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开放的海水养殖中心切割缎带,用于生产巨型蛤蜊种子

由于过度捕捞、生存环境遭破坏等原因,享有“长江三鲜”美誉之一的长江刀鱼正面临着严重的种群危机。为此,国家相关部门已规定,自今年2月1日起禁止刀鲚、凤鲚、中华绒螯蟹三种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

自环保禁养行动轰轰烈烈地开展开始,各地大大小小的畜牧养殖场有相当一部分受到了波及,我们接触和代理维权的很多养殖场主和企业主都反映,地方上普遍存在以环保禁养的名义低价甚至零补偿拆迁养殖场的情况,严重损害养殖场主的财产权利,也给畜禽养殖行业的正常发展造成了恶劣的负面影响。

根据海洋资源总监Leon
Remengesau的说法,帕劳新开辟的巨型蛤蜊种子海水养殖中心在生产和设施方面是世界上最大的。

随着野生刀鱼“禁捕令”的颁布,一些偏爱“这一口”的老饕未来再想一饱口福,唯一的选择只剩下了人工养殖刀鱼。

其中有一类很典型的违法零补偿拆迁,就是征收方利用养殖户对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缺乏认识和了解的弱点,给养殖场扣上“违法违规”的帽子,要求养殖户直接将养殖场关停且不予补偿。我们接下来要提到的这个案子,就是这样的情况。

新的帕劳海水养殖示范中心位于科罗尔的马拉卡勒,于4月12日举行了正式的开幕式。它有三种巨型蛤蜊幼苗,用于出口和国内市场。

那么,刀鱼养殖难度何在?人工刀鱼与野生刀鱼口感上有没有差别?人工养殖刀鱼是否具有大规模量产的可能性?

案情梗概

该设施的建设是通过日本政府的赠款建造的,耗资660万美元。
它的目标是有超过一百万棵幼苗,目的是分发给当地农民和国外,并将作为当地人和游客的教育设施。

刀鱼是一种洄游鱼种,有江刀、海刀和湖刀之分,其中尤以每年二三月份由海入江,逆流而上到长江中产卵的江刀为最佳。据说,游至长江入海口淡海水交界处的刀鱼,肉质最为鲜嫩。“刀鱼性子烈,出水不久就会死,使得刀鱼的养殖环境难以模拟。”有关专家指出,刀鱼的生长既需要咸水,也需要淡水,再加上其生命极其脆弱,人工繁殖难度可想而知。

刘女士是安徽省蚌埠市某村村民,2001年响应地方政府“大力发展养殖业”的政策号召,在当村承包了十余亩土地,用于开办经营养鸡场,至2017年被划入关停拆迁范围时,其养殖规模已经达到了肉鸡和蛋鸡共计近十万只,且生产投入仍在不断扩增。

自然资源,环境和旅游部长Umiich
Sengebau在4月12日剪彩仪式上的演讲中表示,巨型蛤蜊是“帕劳人国内粮食安全和手工生计的重要物种”。

刀鱼苗种实现量产 去年培育26.2万尾

就在刘女士抱着配合政府关停禁养工作的心态,主动与征收方接洽和协商关停补偿事宜的情况下,刘女士却接到征收方的通知,因其经营的养殖场缺乏城乡规划部门颁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其养殖场房属于违法建筑,不予补偿。

“这个新的PMDC将在支持我们生活的这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促进生计,多样化,并加强我们为居民和来访人群提供新鲜,可持续发展的当地特产的能力,”Sengebau说。

上海水产研究所苗种技术中心距海边不足1公里,养殖区域靠近入海河流。在其养殖基地,300亩的鱼塘被划分成不同区域,有的格子里填满了海水,有的用淡水养殖,大一点的刀鱼在露天水塘里,还有一部分幼苗则养在室内水泥池里,池中放置着供氧和调节温度的设施。

律师说法

Sengebau补充说,该设施是政府促进该国粮食安全的具体示范。

“这样的环境是为了更好地模仿刀鱼洄游生态状态”,苗种技术中心主任施永海介绍说,上海水产研究所苗种技术中心成立于2008年,当时主要是为了填补海水鱼类养殖种苗的供应空白,所以选择了刀鱼等作为研究对象,进行人工繁殖和苗种培育的科研攻关。

养殖场正常经营了十余年,甚至还曾经受到地方的表彰,从来也没有人说过自己的养殖厂房是违建,怎么一遇到拆迁,养殖场就变成了缺这少那、不予补偿了呢?

