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与科学两者的关系就像婚姻。倘若尖锐对立,一拍两散,最终只能落得悲剧收场;而恩爱和睦,则是一部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经典电影的必备条件。不过正如普天下所有夫妻一样,马勺没有不碰锅沿儿的时候。如何协调两者关系,的确需要个好“媒人”。

流量明星黄子韬“自嘲”微博引热议 靠圈子吃饭能一劳永逸吗 文艺“破圈”进行时

中新网11月7日电
6日零点,吴亦凡全新原创单曲《贰叁》发行,这是继《大碗宽面》、《破晓》之后,吴亦凡2019年的又一力作。当天,他在北京举行新歌秋日乐享会,其好友导演车澈担任主持人,两人畅聊音乐理念。

近日开幕的中国科幻大会上,中国科协决定正式启动科技与影视融合平台建设,着力打造科技工作者和电影工作者的合作平台。这个平台恰巧就是两者需要的“媒人”。

鹿晗

吴亦凡

一部经典电影的诞生离不开科学上的精准。2014年,天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为了让《星际穿越》中黑洞的镜头更加传神,特地聘请了天体物理学家基普·索恩(2017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帮助计算机特效模拟出真实飞船穿越黑洞的镜头。科学家与特效人员巧妙地用弯曲的光线模拟出了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镜头。

易烊千玺

吴亦凡新歌《贰叁》糅合了古风与说唱,推出后即刻引发热议、收获众多好评。问到为何选择这样的歌名,吴亦凡直言:“当时做完小样的时候,这首歌就存档叫贰叁。后来觉得这个名字跟音乐的意境非常吻合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就以它命名吧。”

为什么许多伟大的导演不惜代价和金钱,始终痴迷于追求科学性、准确性?这要从电影本身的魅力说起。从卢米埃兄弟的《火车进站》算起,几乎所有优秀的电影都用神奇与奥秘牢牢地吸引着人们的关注。随着工业革命与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来临,人类开始进入到读图时代、视听时代。电影无疑是展现时代背景、个人才华的绝佳舞台。在这个舞台上,科学真实性将会带来巨大的收益。

黄子韬

分享会上,《贰叁》的微电影也首次曝光,该片讲述了一段穿越生死的旷世情缘,木村拓哉女儿木村光希担任女主角。

首先,收益直接体现在文化方面。科学准确、制作精良的电影无疑会传遍全球,有利于展示民族文化——印度宝莱坞就非常出色地完成了这项任务;再者,具有科学准确性特征、品质过硬的电影还能够获取巨大的经济利益。这一点,好莱坞成熟的工业体系俨然成了印钞机就是明证。反之,随着人们欣赏口味的愈发提升,真实性差、禁不起推敲的电影毫无疑问会迅速沦为影迷吐槽的对象,一旦口碑崩坏,两者都无从谈起。

导演、编剧王超

吴亦凡(左)和木村光希

当然,制作电影的导演、编剧毕竟不是科学家,很难说一部电影会拍得十全十美。1998年上映的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就被一位天文学家指出存在破绽:沉船时,天上绝美的星河令人陶醉,但星星们出现的时机、位置甚至整个背景都不准确。一向以注重细节著称的卡梅隆坦言自己对此耿耿于怀,直到2012年重新上映时,他终于有机会修正这处瑕疵。

导演、编剧李冯

采访中,吴亦凡大赞光希气质特别,并坦言二人第一次合作拍摄非常愉快,但由于时间很紧张,需要很快进入状态,所以存在很大的挑战性。而光希则透露自己在MV中饰演一位盲人,拍摄前需要好好揣摩准备。

实事求是地说,就电影科学性表现出的差距而言,其主要因素并非美国导演科学素质更加过硬,而是好莱坞提供的工业体系更加完善——好莱坞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由科学家、工程师组成的协会,专门为剧组提供科学方面的咨询。

11月5日,歌手黄子韬的一个“自嘲”微博引起了互联网上的热议。人们称这个微博表达了流量明星黄子韬要打破“饭圈”的决心。饭圈、朋友圈、舒适圈、学习圈……生活在当下的人们,都离不开自己的圈子。但是“圈子”真的能给人带来一劳永逸的功利吗?在文娱领域,从流量明星到行业操盘者,越来越感受到了既定“圈子”所带给他们的压力,无论是格局还是眼界。文艺,一旦变成了“圈子文艺”,无疑便是给自己套上了绳索。破圈,已经成为了文娱领域有志人士的共识。

