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透明度和食品欺诈是全球食品就贸易的一个主要问题。特别是价值较低的物种可能冒充为价值较高的鱼类。加拿大的一项研究发现,该国大约32%的鱼被贴错标签,另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也有类似的贴错标签率。

目前为止,CNN并没有得到关于白宫是否指示EPA解除对采矿限制的回应。但消息人士称,在那次视频会议上,EPA的法律总顾问马修﹒利奥波德(Matthew
Leopold)表示,他们已决定取消对采矿的限制,并且,不需要再进一步考虑此事。

张仲明、张仲成兄弟承包的首钢码头四号港池东南防波堤附近海域 图/财新记者
崔先康

自2000年以来,全球水产养殖业的年均增长率接近6%。

根据此前EPA的介绍,布里斯托湾流域有着世界上最大的红鲑鱼渔场。环境组织反对在此进行采矿作业,许多将鱼类作为维持生计的食物的当地居民亦如此。除此以外,许多商业人士和游钓者也反对采矿。

根据检方指控和法院审理认定,张氏兄弟等人在其养虾池和首钢码头公司东南防波堤附近海域,都对其他垂钓、捕捞人员进行了威胁、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活动。

FAIRR是一家投资者网络,专注于蛋白质供应链和全球食品系统中的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该网络发布的一份新报告中提出水产养殖所面临的困境。

CNN报道截图

检方提交的证据中,唐山港集团副书记金东光在给警方的证言中称,“张仲明、张仲成以环境问题施压,用打混凝土的石子堵路,要求当面跟公司负责解决这事的人说”,公司是“为了防止经营生产遭受更大、更长期的损失和干扰,不得已赔偿了他们”。

短期风险被确定为疾病、食品欺诈、废水和抗生素使用。

报道称,这项“佩柏金矿”(Pebble
Mine)计划,目的是在阿拉斯加布里斯托尔湾附近开采铜和黄金。

财新记者采访时确认,张家和工人多年来确实多次扣留进入海域捕捞的人员,要求缴纳罚款,对方曾报案称被殴打,强迫跪下。不过,张家雇佣的人员都表示自己只是打工,并非参加黑社会。张家人也认为,在指控时间内没有发生过黑社会常见的伤害案件,没有查获管制刀具等物品,发生纠纷时张家人也大多选择报警。

抗生素的使用通常没有许可证,它的使用是部分国家禁止这类水产品入境的主要原因。一项新的海产品进口监控计划是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推出的在2019年1月,这需要从渔场到出口国各个环节中的可追溯性。

该项目到底是什么?EPA又为何要转变立场?CNN给出了解释。

张家随即开始了在防波堤两侧的生意经营:在堤坝入口安装铁门,投放海产品幼苗,招渔民来捕捞并分成,雇佣工人看守海域,阻拦外来渔民及渔船来捕捞,等等。到了2016年,张仲成还出现在了央视《生财有道》栏目里,用一口乐亭方言介绍自己的“碧海牧场”。

来自相关团体和企业的越来越大的压力可能会阻碍水产养殖公司在沿海水域发展渔场。例如,2018年,华盛顿的州参议院投票决定是否到2025年淘汰非本地鱼类养殖场,在当地社区抗议大规模养殖鲑鱼逃逸和该行业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后,整个州都将如此。

6月27日,EPA驻华盛顿高级官员召集科学家及其工作人员参加内部视频会议,通知他们该机构立场发生转变,决定不再反对阿拉斯加布里斯托尔湾的采矿项目。

检方指控称,张氏兄弟及其家族成员以越级上访、媒体炒作等形式向乐亭县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施加压力,以阻止施工、胁迫企业工作人员等形式向首钢码头公司施加压力。

然而,尽管检测水平有所提高,同月仍有26批印度虾被禁止进入美国。这令进口商担忧,美国每年进口印度虾占其虾类总进口的32.%%。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特朗普6月底会见阿拉斯加州州长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月9日曝出一个内部消息,美国国家环境保护署(EPA)取消了此前对白令海布里斯托尔湾(Bristol
Bay)地区的采矿禁令,在这里,世界上最大的红鲑鱼(三文鱼)渔场的三文鱼,现在可真是“待宰”的鱼肉“本肉”了。

张仲成表示,让肇恒波签字顶名,本是想给自己留点私房钱,但后来事情被妻子知道,钱还是全部打到张妻的银行卡上了。

中期风险被视为社区抵抗、温室气体排放、栖息地破坏和生物多样性丧失。

报道称,EPA的官方日程表上并未出现此次会议的细节,媒体也从未报道过有关内容。

时任乐亭县副县长赵长玺的证言也显示,因建设紧急,张家一块土地上的养虾池在还未进行价值评估前就被吹填。

但是全球变暖也影响了水产养殖业,该研究估计,到2050年,由于海水温度上升,东南亚的海鱼产量将下降30%。海洋变暖和盐度水平的变化也可能导致鲑鱼疾病和寄生虫发病率的增加。

