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6月4日,在广东南海水产研究所的鱼池里,第一批池养的鲢、鳙鱼经脑垂体催情繁殖成功,成为中国家鱼人工繁殖的标志性事件。这一事件的主角——钟麟先生在突破家鱼人工繁殖的会战中拔得头筹。同年9月,中国科学院实验生物学研究所的朱洗先生用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催情鲢、鳙鱼也实现了人工繁殖。在此之前,1954年,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朱宁生就已利用脑垂体悬液注射取自长江的青鱼和鳙鱼催情成功。那么,在那火红年代的这场会战中,到底是谁突破了中国家鱼人工繁殖的技术呢?

法媒称,多年来,亚洲人对被誉为美味佳肴——据说还能壮阳——的干鱼鳔的需求一直是法属圭亚那渔业的福音,但由于担心鱼很快将濒临灭绝,官员们正在快速采取行动以控制市场。

9月10日,大水面生态渔业现场推进会在浙江省淳安县召开,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强调,要充分保障大水面渔业发展空间,对于近几年在环境保护督查中超出法律法规要求被迫退出的大水面渔业,要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重新恢复生产,积极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

钟麟先生

据法新社8月22日报道,苏里南犬牙石首鱼生活在加勒比海沿岸的沙质海底,这种鱼一直是重要的渔获,通常也是当地餐厅菜单上的特色菜。

会议指出,湖泊、水库等大水面一直以来都是我国内陆渔业水域的主体,大水面渔业是我国渔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时期发展大水面生态渔业具有重要意义,要准确把握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的总体要求,坚持绿色发展、合理利用,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施策,坚持科技引领、创新驱动,坚持质量兴渔、三产融合,走出一条水域生态保护和渔业生产相协调的高质量绿色发展道路。

朱洗先生在工作中

但鱼鳔,也就是鱼身上控制沉浮的一个不透明器官,催生了一项猖獗的非法贸易,如今吸引了来自邻国的捕猎者。

会议要求,下一阶段要抓紧开展摸底调查,制定本区域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规划,根据不同的大水面资源状况、承载能力确定相应生产方式,明确不同生产方式的适宜发展水域,促进大水面合理利用。要协调好生态保护与合理利用的关系,确保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不影响水域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促进三产融合发展,不断提高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强化大水面生态渔业科技支撑,加强基础理论和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建立健全工作机制,由农业农村部门会同生态环境、水利、自然资源、林业草原等部门,创新协同机制,加强执法监管,实现共建共治。

欢送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宜昌工作组刘朱陈王等四同志研究人工孵化鱼苗成功离宜临别纪念

报道称,近几年对鱼鳔的需求激增。之前对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加利福尼亚湾的一种鱼,在中国也以药用价值而闻名——的过度捕捞导致这种鱼被宣布为濒危物种。

9月10日召开的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高峰论坛在浙江省淳安县举办。此次论坛由中国水产学会、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上海海洋大学、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渔业机械仪器研究所主办。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二级巡视员江开勇,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中国水产学会站长(秘书长)崔利锋,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院长王小虎出席论坛开幕式,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中国水产学会副站长刘忠松主持论坛开幕式。

要厘清这个问题,不仅要看科学事件的先后,还要了解家鱼人工繁殖技术取得突破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圭亚那海事局副局长布鲁诺·莫林在首都卡宴对记者说,5年前新鲜的苏里南犬牙石首鱼鱼鳔每公斤售价在40到45欧元之间,“但现在我们的价格是170到180欧元”。

江开勇指出,大水面水域是我国渔业的重要阵地。但是近年来,尤其是最近两年,随着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的不断提高,传统大水面渔业遇到了一些问题。一些地方对网箱网围,甚至具备净水功能的大水面增殖业全面叫停,实行一刀切。这种简单粗暴、一禁了之的做法,不仅直接导致了产业发展的停滞,甚至倒退,也是对水域资源的严重浪费。科学、合理的利用大水面水域资源,发展大水面生态渔业,探索走出一条保护水质、适度开发、永续利用、三产融合的大水面生态渔业绿色高质量发展路子,成为摆在所有渔业从业人员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池塘养鱼在我国始于公元前1000多年,在公元前460年即有范蠡的《养鱼经》总结养鱼经验。那时养的鱼主要是鲤,并且养鲤方法传到了欧洲。养鲤逐渐成为一项生产事业,到汉代已能够进行大水面养殖。但是,到了唐代,“鲤”不幸冲撞了皇家的“李”姓,既不准吃也不准卖。于是沿江而居的老百姓只好从江中捕捞其他鱼苗放到池塘中试养,逐渐选出青、草、鲢、鳙等主养种类。这四种主养鱼现今被合称为“四大家鱼”。

干鱼鳔的价格可以达到1000欧元或更多。

江开勇强调,举办大水面生态渔业高峰论坛,目的是想凝聚共识,汇聚众智,在发展战略上、科技支撑上、生产实践上,贡献和发挥广大从业者的智慧、力量和热情。论坛要对标现代化论坛的组织和运行方式,打造成为代表性最广泛、最具权威和最有影响力的大水面生态渔业交流平台,促进政府、科研、推广、企业各方的交流和务实合作。通过各方努力,共同推动将大水面生态渔业打造成渔业践行“两山理论”的生动实践。

