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黄”刚刚登陆上海市场,海外的螃蟹们也急吼吼地开始“搞事情”了。这不,比利时政府为破坏水路系统的大闸蟹伤透了脑筋,而被称为“海洋蟑螂”的青蟹也让澳大利亚政府发布公告:全民一起来抓蟹!

经过17个月的调查,证监会针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立案调查结果出炉。因涉嫌财务造假等原因,证监会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7月10日晚间,獐子岛公告称于7月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一款从挪威进口的三文鱼被发现含有李斯特菌,新加坡食品局已指示进口商召回产品。

比利时:布鲁日运河里的大闸蟹能看不能吃

上述告知书称,经查明,獐子岛及吴厚刚等人涉嫌违法的事实包括: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獐子岛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以及涉嫌未及时披露其他信息。基于此,证监会决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新加坡食品局发文告指出,进口商Yu Fish
私人有限公司接到挪威供应商通知,一批在7月25日生产的三文鱼被发现含有李斯特菌,新加坡当局已指示进口商召回产品。已购买产品的顾客在食用前应煮熟三文鱼,烹煮过程可杀菌。

最近,大批中华绒螯蟹(也就是俗称的大闸蟹)正在比利时西北部城市布鲁日运河的河床上挖洞,这对比利时的水路系统造成了“严重破坏”。为此,当地政府不得不设陷阱捕捞这些螃蟹,以免“蟹灾”造成更大的破坏。

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不清楚是否购买受影响产品的顾客可回到零售店查询。食用受细菌感染食品可能导致身体不适症状如发烧、肌肉酸痛、泻肚子等。

图说:大量大闸蟹正在河床上挖洞。图片来源:比利时华商报

自2014年起至2019年,曾经的“水产第一股”獐子岛所养殖深海扇贝频频“受灾”。值得注意的是,7月1日,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还对外称“獐子岛用代价换来了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并且识别了这片海”。

公众在准备食物时应注意卫生、并煮熟鱼类和海鲜食品,降低受细菌感染的风险。

据比利时华商时报报道,
今年以来比利时政府已抓住了大约71.5万只大闸蟹,数量是去年的两倍。
当地环境署官员透露,这些螃蟹是跟着船只从中国迁徙到欧洲的。对欧洲而言,大闸蟹是非常危险的入侵物种,在当地没有天敌,繁衍迅速,能吃掉几乎河床上的所有东西,破坏生态平衡,还会破坏基础设施、渔具和水坝。不得已,比利时政府只能将这些被抓住的螃蟹杀死后磨成鱼饲料。

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2011年与2012年的底播海域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獐子岛集团因此巨亏8.12亿元。这一事件被股民称为“扇贝跑路”。

面对泛滥成灾的大闸蟹,许多美食爱好者纷纷从中国网友处询问如何料理。不过比利时政府提醒大家,野生大闸蟹的生存环境无法监控,布鲁日运河河床底还有重金属污染,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大闸蟹不仅有寄生虫,含有各种细菌和重金属的风险都是非常高的,所以抓到这些野生大闸蟹,最好还是不要送入口中了。

2018年1月,獐子岛再度发布公告称,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可能导致公司全年亏损。一纸公告令市场哗然,不禁发问,“难道扇贝又跑了?”
最后,公司在年报中解释称,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

图说:维多利亚州青蟹泛滥。图片来源:荷兰华侨新天地网

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上演“扇贝跑路”第三季,集团净利润亏损4314万元,理由依然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獐子岛资产总额353785.08万元,负债总额314634.69万元,净资产39150.39万元,资产负债率为88.93%。

澳大利亚:青蟹入侵,政府急了:不限量,随便抓

最近,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渔政局发布了一则公告:“青蟹在维州已经泛滥,恳求各位垂钓爱好者:不要再用活的欧洲青蟹当作饵料了!同时,除了菲利普港的潮间带以外,
全墨尔本的青蟹也请随便抓,不限量!”

据荷兰华侨新天地报道,这种青蟹
被认为是全球最具破坏力的100种入侵物种之一,
它们性情凶猛,侵略性极强,因此又被称为“海洋蟑螂”。
除了吃海洋植物以外,青蟹还会吃生蚝、蛤、贝类、小鱼等。一旦泛滥开来,就
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巨大威胁。

除了在维多利亚、墨尔本,在新南威尔士州沿海小镇Eden也发现了大批青蟹。由于这些青蟹早已被列为
“海洋害虫”, 因此,澳大利亚 渔政局出于无奈,
号召民众们积极捕捞,同时也记录下时间地点,联系当地渔政局以便跟踪。

(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