值得一提的是,乐享会除了在北京的主会场外,还分别在上海 、广州
、成都在三个城市设立影院分会场,通过实时直播的方式,让粉丝们与吴亦凡零距离互动。此外,当天恰逢吴亦凡29岁生日,在乐迷的祝福下,唱片公司环球音乐高层为吴亦凡送上蛋糕庆生。

如今,我们也有了这样一个好“媒人”,相信我们的电影尤其是科幻电影,能够早日诞生出科学上“无懈可击”的经典作品。

打破“饭圈”

责任编辑:刘迅

责任编辑:刘迅

流量明星们的无奈

11月5日凌晨,黄子韬发文称:“这么多年了,这首长达五分多钟的《最好的我们》不打动除了粉丝以外的人的话,我真的失去私心好好当个××去吧……”

随后黄子韬在评论区感慨自己做音乐这么久、付出那么多,却没有一首出圈的歌。随后,黄子韬将这条微博删除,但还是被粉丝疯狂转发评论,随之关于流量艺人的状态以及如何出圈等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黄子韬专辑受追捧

圈粉无数

黄子韬自出道以来就备受争议,但在做音乐方面他的确够努力,并且一直推崇C-POP的理念,有一段时间他甚至将微博更名为“CPOPKing-SwaggyT”,自称中国流行乐之王,一度引起“轩然大波”。

黄子韬2012年随组合EXO-M正式出道,并发行首张迷你专辑《MAMA》,同名歌曲在酷狗上有中文、韩文、英文等多个语言版本。2015年他与韩国SM公司的合约到期后没再续约,而是自己成立了Z.TAO工作室,还发行了首张个人数字专辑《T.A.O》,该专辑一经发行便刷新内地数字音乐专辑首日销售最高纪录。黄子韬也凭借歌曲《Yesterday》获得CCTV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周冠军。

2016年,他的专辑《The
Road》上线酷狗引来粉丝疯狂追捧,其中专辑单曲《Underground
King》令他再度获得CCTV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的周冠军,在引发热议的同时,再度圈粉无数。

甩掉“流量艺人”标签

谈何容易

但黄子韬身上最引人注目或者众所周知的标签,不是歌手,也不是演员,而是“流量艺人”。

不得不说,这样的标签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他音乐的传播,很多受众对于“流量”这两个字,似乎有着天然的免疫,也许偶然间听到了,可能也只是一听而过,即便宣传力度再大,也抵不过固有印象下的自然封印。所以即便粉丝有能力将偶像送上榜单,也很难让偶像的音乐真正走出“饭圈”、走进大众视野。

流量艺人的基本标志就是年轻、颜好,他们可以通过强大的粉丝应援,分分钟就上热搜,有作品能上,没有作品发张自拍也能上。有时候这样的关注度还能转化成销量、收视率等。然而在大部分人印象中,流量必定和实力无关,在专业、实力和作品面前,流量变成了最虚无缥缈的东西。

流量是把“双刃剑”,其实不止是黄子韬,很多流量艺人对于自己“流量”的标签,都是又爱又恨,他们也都明白,流量不能一直有,而寻求转型摆脱流量的标签和束缚才是当务之急。

当年的顶级流量鹿晗,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在调整心态的同时,自组工作室,并且有意识地减少了影视工作的数量,工作节奏也慢下来。

近期偶像组合TFBOYS成员易烊千玺凭借电影《少年的你》脱颖而出,他的表演获得各方好评,令人刮目相看。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类似的音乐作品,但可以说他已经迈出了摆脱流量标签的一大步。

但这条路漫漫又长远,真正甩掉标签、跻身实力派谈何容易。黄子韬凌晨发的微博引来了许多争议。11月5日下午,他又发了一篇微博称:“以后微博我不会再自己发我自己想发的我东西了,对我而言这是广告、营销、热搜、虚假、负面、推广的天下……我退出,这是我最后自己发的微博……”

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供图/视觉中国

走出“舒适圈”

文学与影视如何转换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