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最热门的话题应该就是平潭大量鱼类死亡的事情了,近日记者也陆续接到爆料视频称平潭有大量鱼类离奇死亡,密密麻麻的真鲷鱼、龙胆鱼尸体漂浮在海上,场面触目惊心!

龙海地处九龙江下游,这条福建境内仅次于闽江的第二大河流,在博平岭山脉与戴云山脉的夹击下,由干流北溪和支流西溪、南溪在龙海境内汇合,向东注入太平洋。河流入海口的有机物质和无机盐类让浮游生物大量繁殖,再加上台湾暖流和沿海寒流的交汇,从而形成了渔获量丰富的闽南渔场。

“梦到小龙虾需要解救,花了七八万元买下整个市场的小龙虾,到湖里放生”“买来1000多条锦鲤在公园放生,却被水流冲回岸边,在草地上活蹦乱跳”……近日在全国,令人啼笑皆非的“放生”闹剧层出不穷。

平潭苏澳某村的养殖区鱼苗也出现大量死亡,这对于养殖户们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成片的鱼儿死亡,养殖户们心都碎了,真的好可惜!

摄影:陈广程

在上海,民间“放生”同样规模庞大。据了解,本市每年民间“放生”次数逾千次,投入资金超过千万元。然而,其中多数行为缺乏监管,不科学、不规范,不仅没有起到正面作用,反而给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别让好心办了坏事,放生变成杀生”。

昨天,平潭综合实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也发布了一则通告:

陆地上的人可以发展农业,而岸边的人则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海洋。龙海一带自古就是渔业发展的重镇,沿江、沿海的人们也都以捕鱼为生。据史料记载,在宋代天圣年间,龙海沿江沿海之处就已有“疍船争送早鱼归”的场景。这里描述的就是连家船民,即人们常说的“疍民”。疍民终日生活在船里,漂泊水上,九龙江沿岸的疍民,直到新中国成立前都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生活状态。

闹剧不断

广大经营者、消费者:

和九龙江沿岸一样,沿海的岛美、浯屿也是重要的渔民聚居地,同时又是当地最靠近外海的渔村,直接面对广阔的台湾海峡。至清代时,浯屿岛渔民就已远征到了温南渔场。

这个4月,“放生”闹剧不断。

近期我省沿海区域进入赤潮易发期。5月24日,我局接到区海洋与渔业部门通报,受米氏凯伦藻影响,苏澳龙头海域出现鱼类死亡现象,该海域进入临近赤潮重点监测预警状态。赤潮将造成海水污染、进而影响鱼类产品质量,食用受赤潮污染之鱼类产品极易引发人体食物不良反应。目前,苏澳当地政府已及时组织无害化处理。为防止个别人违规将死鱼上市流通,影响公众饮食安全和身体健康,我局提示广大经营者、消费者做到:

近代以后,钢制渔船渐趋取代了传统木船,让远洋捕捞更为可行,围网、拖网等捕鱼技术的发展,鱼价格的不断上涨,更是让龙海渔业成为本地经济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4月初,有人在澜沧江边“放生”蛇的消息掀起热议。据云南景洪市通报,黑龙江男子岳某花5000元购买了约40公斤蛇,又花11000元购买了罗非鱼、鳝鱼、泥鳅,邀约5人在景洪澜沧江边“放生”。岳某在景洪市做房地产生意,此次购进并“放生”大量蛇,是祈求获得财运。

一、各经营企业、餐饮单位要严格落实食品采购索证索票和进货查验制度,严禁采购和制售来源不明、受赤潮污染的鱼类产品,以杜绝苏澳海域受污染养殖鱼类进入销售市场。

摄影:马海燕

无独有偶,有媒体称在吉林长春市,有人购买大量鱼、小龙虾和大闸蟹,于长春西湖及同心湖“放生”。由于水温太低,小龙虾在岸边爬行,大部分被围观的村民打捞或捡走。据称,男子说“小龙虾托梦了,梦见漫山遍野的小龙虾需要解放”。

