101还十分注重对自身公众形象和品行修养的建设,在展现新时代女性的能力、能量和斗志的同时,积极参与社会公益项目,其今年发布的“春蕾计划”关注失学女童,受到广泛赞誉,整个活动过程真诚朴素,令人动容。而在价值坚持和艺德修为之外,这些新偶像的专业水准“高度在线”,并随着演艺经验的丰富而不断提高。

反观《千与千寻》,不但是至今为止唯一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的非英语动画影片,同时还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并创下了日本影史的最高票房纪录。可以说,无论口碑还是质量上,《千与千寻》先天上就胜出《玩具总动员》系列一筹。

有人说,张亚东是《乐队的夏天》唯一的“科普担当”,带着全场观众正确打节拍,因为表演者的一个小细节而细嗅感慨,并且总是能用最温柔的语气,表达出清晰的观点和毫不含糊的态度。

影响力意味着责任感

文化认同感很加分

因为一档综艺,50岁的张亚东,第一次以如此高光的方式站到大众面前。尽管这个低调神秘的男人,早已把自己的名字跟窦唯、王菲、莫文蔚、朴树、许巍、李宇春等大咖紧密捆绑在了一起。

综合来看,以火箭少女101为代表的新偶像强调“作为立体的人的明星”,而不是“作为消费符号的明星”。优质的偶像不会通过商业包装和神秘感去不断刺激购买和消费,而应当在价值层面为青少年树立专业精神和个人修为的榜样。

《玩具总动员》第一部上映于1995年,距今已经24年,对不少中国年轻影迷来说,IP效应大打折扣,几乎谈不上怀旧情怀。票房分析师罗天文告诉新京报记者,“《玩具总动员》对于内地出生于2010年后的低龄观众来说,IP知名度远不如《驯龙高手》、《神偷奶爸》、《功夫熊猫》等动画片,因此也导致《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整体收割的群众基础有限。而《千与千寻》能够触达的观众则要大得多,大家多年宣称的‘还一张电影票给宫崎骏’也直戳情怀点。”

坐整晚火车

网络综艺节目在当下青少年群体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对于从业者来说更多意味着一种责任感而非优越感。追星并非坏事,关键在于追什么星、以什么方式追星。新型偶像不但具有外形和专业方面的辨识度,更要为青少年提供行为上的直接指引。这也意味着全社会都应当努力推崇那些在价值观层面对青少年观众做出正面、积极引导,同时又像朋友一样和粉丝共同成长的优质偶像。如何提升青少年偶像的价值含金量,是当下时代不能回避的议题,对这个问题的观察和思考应当持续深入地进行。

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院线经理李玉霖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实上两部影片的表现背后也可以看出影片内部蕴含的文化认同,“这几天影院来了很多宫崎骏的粉丝,尽管大家可能都看了很多遍这部作品,但都认为银幕的体验还是不同。”他说,日本漫画与中国观众的距离天然要比好莱坞动画来得更近,而影片中的龙、神明、魔咒等东方元素对于亚洲国家来说,也可谓是有相通的文化认同:“也有影迷会把这次观影看成一次对于人生经历的回顾与认识,这也就是《千与千寻》为何可以‘老少通吃’的原因。”从动画产业上来看,皮克斯被内地观众所关注的时间并没有日本动漫时间来得长。当日漫几乎占据每个80后、90后的童年回忆时,皮克斯才在2003年以一部《海底总动员》打入内地。

去北京买罗大佑的卡带

责任编辑:刘迅

电影市场专家蒋勇提到,国人对IP情感是不同的,1995年首次出现在大银幕上的牛仔胡迪、巴斯光年等角色,开创了北美动画电影的3D时代,皮克斯被誉为全球最好的动画公司;但同时国内20世纪80-90年代正是日本动画风靡时期,从《铁臂阿童木》到《美少女战士》、《灌篮高手》等,日本动画在大部分80后、90后记忆里烙下痕迹,由此看来,当时皮克斯的光环,并没有真正照进国内。