2014年奥巴马政府时期,该项目突然被叫停。因为EPA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布里斯托尔湾的一些地区,开采作业迫使河流、湿地以及其他水生资源消失、破碎化,致使鱼类栖息地完全丧失。EPA后援引《清洁水法》中的一项条款,禁止了该地区的采矿活动。

王海颖、牛玉山随后报警。出乎意料的是,这桩“螃蟹抢劫案”竟牵出了一个65人的涉黑团伙案件,涉案金额达6400余万元。张仲明、张仲成兄弟被认定为“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侵蚀讹诈国企”的黑社会组织领导者,2019年4月22日,一审认定二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非法拘禁、非法捕捞、诈骗、串通投标等多宗罪名,判决有期徒刑24年,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该报告预测藻类水华会增加,部分原因与海水温度上升有关,但也与废水径流产生的富含营养的水质有关。挪威的藻华事件在今年5月和6月导致数万吨鲑鱼的损失,北欧银行的一名分析师估计,这一损失将全球供应量的预测增长率从6.6%降至5%。

EPA的工作人员告诉CNN,他们在一个多月前、特朗普与阿拉斯加州州长会面后的第二天得知这一决定。

法院审理认定的张氏家族另一起诈骗引起了更大争议。法院认定,张家3023号土地重复获得了两次补偿款。但实际上,其中一次补偿是针对张家另一块地,土地证号为CT0156,但因为当时此块土地上的养虾池已经被吹填,无法评估,经过乐亭县政府和唐山港集团联席会议的讨论,就以面积接近的3023号土地的评估作为参照进行了补偿。乐亭县水产局原局长吴树群和时任副县长的赵长玺都在证词里证实了此事。

世界银行在2014年估计,就死亡率、库存损失和预防或治疗而言,水产养殖每年的疾病成本超过60亿美元(53亿欧元)。在智利,传染性贫血爆发造成20亿美元(18亿欧元)损失和20000个工作岗位的过剩。在挪威,由于海虱为威胁据估计鲑鱼养殖场每次收获损失约9%的收入。

然而,邓利维是该采矿项目的公开支持者,今年3月,他写信给特朗普,抗议此前EPA做出的“封杀”决定。在今年6月与总统会面后,邓利维表示,特朗普向他保证,“将尽一切努力”“合作解决采矿问题”。一些EPA官员也表示,此前EPA的决定忽视了科学证据。并且,在做出这一决定之前,特朗普政府还对EPA进行了一系列监管调整和政治任命,有前EPA官员批评,这些任命偏向行业利益,无益于环境利益。

2018年2月的一个冬日,渔民王海颖和牛玉山报警说,自己捕捞的螃蟹被抢了。

鱼油、鱼粉等预计需求将超过供应,并制约该部门的未来增长。2016年,全球约五分之一的商业捕捞鱼类被用于鱼粉和鱼油生产,饲料目前占生产成本的30%到70%,报告预测到2030年鱼粉和鱼油的价格将分别上涨90%和70%。

CNN表示,EPA这一决定是一项惊人的逆转,是一场持续了10年之久的斗争的最新进展。这对那些以环境为由反对该项目的EPA高级科学家来说,是一个“彻底的打击”。

4月22日,玉田法院依法对张仲明、张仲成等26名被告人涉黑案件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

国际水产养殖协会主任玛丽亚·莱蒂尼建议水产养殖业应对其重大的环境和公共卫生挑战,并获得符合全球标准的认证,这样才能长期繁荣。

当地时间6月26日,阿拉斯加州州长迈克·邓利维(Mike
Dunleavy)在总统的专机“空军一号”上会见特朗普。当时,特朗普在前往日本参加20国集团峰会的途中在阿拉斯加停留。邓利维的新闻秘书说,两人讨论了采矿和一项公共土地秩序问题,但他拒绝提供对话细节。

在这次涉黑判决中,张氏兄弟从政府及唐山港集团等处获得的征地补偿和赔偿款,都被认定为诈骗及敲诈勒索。

养殖鱼类逃逸被认为是对野生鱼类造成有害影响的潜在原因,也会对农民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在挪威取样的147条河流中,研究人员发现野生鲑鱼受到养殖鲑鱼基因的影响。美威被指在2018年7月损失了69万条鲑鱼,价值340万美元(300万欧元),当时一场风暴严重损坏了10个网箱围栏。报告指出,公司正在进行大量投资,以防止养殖鱼类逃脱,但表示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据CNN报道称,当地时间7月30日,EPA公开宣布,取消对一项有争议的阿拉斯加采矿项目的禁令,而该项目所在地区,也被认为是全球最有价值的野生鲑鱼渔场所在地。