二、各经营企业、餐饮单位、消费者在购买鱼类产品时,应尽量选择去大型、正规的超市或市场购买,避免购买来自赤潮预警地区和价格明显偏低的鱼类产品。

穿过岛美村,视线忽然开阔起来,星星点点漂在海上的渔船,渐次展开在画面中,伴着轻微的鱼腥味,一条似乎没有尽头的弯曲小路,一直向前延伸入海。除了一条正泊在岸边卸货的小渔船,这里没有任何码头的标志,千百年来,这里就是从岛美通往浯屿的水路。而我所要去探访的这个浯屿,也正是整个龙海渔业的一道缩影。

长春男子“放生”小龙虾、大闸蟹。网络图

三、赤潮易发期,各餐饮主体在重大活动保障时及农村大型聚餐中不得购买使用受赤潮污染海域的鱼类产品。

战略意义上的浯屿是海上门户,但对于岛上的人来说,要在这里谋求生计,除了四周的茫茫大海之外已经没有退路。虽然是孤零零的一个海岛,但是老天爷却也给岛上的人们留下了一条谋生之路。浯屿岛毫无遮拦地面对着广阔的太平洋,周围的海域为咸淡水交汇区,丰富的有机物和有营养的水体,让他们拥有比岸边居民更好的捕鱼条件。

盲目、无序“放生”野生动物、外来物种,不仅涉嫌违规甚至违法,而且也影响生态环境,造成社会困扰。不久前,南京玄武湖景区管理处在网上发布了《致玄武湖放生者的一封信》,呼吁市民不要擅自在景区放生——

四、广大消费者在采购时,要注意留存相关采购凭据。烹饪鱼类产品时,务必煮熟煮透,尽量减少食用频率,单次食用量不宜太多。

随着客轮慢慢接近浯屿,逐渐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渔家气息:数十艘未出港的新式钢造渔船整齐地停在岸边进行检修,船头写着“闽龙渔”的字样;岸上的渔家女们,三五成群地坐在门口小板凳上修织渔网,边晒太阳边唠家常,还有的背着待哺的婴儿;海鸥、白鹭偶尔划过天际,像电影画面一样落在船上,装点出一幅千年未变、岁月静好的渔家图景。

玄武湖中漂浮的死鱼。现代快报

五、若发现市面上有问题死鱼销售,请及时拨打12315反映情况。

摄影:陈海山

“近期发现许多市民来玄武湖大量放生,湖岸出现了较明显的死鱼情况。根据长期的管理经验,市民购买来的放生鱼类难以在玄武湖成活。放生后出现了鱼类死亡,违背了放生者的初衷,还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玄武湖的水生态环境。”

平潭综合实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浯屿虽小,然而因为渔业的发展,岛上人的生活看上去安定而有序。小岛中间高,四周低,由无数条没有名字的羊肠小道结成路网互相通达。这些年来,不少赚到钱的渔民都盖起了小洋楼,取代了老式的石头房子,密密匝匝地让小路更难见天日。这不禁让人心生感慨,可见岛上房屋的翻新速度与渔民的收入程度是密切相关的。

规模巨大

2019年5月24日

浯屿的渔排离码头很近,100 多米的距离,搭乘摆渡船过去,片刻就到了。

在上海,民间“放生”也逐渐增多,规模越来越大,而且绝大多数未向渔业主管部门报备。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鱼苗的大量死亡?

岛上人告诉我说,渔排养殖是龙海渔业一个很重要的部分,而浯屿的渔排数量也是龙海最多的。在去年莫兰蒂台风之前,浯屿岛的渔排数量已达到了4190
口,岛上有60
多户渔民以此为生。而在台风过境后,整个浯屿岛的渔排毁于一旦,连一口都没剩下,全村渔排损失上千万。

相关部门透露,沪上每年民间“放生”次数逾千次,投入资金超过千万元。“民间放流每月都有各种活动,难以掌握具体数量,保守估计投入达到三五千万元,远超农业、渔业部门的增殖放流。”

为此,记者致电了区农发局海洋与渔业技术中心的负责人,据负责人透露,此次事件其实是由于赤潮爆发导致的大量鱼类死亡。随着海水的富营养化,加上气温升高,特别是高密度的海水养殖,造成沿海地区经常爆发不同程度的赤潮。

