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肥猪从养殖到冷鲜肉,中间要经过至少4个环节,每个环节都会扣下一定比例的利润。那么,这些环节的利润如何分配的呢?哪个环节最赚钱?我们以当前的行情为例…
一头肥猪从养殖到冷鲜肉,中间要经过至少4个环节,每个环节都会扣下一定比例的利润。那么,这些环节的利润如何分配的呢?哪个环节最赚钱?我们以当前的行情为例,进行利润拆分。
四个环节:养殖户→猪贩→屠宰场→零售商 以一头100公斤育肥猪为例进行解析:
养殖户赚127元
据数据调查,养殖户每出栏一头100公斤育肥猪,其生产成本约为1373元,按照15元/公斤的出栏价计算,则每头猪赚127元。
猪贩赚25元
按照猪贩每次收购一车生猪100头、每头活重120公斤计算,从收购到出售给屠宰场,收购者每公斤加价1元计算,毛利润就是12000元,平均每头生猪毛利润为120元,减去运输费、食宿费、信息费、检斤和装车费、检验检疫费、死亡损失以及其他费用,收购者从每头生猪身上赚取的纯利润约25元。如果按照运输挤压致死生猪概率为运输10次发生1回,挤压致死1-2头计算,收购一趟下来,纯利润就可以达到2770元。
屠宰场赚170元
据了解,生猪屠宰行业的合理利润率为3%-5%,而有些屠宰企业的利润率高达18%。屠宰企业收购生猪的平均价格按照16元/公斤计算,每头100公斤的生猪价格就为1600元,屠宰为白条猪后,分量剩下75%,每公斤售价为20元,每头猪卖到1500元,还有内脏、板油、蹄、猪头等杂碎300元/套,再刨除每头猪30元的屠宰成本,屠宰一头猪可以赚到170元。
零售商赚315元
销售者赚取的利润是通过屠宰企业的批发价格和市场零售价格带来的,二者的差价在1.0-1.5元/公斤,比较有利于行业的生存发展,但是有些地区零售每公斤加价达到了4元。某地区一家农贸市场固定摊位的张先生介绍,他平均每天销售2个白条猪,折合180公斤,进价为20元/公斤,分割后的平均零售价格为25元/公斤。2个白条猪总共卖价4500元,再去掉成本3600元、摊位费40元、水电费15元、物业费14元、家庭用工150元、餐饮费50元,净赚631元,平均每头猪净赚315.5元。
小编计算:以一斤12块钱的猪肉为例,约0.7元被养殖户赚走,猪贩赚了约0.12元,屠宰场赚了约0.9元,约1.7元被零售商拿走。

一直以来,养猪人没有话语权。养猪人既没有自己的,有效维护权益的组织,也难以通过便捷的通道表达诉求。在各种经济活动中,也难以通过联合,协作,来保障和扩大…
一直以来,养猪人没有话语权。养猪人既没有自己的,有效维护权益的组织,也难以通过便捷的通道表达诉求。在各种经济活动中,也难以通过联合,协作,来保障和扩大自己的合法利益。更难以利用广阔的信息平台来实现自己的利益延伸。
由于需求导致供给,这许多年来也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大大小小的“养猪合作社”。但若细细的品味和考察,你就会看到一个基本上是追求“个人私利的杂货铺”。或者是一个主体上以经销饲料,赚取差价的二手贩子!这样的“养猪合作社”能够兴盛和发展吗?有的合作社,名义上是帮助养猪户贷款,但条件相当苛刻。
首先,要抽取贷款总额百分之一的好处费。然后还必须把贷款存到合作社,只能在合作社购买饲料。这就又赚了你一把。然后,还要提前还贷款利息。这几板斧砍下去,养猪人怕是早就四肢不全了!
经过养猪合作社与饲料经销商“共同”认可的饲料。整到养猪户手中,利润还能剩下多少?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唐的,荒诞的“养猪人的组织”?
其症结是广大的养猪人,在最关键核心利益上,没有自己的代言人。在相关商品的恶性竞争中,作为个体的松散的养猪户,缺乏与之抗衡的基本条件。只能受制于人!这大概是迄今为止,几乎没有成熟的成功的养猪人自己的组织的原因。
而如今,这一切似乎已经有了答案。通过广阔的网上平台,把一切的经济活动,都公开在网上。从质量追溯到价格优惠政策。都在明亮处。质量优劣,也都在公开的评论交流中得到印证。一物,一网,一天下。瞬息之间的信息流动,让你在眼花缭乱中明辨是非。今后,也许养猪业的发展会从此步入一个全新的时段。