但张仲明和张仲成一直喊冤,对除了非法捕捞之外的其他指控全部予以否认。两人和家人认为,涉事的海域是自己合法承包的,期间制止他人偷窃海产品,是私力救济、排除妨害,即使存在纠纷,也是民事纠纷的范围,而被指控参加“黑社会”的人员,不过是他们正常雇佣的渔民。

关于气候变化,该报告承认,水产养殖对温室气体排放的贡献没有可靠的估计,但引用了2019年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21个最大生产国的淡水水产养殖可能占全球甲烷排放的1.8%。

特朗普和邓利维图源:CNN

财新记者崔先康前往当地采访,发现整件事要从2007年讲起。

长期风险与鱼饲料、劳动条件和鱼类福利有关

唐山港集团董事长宣国宝的证言则表示,“听下面的人说张仲明等有阻工行为”,而同意张氏兄弟承包东南防波堤一事,是“下面的人被迫给他们的一个所谓的申请书上盖了一个章”。

她说:“市场还应该考虑扩大养殖去除海洋污染而不是助长海洋污染的物种,如贻贝和牡蛎。”

张氏兄弟和其他养殖户一起,曾为征地补偿问题上访、举报多年,期间项目建设一直推进。直到2013年,项目建设方唐山港集团的主要领导主动找到县主要领导,说要加快解决张氏兄弟家族拆迁遗留问题,表示愿意采取协商办法,多出钱也认可。后来,乐亭县政府和唐山港集团出钱,委托张氏兄弟找到一家咨询公司出具了一份土地及地上附着物价值的评估报告。针对报告,政府组织人员进行了“三堂会审”,对报告的数据进行了删减,最终确定了补偿数额。

张仲明的辩护律师魏汝久认为,唐山港等没有经过合法手续就征占了张仲明等人的养虾池进行施工,是典型的非法施工行为,张仲明要求停止施工和赔偿,合情合理合法。“经过反复协商最后达成赔偿协议,这是一种民事主体意识自治的行为,是合法有效的,怎么就成了刑事犯罪呢?”他对此表示不理解。

辽宁抚顺人肇恒波卷入此案的情节则显得离奇,他在张仲成的地上做生意,被叫来在一份补偿协议上签字,并未获得任何实际好处。他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不是说我们一点瑕疵都没有,但是定为黑社会就有点过分吧。”张仲明的女婿赵鹏称。

7月9日,唐山中院对此案的二审书面审理维持原判。

而张氏兄弟承包四号港池东南防波堤附近海域,也是相关补偿条件之一。2013年10月9日,张氏兄弟向首钢码头公司递交了一份“关于在四号港口池东、南防波堤两侧捕捞的申请保证书”,随后获得唐山港集团同意。

当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八。在河北乐亭唐山港集团首钢码头暗堤附近海域,王海颖和牛玉山满载着160公斤“铁夹子”和“红腿”螃蟹的渔船一靠岸,就上来一伙人,将螃蟹全部搬走。“抢劫者”声称,王海颖、牛玉山捕捞的海域由张仲明、张仲成兄弟承包,他们是在“偷捕”,要将他们“送到派出所过年”。

2013年10月,唐山港集团首钢码头公司和张仲明、张仲成等人签订了六个补偿协议,合计补偿1879.3万元。2014年1月,乐亭县国土局就因京唐港建设征收的张氏兄弟等九人名下的养虾池给予了2157.2万元补偿款。

但实际上,依据法律规定,港口水域内是禁止从事养殖、种植活动的,张氏兄弟的申请保证书中也只写明了捕捞。

(来自财新记者崔先康:调查报道《“螃蟹抢劫案”风暴》)

2007年后,乐亭县政府为了经济发展,在沿海区域大规模征收养殖滩涂用于项目建设,其中张仲明、张仲成家中拥有使用权的养虾池和滩涂被征收和占用共计1000多亩。

但征地补偿还未谈妥,项目就已开工建设。2008年,在一份国家土地督查部门转来举报信的回复报告中,乐亭县政府坦诚,在没有取得全部立项手续和用地批准手续的情况下,实施了回填土方等项目前期工程。这份报告也承认,收回虾池的补偿“与现实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基本生活水平相比,低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