摄影:马海燕

同时,民间“放生”由于随机性强、参与度高、范围面广,也导致管理难度大。在城市公园、河道、湖泊等水域都存在“放生”行为,且缺乏相关的管理和处罚依据。

赤潮 网络图片

从远处看去,渔排就像是倏而凭空从海上冒出的小房子。用来休息的活动板房约莫5
平方米大小,最多能容纳两个人活动。一席卧榻、一方茶几、几把椅子、一个小小的简单的煤气灶,肚子饿了可以做点简单的面食。泡工夫茶是在渔排上唯一的消遣,不干活的时候,几家渔排之间会来回串门。

老年人行动不便,委托他人帮助“放生”,“只需要付钱就行了,拍回视频和图片”;“放生”活动多、频次高,甚至催生职业“捞鱼人”,“你在上游刚放生,我就在下游撒网捕鱼”……

科普时间:

渔排主要由一口口网箱构成。每口网箱的大小约为330
厘米见方,由抗风力强、柔韧性强的白桉绑接而成,每块桉板的厚度在8
厘米左右,足以对抗7级以上的风浪。旁边延伸出的一个“棚户”是渔排上最大的空间,摆着两个冷冻柜,主要用来贮藏喂鱼的饵料。每天清晨和黄昏,金辉要从冷冻柜里抓出50
斤以杂鱼为主的饵料,经过简单的清洗和挑选后,放入旁边的搅拌机里磨成料浆,再用一柄长勺给鱼儿喂食。

“民间放流的人群,有居心向善的民众,也有谋利敛财的团队,需要严格区分。”据了解,民间“放生”已经形成了地下产业链,专门承包各种放生,打着“行善”的幌子,借宗教之名,行谋利之实。“不为鱼,不为信仰,不为善男信女,只为自己赚钱。”

赤潮又名红潮,是一种水华现象。它是海洋灾害的一种,是指是在特定的环境条件下,海水中某些浮游植物、原生动物或细菌爆发性增殖或高度聚集而引起水体变色的一种有害生态现象。

一勺下去,密密麻麻的鱼儿浮出水面。一口网箱中饲养的鱼苗大概在两万条,以本地常见的真鲷、鲈鱼、春子鱼为主,偶尔也会搭配养一些黑包公、石斑这样售价较高的鱼。选择养哪些鱼,第一要看适不适合这个海域,第二也是由市场需求决定,像本地人常吃的真鲷就是饲养的主力军。

“放生”不易

一、大量赤潮生物集聚于鱼类的鳃部,使鱼类因缺氧而窒息死亡

摄影:梁艺栊

“放流是一项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工作,并不是将鱼类抛入水中这么简单。”民间放生时,由于专业知识的缺乏,放生外来种、转基因种、杂交种、凶猛鱼类等现象时有发生。

二、赤潮生物死亡后,藻体在分解过程中大量消耗水中的溶解氧,导致鱼类及其它海洋生物因缺氧死亡,同时还会释放出大量有害气体和毒素,严重污染海洋环境,使海洋的正常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的破坏。

农民在陆地上春播秋收,好歹是半年左右的光景就可以收成。渔排养殖的时间更漫长,一年之中有冬、春两次投放的时间。因为水温更适合鱼苗生长,渔民一般会在春季进行大量投放。以真鲷为例,每年农历三月下苗,要经过漫长的15
个月,鱼苗才会从指甲盖大小长到十多斤。

例如,“放生”外来种巴西龟、牛蛙、清道夫等,对本地生态造成影响;“放生”杂交种锦鲤、异育银鲫等,可能造成自然水域鱼类基因混杂、本地种退化;“放生”凶猛鱼类黑鱼、雀鳝等,可能破坏原有的生物链,影响其他鱼类的生存。

三、鱼类吞食大量有毒藻类。

在这个过程中,每年的夏天不仅是渔民也是鱼类最难熬的季节。当海水温度上升到30
摄氏度时,鱼会大量死亡,直到挺过这段时间,渔民悬起的心才可稍稍放松。直到长到可以售卖的十来斤,就有专门的鱼贩子来收鱼,再转手卖给批发商流入市场。即便渔民们错开鱼苗投放的时间,最短也要经过6
个月才能看到经济成效,而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漫长的投入、昂贵的饵料,以及日夜不停地照顾……

01

四、有些藻类可分泌有毒物质使水体污染导致鱼类死亡

每扩出一口对他们来说都是艰辛的,虽然意味着能带来几万元的收入,但也代表着前期更巨大的投入,以及更多精力的耗费。他们说,做渔排命苦,看天吃饭,但是等老天爷发了怒,来了台风,也只能听天由命,吹走便也吹走了。

外来种

海都君提醒

摄影:黄恒日

巴西龟:食性凶猛,威胁其他物种生存,传播疾病。

1.本次鱼苗是因赤潮爆发造成的缺氧死亡,请大家不要谣传!