湖北农业信息网讯:
据调查,“僵尸肉”的常见走私路径有两种,一是从境外以低价采购冻品并用集装箱发至香港,之后再发往越南;在中越边境芒街等地拆解后,再雇人以“蚂蚁搬家”的…

湖北农业信息网讯:
据调查,“僵尸肉”的常见走私路径有两种,一是从境外以低价采购冻品并用集装箱发至香港,之后再发往越南;在中越边境芒街等地拆解后,再雇人以“蚂蚁搬家”的方式将冻品运到境内。二是在境外组织冻品货源并通过海上偷运的方式,在非设关地码头进行走私进境。

6月30日,广东拱北海关宣布破获近年来最大宗冻品走私案,查获590吨冻鸡脚、冻牛肉、冻猪脚,这些被称为“僵尸肉”的冻品来自美国、巴西等地,案值约1500万元,涉税约600万元。

此前,6月1日长沙海关查获的一起特大冻品走私案,发现3个用来存放这些走私冻品的冷库,涉案冻牛肉、冻鸭脖、冻鸡爪等共计800余吨。

除长沙海关、拱北海关外,天津、沈阳、广州、南宁等海关也先后破获一批走私冻品大案。

从走私冻肉包装上的生产日期看,部分冻品的“肉龄”竟已长达二三十年。广西某口岸甚至查获了肉龄40多年的冻肉。

这些“僵尸肉”走私案的频频曝光,引发了人们对于食品安全的强烈关注与担忧,冻品走私为何如此猖獗,是什么让犯罪分子铤而走险?

“‘僵尸肉’有的来自疫区,有的早已变质,不法商贩使用化学药剂浸泡调味后改善卖相。”拱北海关缉私局政委张旭光表示,一旦食用携带禽流感、口蹄疫等病菌的冻品,轻则引起腹泻、呕吐等症状,严重时甚至会危及生命。

海关总署缉私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6月全国海关在国内14个省份统一组织的打击冻品走私专项查缉抓捕行动。目前已打掉专业走私冻品犯罪团伙20多个,查扣“僵尸肉”10万余吨,涉案货值超过30亿元人民币。

最终流向二、三线城市的小餐馆、小作坊的“僵尸肉”,是如何逃过层层监管的?

常见的走私路径是,走私人员从境外以低价采购冻品并用集装箱发至香港,之后再发往越南。在中越边境芒街等地拆解后,再雇人以“蚂蚁搬家”的方式将冻品运到境内。长沙海关破获的冻品案即采用这一方式走私入境,再运到长沙进行分销。

利用非设关地码头进行冻品走私也较为常见。拱北海关冻品走私案即采取这一方式:犯罪嫌疑人在境外组织冻品货源并通过海上偷运的方式,在非设关地码头进行走私进境,之后再运往广州、东莞等地销售牟取非法收益。

“僵尸肉”走私环节多、非法利润高,加上一些走私团伙在收取中间费用时,采用现金或网络支付,交易记录隐秘。

目前,冻品走私已经从家族式的单打独斗,变成了区域甚至全国性链条,各地冻品走私贩私人员通过微信群、QQ群等方式,形成从承揽业务到运输、清关、货物交付的“一条龙”服务。

海关总署缉私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海关将着力切断冻品走私通道,切实加强口岸监管和海、陆边境一线查缉封堵,最大限度将走私冻品堵截在国门之外;另一方面,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集中整顿冻品交易市场,通过建立完善长效监管机制,规范引导企业商户守法诚信经营。

专家表示,打击走私冻品需要海关、公安、工商、检验检疫等多个职能部门进行配合,尽管各地都成立了打击走私工作领导小组,但部门间的协作还有待提高。此外,由于冻品走私网络覆盖全国,相关省份也需进一步加强合作,从源头上阻断冻品的走私、贩运及流通,以切实保障食品安全,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