与此同时,Remengesau主任表示,目前在该中心培育的幼苗将在9月份前分发,预计它们的长度可达3厘米。

“从2008年开始研究刀鱼,我就基本住在了这里。”施永海说,2011年,刀鱼野生亲本繁育苗种终于获得成功。2013年首次实现刀鱼苗种规模化生产,2018年上海水产研究所苗种技术中心成功培育出26.2万尾苗种。“最新技术可以达到客户想要多少苗种,我们就可以提供多少。”

相信不仅案例中的刘女士,还有许多有类似遭遇的养殖场主都有同样的疑问。实际上,实践中养殖场一经关停就变“违建”的案例并不在少数,各地方都曾出现。要想明确自己的养殖场究竟是不是因为“少证”而属于违建,就要弄清楚征收方指出的“无证”是什么证,究竟是不是养殖场应当依法办理而没有办理的。

根据Remengesau主任的说法,海外巨型蛤蜊的主要市场是德国,法国和加利福尼亚。
通过水族贸易,一个农民每年可以赚取高达80,000美元。

对于苗种的使用,上海水产研究所苗种技术中心有着严格的计划。据了解,每年大概有七八万的苗种增殖放流,这些苗种往往会被放流到长江口区域。同时,上海水产研究所苗种技术中心还承担着刀鱼养殖的推广任务,每年约有五六万条赠送给养殖户,剩下的一部分供应研究所自行养殖研究。满足了以上科研任务之外,如果还有多余的苗种,这部分养殖的刀鱼也会向市场进行销售。

根据《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因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办理农用地转用手续。建设单位向土地主管部门申请征用、划拨和有偿使用土地的,须根据《城乡规划法》的相关规定,向城乡规划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施永海说,“把部分养殖刀鱼投入市场,也是希望消费者尝到我们培育的江鲜。至于达到扩大规模量产的状态,还需要实现饵料的科研突破。”

那么养殖场建设是否需要这些许可和审批手续,就成了争议的核心问题。根据《土地利用现状分类》及国土资源部、农业部于2010年发布的《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的相关规定内容,设施农用地全部按农用地管理,坚持农地农用。设施农用地与耕地、园地、草地等并列,均属于农用地。按照此分类原则,设施农用地中无论是直接用于农业生产的生产设施用地还是其他附属设施用地,均按农用地管理。

养殖刀鱼成本高 每年仅有三四千斤上市

另《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进一步支持设施农业健康发展的通知》中也进一步明确了设施农业项目区域内直接用于农产品生产的生产设施用地,以及直接用于设施农业项目的辅助生产的附属设施用地的划分,并强调设施农业用地要按农用地管理。

在很多吃货眼中,拥有数十万大小刀鱼的上海水产研究所苗种技术中心可谓“身价百万”,然而施永海表示,从成本角度来说,尚未大规模量产的刀鱼养殖其实是一个“亏本买卖”。

也就是说,这类畜禽养殖场及附属处置生产设施用地本就是农用地,没有改变土地的性质和用途,不需要办理农用地审批手续,也不需向城乡规划部门申请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众所周知,野生刀鱼天性暴躁、娇气,离开水面见光就死,乱撞渔网鳞片掉落也会致死。在养殖基地里,经过驯养的几代刀鱼已经变得温柔了很多,尽管如此,工作人员还是小心翼翼地带水操作。

当然,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根据相关规定,生产设施占用耕地的,需要根据情况在生产结束后由经营者负责复耕;附属设施占用耕地的,有经营者按照“占一补一”的要求负责补充。