渔排养殖人正试图在灾害过后恢复元气,而出海捕鱼的渔民们也还在面临渔业资源日益减少的窘境。因为早年间不加节制地酷渔滥捕,渔业资源遭受了严重破坏。休渔期在政府的控制下不断延长,远洋捕捞也已发展起来,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这两年来,浯屿岛已开始着力发展第三产业,依托渔排养殖,借鉴台湾澎湖休闲鱼排的模式,加入旅游休闲和体验的元素,做起了“海上牧场”,供游客垂钓娱乐,但去年的一场台风却让海上牧场荡然无存。对于以浯屿为代表的龙海渔民来说,从连家船式的生存挣扎,到近代渔业的发展带来的美好光景,他们实现了生活上的蜕变。当其生计面临着不可抗的天灾和历史遗留的人祸的双重威胁时,这样的渔村生活显得如此脆弱和珍贵。

淡水白鲳:凶猛鱼类,破坏生物多样性。

2、为确保群众饮食安全,有效预防贝类毒素,各经营企业、餐饮单位、消费者在购买贝类等水产品时,应选择去大型、正规的超市或市场购买,尽量避免购买来自赤潮地区的贝类。

撰文:黄达隆。内容来自:《风物中国志.龙海》对原作有部分删改

小龙虾:擅长打洞,破坏农田,威胁水库或大坝。

沿海地区的消费者在毒素暴发高峰期不要采捕和购买食用野生的贝类。

福寿螺:污染水体,传播寄生虫,引发脑膜炎。

转发、扩散给更多人!

清道夫:大量吞噬鱼卵和鱼苗,现已对珠江生态造成不良影响。

来源:平潭早知道、平潭市场监管

雀鳝:世界十大凶猛淡水鱼类,卵有剧毒,有“淡水鱼杀手”之称。

02

杂交种

锦鲤

异育银鲫

“哪怕符合苗种规定,但各项指标达不达标,例如是否有药残,是否有疫病?”市渔政处提醒,对于放流鱼苗,应当进行种质鉴定、药残和疫病检测,确保水域生态安全。

每年2月16日至5月16日,是上海内陆水域和黄浦江为期三个月的禁渔期,渔业部门通常选择在此期间放流,将禁渔管理与增殖放流结合,确保放流鱼苗有充分的休养生息时间,提高野外存活率。

上海市主要放流区域

放流前,渔业部门对放流水域水质情况进行检测,确保水域环境适合鱼类生长。城市公园、污染水域不应成为“放生”场所,城市公园一般是封闭性的水域,不适合过多鱼类生存,大量“放生”不仅会造成鱼类缺氧而死亡,而且影响水质环境和城市景观。

合力规范

科学放流,有助养护渔业资源,保护水域环境。今年,上海计划放流各类苗种超过1亿尾,放流品种20余种。哪些物种适宜增殖放流?常规包括经济物种和珍稀濒危物种。

经济物种:青、草、鲢、鳙、鲤、鲫、中华绒螯蟹、细鳞斜颌鲴、黄颡鱼、日本沼虾、三角帆蚌、背角无齿蚌、长江鱼危鱼、拟穴青蟹、三疣梭子蟹等;珍稀濒危物种:中华鲟、脂胭鱼、海龟、松江鲈鱼等。

在上周的淀山湖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动,选择鲢鱼、鳙鱼、鲤鱼、鲫鱼等放流,能大量滤食和摄食藻类、浮游生物和有机碎屑,净化和改善水质。

“应当承认放生者的善良发心,多从加强不同团体协作、健全法律等角度去推动合理放流。”相关人士指出,一方面制止借“放生”活动敛财的行为,另一方面也要依据国家法律和科学方法,规范“放生”活动,促进健康有序进行。

淀山湖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动。市渔政处 供图

针对“放生”活动的新情况、新问题,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也曾经发出倡议书,呼吁“智慧放生”“理性放生”“科学放生”“随缘放生”等理念,倡导科学智慧的护生理念,让善行真正结出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