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披露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预计亏损4000万~4500万元,2018年同期为亏损899.85万元。]

鱼菜共生是一种新型的复合耕作体系,它把水产养殖与蔬菜生产这两种原本完全不同的农耕技术,通过巧妙的生态设计,达到科学的协同共生,从而实现养鱼不换水而无水质忧患,种菜不施肥而正常成长的生态共生效应。德国公司就利用这种技术在城市里种出了新鲜蔬菜、养出了肥美的鲜鱼,受到了民众的欢迎。
近日,欧洲媒体有报道指出,墨西哥原住民阿兹台克人和古代中国人在一千年前就开始利用鱼菜共生技术了。如今,德国企业家在柏林这个大都市里种植蔬菜和养鱼。
在一家废弃酿酒厂的砖墙里,德国“效率城市农场”公司(以下简称“ECF公司”)使用鱼菜共生技术种植土豆、胡椒以及绿色蔬菜,农场的肥料来源是鱼类的排泄物。它是一个麻雀虽小而五脏俱全的微型农场。尼古拉斯·莱斯赫与其合作伙伴在两年前创立了该公司,她说:“我们的目的在于向城市居民提供以可持续方式生产出来的农产品。”
鱼菜共生技术利用水栽法在水中种植蔬菜,同时在水箱里养鱼。“在这种技术的支持下,在城市里可以直接种植蔬菜而无需到偏远的乡村里。”莱斯赫一边吃着甜莴苣菜一边说。这将大大降低环境保护成本和交通成本。此外,它可以保证城市居民吃到新鲜的蔬菜。
莱斯赫的箱式农场分为两层,底下一层是水箱,里面养着鱼,上面一层是温室,种植着各色蔬菜。养鱼箱里安装了一个特殊的过滤器,过滤器的细菌将鱼粪里的氨基盐转化为硝酸盐,富含硝酸盐的水将被抽起来灌溉温室里的蔬菜。这些蔬菜并没有种植在土壤里,其根系生长在富含矿物营养物质的水流里。
在人潮拥挤的城市中心,这是一种良好的耕种方式。如今城市化程度逐年上升,全世界将近一半的人居住在城市里。在这一背景下,这一耕种方式是非常有意义的。
鱼菜农场里的水既可以用于养鱼,也可以用来种蔬菜,比传统农场里的用水量更小,而鱼粪被循环利用转化为植物的营养。
鱼菜共生技术可追溯到墨西哥原住民阿兹台克人时代,他们在岛屿的浅水里种植作物,此外,远东的中国人很早就形成了在稻田里种植大米并同时养鱼的文化。
ECF公司复兴古老种植技术的创业构想赢得了加利福尼亚颁发的创业大奖。如今,公司已经售出了多个微型农场。创始人莱斯赫称:“我们并没有将种植当成一种业余爱好。我们的目标在于以可持续种植的方式为城市居民提
供新鲜的蔬菜。我们将打造更大规模的城中农场,然后卖给企业、房地产开发商,甚至卖给农场主。我们的市场需求遍布全世界。”
如今,ECF公司在办公室外购买了一块1800平方米的土地,用于打造其较大规模的鱼菜养殖农场。
柏林国家投资银行已经同意为该投资项目提供贷款。届时,该城中农场将在农场旁的精品店里出售水果和蔬菜,并向那些定制了“每周速递蔬果篮”的柏林市民配送农产品。
此外,农场还将向餐厅出售澳洲肺鱼。“或者有人打电话来说,我周末要举办一个烧烤晚会,我要买十条鱼,那么我们也会快递给他。”莱斯赫说。
由于农产品就在附近生产出来,因此ECF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获得了社会的欢迎。去年咨询公司ATKearney在德国、瑞士、奥地利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为,食品在本地生产是最重要的,甚至比其是否为有机食品还更重要。
ATKearney公司称,质量、新鲜度以及对本地经济的支持是民众对本地区产品抱有热情的原因。ATKearney公司将这类食品称为“新型的有机食品”。

为促进渔业转型升级与贫困地区产业发展有效衔接,拓宽贫困地区优质水产品销售渠道,构建采购端与贫困地区水产养殖企业和贫困渔民的交流合作平台,5月17日,全国渔业扶贫产销对接活动在广东珠海启动,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出席产销对接活动。

