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91天,《六尺巷新故事》正式结束拍摄,一众主创回顾难忘拍摄经历,极为不舍。导演吴军、制片人兼主演杨波对剧组人员的齐心协力表示诚挚感谢。主演白雪坦言,“《六尺巷新故事》让自己变得更自信,向更优秀的演员迈进”。

出生日期:1992年6月3日 星座:双子座 身高:168cm 毕业院校:上海戏剧学院

在摄影师冯志凯掌镜的这组大片中,廖凡身着多款风衣诠释不同魅力,彩色与黑白交织的视觉神秘莫测,正如他在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中饰演的重案队长,暗处观察这个世界的细腻之处,正合封面标语——剑走偏锋,无招胜有招。

中新网6月28日电
6月26日,以六尺巷典故为背景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六尺巷新故事》,在安徽桐城举行关机仪式。导演吴军、编剧哈斯巴根、制片人兼主演杨波、白雪、刘向圆等主创在关机仪式、杀青宴上分享剧目拍摄以来历经的挑战与收获。

迪丽热巴出生在新疆一个文艺家庭,爸爸是新疆歌舞团的独唱演员。在热巴很小的时候,有天妈妈带她去拍艺术照,问她长大了想做什么?热巴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唱歌。”

责任编辑:刘迅

白雪 片方供图

长大后,虽然没能去唱歌,热巴却也学过一些乐器,“大概六七岁吧,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外国小姐姐在拉小提琴,觉得好美。因为我那个时候特喜欢长头发的小姐姐,可能就是因为喜欢她的长头发,所以我说想学小提琴,然后爸爸就给我买了一把。但学了一段时间,觉得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中新网7月1日电
近日,演员廖凡登上《Vogue服饰与美容》八月刊封面,黑色皮质风衣造型尽显冷酷一面。本次廖凡与张震、胡歌、郭富城同登封面,被网友称为:“神仙封面,王炸组合。”

杀青宴上,导演吴军、主演杨波、白雪分享拍摄过程中的心得与体会,杨波直言自己演绎的优秀共产党员,将桐城的“六尺巷”文化极尽发扬。白雪也提到,自己虽然付出颇多却也收获满满,“无法从角色中脱离出来,正直干练的孔丹让我看到另一个更美好的自己”。二人还在现场爆料导演趣事,称全身心投入拍摄的吴军极为严格。

责任编辑:刘迅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廖凡与导演刁亦男二度合作的电影作品,也是今年唯一一部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此前本片已于5月18日在戛纳进行了全球首映,近期将上映。

除此之外,本剧还邀请了老中青三代实力派演员,不仅有杨波、白雪、黑妹、刘向圆、洪涛、卓林、高志强、杨议、姚军、来喜、朱娜、乌云其其格、李永田、李梦谦、彭泊睿、王子祯等,还有不少“老戏骨”加盟。

A 总觉得,跳舞的人都很漂亮

受访者供图

导演吴军

当年意外学表演,曾认为长相有局限;坦言最想演文艺片,私下喜欢打扫房间
迪丽热巴 负面情绪来的时候选择先“自我检讨”

受访者供图

值得一提的是,该剧台前幕后阵容强大,导演吴军曾出演过《离开雷锋的日子》《张思德》《康熙微服私访记2》《神医喜来乐》等众多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编剧哈斯巴根更是著有《部长家族》《僧格林沁亲王》《成吉思汗大传》等经典长篇小说。

她承认自己一路走来,很顺也很幸运,“出名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忙,不过也还好,习惯了,趁着年轻应该多努力一点。”而面对压力,迪丽热巴也有自己的解压之道:“不开心的时候,就希望有一个可以‘上厕所’的时间,找一个独立的小空间,想一下我到底是对这件事情不开心,还是对这个人不开心,把自己的思绪理清楚,想明白就好了。”

责任编辑:刘迅

代表作:电视剧《克拉恋人》、《漂亮的李慧珍》、《烈火如歌》

《六尺巷新故事》以六尺巷典故为背景,以桐城人历经的生活沉浮为主线,展现了桐城人的精神追求和使命担当。

2007年,艺术学院毕业的迪丽热巴成了新疆歌舞团的一名舞蹈演员。“我去的时候舞蹈团里已经有了台柱子,领舞、独舞,还有几个实习生,她们跳了好几年都没转正,我立马觉得自己没什么机会了。”

吴军、杨波、白雪畅聊幕后趣事

曾经的迪丽热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演员,甚至当她已经成为上海戏剧学院的一名学生后,都觉得自己的长相有局限,毕业后只能回新疆发展。

几年后的某个周末,热巴的爸爸带着她去参加艺术学院的舞蹈班考试,“爸爸说不用写暑假作业了,因为以后我要去学舞蹈,当时觉得特开心。”

热巴爸爸有个同学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她说热巴可以去考中央音乐学院或上海音乐学院。“其实每年上音、中音、上戏、中戏都会到新疆招生。我爸就让我准备了几首钢琴曲,备考。”中央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在新疆招生,都在一个大厅发报名表。“在上音的考场上我认识了一个女生,她跟我借了一个乐谱夹子。她说,她还有上戏和中戏的考试。我就在旁边等她,一位上戏的老师,也就是我后来的主讲老师,走过来跟我说:同学,上戏也在招生呢,你要不要来报考一下?我就说:好啊。”

小提琴就这样慢慢放下了,隔了一两年,她开始学钢琴,一直到上大学。

负面情绪来的时候,迪丽热巴会找一个独立的空间,自我化解。

在那一届的学生中,热巴是年纪最小的,同学都比她大三四岁。“妈妈怕我被人欺负,所以每天都会给我送饭,而且是给我们寝室所有的人送饭。”迪丽热巴家就在乌鲁木齐市内,学校离她家很近,走路也就10分钟,但班里很多人都是来自其他城市的,热巴妈妈心疼这些孩子离家上学,所以每个周末都会让热巴带同学们回家吃饭。问她,上学的时候也很能吃吗?热巴笑笑:“中午都在学校食堂吃,过了点就没了,而且不能浪费。”

学校不让剪头发,要盘头,“老师要求一点头发都不能留在脸上,而且要绷得特别紧,导致发际线直接被拽到后面,眼睛和脸总是被吊着的。”

C 没去成奥运会,却意外考进了上戏

NO.100 迪丽热巴

B 压腿再疼也忍着不喊

杨幂与迪丽热巴。

热巴小时候走路有点内八字,还总是驼着背,妈妈觉得,女孩子这样的体态不好看,所以把她送进了少年宫,学过一段时间舞蹈。加上爸爸的工作原因,在她的印象里:跳舞的姐姐都很有气质,也都很漂亮。“我心里有想过跳舞这件事,但没说出来。”

进入舞团没多久,就赶上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团里已经排好了开幕式舞蹈。“我们那批一起进团的,一共四个女生,都想去北京,参加开幕式,但只能做替补。”抱着万一可以上场的期待,几个人每天都跟在正式演员后面排练,但是最后团里还是没让她们去。“大部分人都去北京了,就剩我们几个留在家里休息,过了大概一年。”

跳舞是件苦差事,加之又是封闭教学,“我还算适应能力强的孩子,把我丢到一个环境里,不会想太多,就是很想把眼前这件事做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心智还挺成熟的。记得在学校第一次压腿,也觉得疼,但当时想,我将来一定要成为一名舞蹈演员,所以再疼也不能喊,要忍着。”

小时候的迪丽热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