2008年,张亚东发行了自己第二张个人专辑《潜流》,并演唱了其中一首歌《缓流》,有网友在底下评论:“如果世界是公平的,以张亚东的才华应该长成尹相杰那样才对。”

两片数据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文质彬彬衣着得体、说话字正腔圆、音乐做得又洋气的张亚东,老家是在山西大同的一个小县城,推开门就是黄土高坡。

《玩具总动员4》

因为母亲是晋剧演员,张亚东从小就耳濡目染学习地方戏曲,15岁起跟着大同矿务局歌舞团四处演出。

电影预售票房510万、排片占比16.3%、豆瓣评分9分、首日票房1786万、至今累积票房9840万元

那时,他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扒谱、记谱和自学乐理上,家里凑钱买的一把旧大提琴,一度成为他的全世界,“练琴的时候总觉得好神圣,每段练习曲都值得弹好久。”

《千与千寻》

老天爷也确实赏饭吃。一位发小回忆,外国鼓手打鼓,张亚东看了两分钟,就能上去就把所有节奏都敲出来。演出时,他一个人同时弹高中低三个键盘更是常有的事。

电影预售票房1621万、排片占比30.8%、豆瓣评分9.3分、首日票房5402万、至今累积票房2.10亿元。

1991年,20岁出头的张亚东,已经是矿务局文工团的“专家”,凡是购买音乐上的新设备,都是派他去。当时MIDI刚刚兴起,张亚东就向时任领导张枚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词作者)提议,“可以尝试一下”,张枚同特批了十几万预算,让张亚东采购设备。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责任编辑:刘迅

因为对流行音乐痴迷,张亚东还曾经坐一整晚的绿皮火车到北京王府井,就为了在音像店买一盒罗大佑《之乎者也》的卡带。吃点东西,又站回家。

与王菲是“来疏亲”

与朴树最有默契

上世纪90年代初,黑豹、唐朝等大批摇滚乐队的兴起,把北京的摇滚氛围推到一个制高点。

张亚东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呆在小县城里混吃等死了,他义无反顾地来到了北京,住地下室、去酒吧找活,直到偶遇了窦唯。

两年之后,张亚东以“吉他手”“键盘手”的身份,出现在窦唯《艳阳天》专辑的封面内页,后来他又帮王菲打造出了《闷》《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只爱陌生人》等一系列金曲。

很多人不知道,《只爱陌生人》的原唱正是张亚东,那首歌收录在他1998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个人专辑中。当时王菲一听到,就告诉张亚东“我一定要唱,没得商量”。

而两人合作的第一张专辑《浮躁》,虽然销量是王菲所有专辑里最差的,但却是在乐迷当中口碑最好的。

去年参加湖南卫视综艺《幻乐之城》录制时,张亚东曾戏谑自己和王菲的关系简称“来疏亲”,意思是“来往稀疏的亲密朋友”。

当时,窦唯和王菲好着,而张亚东也跟窦唯的妹妹窦颖谈起了恋爱,这四个人经常一起演出,一起做音乐,还被圈里朋友开玩笑称为“家庭式作坊”。

另一个和张亚东最有默契的搭档,是朴树,两个人都是腼腆、内向、不爱说话。

前麦田音乐的一位副总告诉钱报记者,在制作《我去2000年》专辑的时候,经常是朴树去张亚东工作室,打个招呼后两人就埋头干自己的事,一整天的对话都不超过十句。

朴树的特点是喜欢先写曲,然后写词的速度极慢,没耐心的人要被他活活急死。但张亚东了解好兄弟,经常是朴树的曲出来后,他已经在脑子里开始构思编曲,“因为我知道他心里要的那个场景。”

难怪在时隔近20年后重新听到盘尼西林演绎的《new
boy》,张亚东会哭得稀里哗啦,那些蒙了灰的记忆,就像被轻吹一口气,全部都回来了。

纠结又执拗的矛盾体

渴望变成“古怪的老头”

责任编辑:刘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