海底的扇贝、海洋牧场的存货,成了獐子岛这家老牌渔业上市公司的秘密花园,也成了资本市场多年来的未解之谜。3月29日晚间,中小板上市公司獐子岛披露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预计亏损4000万~4500万元,2018年同期为亏损899.85万元。

本次活动37个贫困县45家企业参与渔业扶贫展销,活动现场举行了产销对接签约仪式,意向成交金额3000万元。活动期间,还举办了亚太水产养殖展,参展企业160家,展示销售优质水产品,推广水产养殖的新技术,打造优质水产品品牌。通过这次活动,将搭建贫困地区水产品产销对接平台,帮助贫困地区水产品打开销路,拓展市场,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贡献。

那么,獐子岛一季度预亏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其中一大因素就是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公司于2016年、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短期内,由于海洋牧场养殖产品产量下降,相应折旧摊销、海域使用金等固定成本无法摊薄。

据了解,近年来,全国渔业系统坚持把发展贫困地区特色渔业产业作为产业扶贫的重要措施,打造了稻渔综合种养、盐碱水渔农综合利用、冷水鱼产业等典型模式,创立了一批优质特色品牌,有力促进了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和农民脱贫致富。

公司将一季度亏损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海洋牧场灾害影响,前几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又少了。这个理由,獐子岛的年报中已经不止一次出现了。2018年1月30日晚间,獐子岛的一则公告震惊市场,公司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公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2017年净利润将亏损5.3亿~7.2亿元。

来源: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

獐子岛扇贝消失,早已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早在2014年就曾经上演过这一幕。在此之前,獐子岛一直是绩优蓝筹股,被誉为“海底银行”、“海上蓝筹”,是资本市场的优等生。但这一形象,在2014年轰然倒塌,假面舞会的主角自己摘下了假面具。

2014年10月底,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遭遇北黄海异常的冷水团,公司百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进而计提近8亿亏损,全部计入三季度,全年预计大幅亏损。尽管公司召开了说明会,但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还是引发了媒体与投资者强烈质疑,甚至怀疑其为“蓝田股份第二”。

在这一事件发生后,獐子岛董秘曾对媒体称,2014年冷水团事件后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提升海洋牧场的风险识别与预警能力、落实风险控制措施,并提升海洋牧场的透明度,同时声称上述承诺均已全部履行完毕或转成公司的常态化管理。那么,2018年突然群体消失的扇贝,与公司声称的“海洋牧场的风险识别与预警能力”是否矛盾?

去年2月9日,獐子岛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今年3月11日,獐子岛披露最新一份立案调查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显示,目前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实际上,我们仔细分析一下獐子岛的历年业绩,就会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隔几年大亏一次,三年中总有一年盈利。受冷水团事件影响,獐子岛将2014年1~9月的业绩预告由盈利4413万~7565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8.12亿元。最终,獐子岛2014年全年亏损近12亿元。2015年~2017年、2018年1~9月,獐子岛营业收入分别为27.27亿元、30.52亿元、32.06亿元和21.0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43亿元、7959万元、-7.23亿元和2338万元。

也就是说,从2014年以来,公司巨亏20多亿元。那么,这与A股的三年连续亏损退市制度是否有关联?“扇贝跑了”的闹剧频繁上演,是不是上市公司规避ST和退市风险而进行的财务调整和利润调节手段?

由于獐子岛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水产品养殖,特别是底播增殖这种将苗种放回海底的粗放式养殖方式,使得第三方难以审计检测具体数量,更何况海上养殖极高的专业性与复杂性,对公司经营的监督形成了极高的壁垒。前几年,獐子岛存货金额不断攀升,而且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表现欠佳,公司现金主要靠筹资活动现金流支撑。

目前,对獐子岛的调查还没有结果。多年来,獐子岛巨额亏损疑云重重,难免让人产生诸多联想。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需要监管部门及时公布调查结果,给公众一个权威的结论。

(第一财经日报作者:朱邦凌系资深市场观察人士)

责编:李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