“大家很难想象,养一条刀鱼至少需要3年时间,投入成本需要800—1000元。”施永海说,每年仅有几千条人工养殖刀鱼能进入市场,而且大多销往一些中高档饭店,一共下来大概有三四千斤。他粗略算了一笔账,目前一条能够上市的刀鱼需要养殖到2两以上,各种成本相加得800—1000元,而市场上一斤人工养殖的刀鱼售价在1000—1200元,按每斤4条算,每条最多也只能卖到300元,投入与产出的差距可想而知。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征收方以畜禽养殖场没有建设用地相关手续,显然是缺乏法律依据的,征收方由此提出“不予补偿”的,或要求养殖户限期自行拆除的,养殖户有权拒绝,要求征收方给予合理、合法的补偿。

不仅如此,刀鱼的成本还体现在时间和场地的巨大投入上。“刀鱼生长非常慢,从幼苗到能够上市销售至少需要2—3年。而且刀鱼只吃活鱼、活虾,一亩刀鱼鱼塘需要配备三亩的饵料塘,养殖成本高达一般鱼类的8—9倍。”

律师点睛

“长江刀鱼禁捕后,养殖刀鱼价格应该会上涨。”在施永海看来,随着“禁捕令”的落实,人工养殖刀鱼的市场需求会更加旺盛,刀鱼养殖行业未来前景乐观。施永海透露,由于刀鱼的上市季节性很强,集中在“清明”前后,目前市场方面的反馈还没显现。

随着设施农业的发展,为了适应现代农业发展需要,国家一直在明确和规范相关的管理政策,为进行设施农业生产的农户提供便利。然而为加快关停拆迁进度,压缩征收补偿成本,地方政府部门往往会以非法用地、厂房违建、缺少用地和建设审批许可手续等理由,以拆违等名义对养殖户实施无偿关停拆迁,严重损害养殖户的合法权益。

人工养殖刀鱼口感不差

为避免更多类似情况发生,我所律师建议大家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为维权做好未雨绸缪的工作,尽可能降低承受更多损害的风险:

上海市农业农村委水产办副主任陈杰说:“近年,在长江口划定的野生资源保护区基本覆盖了刀鱼生存区域。相较于国家‘禁捕令’,上海已率先全面退捕刀鱼。”

首先,在征拆开始前,养殖户要自查自己经营的养殖场是否存在真正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或者审批许可要求的事由,有需要依法办理补正手续的,可以在专业企业拆迁律师的帮助下完成相关补正工作。

“黄河、瓯江入海口也有刀鱼,但长江刀鱼口感相对更好一些。”消费者为何对江刀念念不忘,施永海归结为“情结”。施永海说,从口感上讲,人工养殖的刀鱼与野生刀鱼相差不大,“我们曾做过测评,参与测评的人士大多数认为,人工养殖的刀鱼在风味保留方面几乎超过了九成。”

其次,养殖户自身需要明确养殖场本身的价值,在专业评估机构或人员,及法律专业人员的帮助下,通过专业评估方法计算确认养殖场的补偿价格,避免发生强拆后评估取证困难,影响公平补偿利益的实现。

“未来,我们研究的目标是如何进一步降低养殖成本,提高3两以上‘大刀’的比例,让消费者更容易地吃到刀鱼。”施永海也建议,吃刀鱼不必过于追求个头大小,人工养殖的中刀价格相对实惠,也是不错的选择。

再次,实践中类似案例中的强拆侵权情况有时无法避免,养殖户一方面要做好思想准备和心理建设,避免更多的财产受到损害,更避免在财产受损的同时让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取证存证工作,为后续维权打好基础。

最后,无数血泪教训告诉我们,以暴制暴的维权方式绝不可取,在人身安全无法保证的同时,还会让拆迁户自身承担违法犯罪的法律后果,不但不利于维权的实现,反而会让自己从有理的一方沦为受到唾弃的暴徒,得不偿失。如果养殖户积极与征收方进行沟通但难以取得维权成果的,一定要及时、主动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