四大家鱼

大约30公斤的苏里南犬牙石首鱼只能获得1公斤的鱼鳔。

崔利锋指出,今年3月,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组建了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领导小组,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中国水产学会作为示范推广组组长单位。半年来,水产总站和学会联合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上海海洋大学等副组长单位及成员单位,认真谋划、积极行动,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工作调研中发现,各地在发展大水面生态渔业中面临着一些共同的问题。一是行业外,尤其是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对渔业在大水面中的净水、保水作用和生态功能认识不到位。二是一些大水面的经营主体,渔业生产技术模式比较粗放、经营水平总体不高,大水面渔业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不明显。

鲤之所以最早成为主养鱼类是由于其定居生活的习性,可以在池塘、湖泊中完成繁殖、生长、越冬的完整生活史。与此不同,在自然条件下,“四大家鱼”在食物充足的通江湖泊生长发育到性成熟,之后需要进入江中回溯到产卵场才能进行繁殖。它们的感觉器官感受江水温度和上涨时水流的刺激,通过中枢神经系统指令下丘脑产生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进入脑垂体诱导产生促性腺激素,这种激素进一步诱使性腺分泌甾类性激素,促进生殖细胞发育成熟。在产卵受精后,它们的受精卵随水流向下游漂流、孵化,幼鱼再回到湖泊生长发育。在突破人工繁殖技术之前,历代百姓只能依靠从江中捕捞鱼苗开展“四大家鱼”的养殖。

过去鱼鳔在鱼市无人问津,但激增的亚洲需求引发苏里南或巴西武装偷猎者为寻求所谓的“海洋可卡因”在圭亚那水域爆发激烈竞争。

崔利锋提出,针对上述这些问题,推广示范组下一步将重点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按照部渔业渔政局和领导小组的部署安排,搭建好大水面生态渔业高峰论坛这个平台,切实促进政产学研推用各方面的交流和协作,促进大水面渔业绿色高质量发展。二是发挥好全国水产技术推广体系和中国水产学会专家平台的作用,遴选一批适宜不同地区、可复制易推广的典型技术和经营模式,组织开展示范推广工作。三是利用媒体优势,做好大水面生态渔业宣传,讲好故事、做好文章,强化大水面生态渔业科普教育,为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我国学者开始利用江中的家鱼进行人工授精和孵化试验,获得成功。到50年代上半叶,依赖于产卵场的发现进行了较大规模的人工育苗工作。在育苗实践中发现,从江中捕捞的雌鱼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并没有完全性成熟,不能将卵挤出。1954年5月,水生所的朱宁生利用鱼脑垂体悬液尝试对尚未完全性成熟的“四大家鱼”进行催情试验,其结果显示在青鱼和鳙鱼有效,其中青鱼的结果更为确切,一条鱼最多可产卵达百万粒。

船主尼古拉斯·阿布谢说:“人们蜂拥而至,但这个市场应该让我们圭亚那人受益”,而不是外国竞争者。

论坛邀请了来自科研院所、大专院校、水产技术推广机构及知名大水面生态渔业企业的10位专家围绕大水面生态渔业战略规划、科研、推广、生产实践等作报告。9月10日的主论坛上,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刘英杰、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殷战、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谷孝鸿、上海海洋大学刘其根分别围绕大水面生态渔业科技创新规划、大水面生态增养殖容量及评估方法、湖泊生态保护、保税渔业理论与实践等作主题报告;9月11日的专题论坛上,杭州千岛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汪建敏、浙江省水产技术推广总站丁雪燕等6位专家将围绕千岛湖渔业案例、浙江省大水面开发利用模式和发展探索等主题作专题报告。来自管理、科教、推广单位和企业的代表近300人参加此次论坛。

但是,要克服长途运输和鱼苗供应不足的问题,需要实现家鱼的完全人工繁殖,也就是以池养的鱼作为亲鱼进行产卵、受精、孵化。当时在认识上的一个主要障碍是认为池塘养殖没有江中的自然环境,家鱼性腺不能发育达到催情的要求,不具备人工繁殖的条件。从50年代初就有人设想,应模拟家鱼在江中产卵场的环境建造人工繁殖场,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应深入研究池养家鱼的生殖生理,采取相应手段才能实现全人工繁殖。钟麟和朱洗开始都是选择前一条道路。

当局现在定期上船搜查非法捕捞品。6月份拦截了一艘巴西船只,缴获了12公斤鱼鳔。

(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中国渔业报)

早在1953年,钟麟等人就建造了流水池试图模仿江河环境养殖家鱼,到1955年他观察到雄鱼全部发育成熟,雌鱼卵巢也发育良好,但并未有繁殖。他向朱宁生学习了脑垂体催情的技术,在1956年进行试验却未取得成功。1957年,他依据当时盛行的米丘林学说,即“生物与环境统一”的原理,决定进一步用流水条件刺激产卵,选择天然的排水渠作为产卵池,偶遇暴雨涨水水流加速,观察到一条5龄鲢鱼成功产卵,但卵被冲走。受此启发,1958年,钟麟等人用流水刺激加上脑垂体催情,第一次实现了鲢鱼、鳙鱼的人工产卵、授精和孵化。在鱼池中,雌鱼在脑垂体激素的作用下卵巢发育完全成熟,兴奋地与雄鱼相互追逐,水面出现漩涡波纹,逐渐激起浪花,最后它们扭在一起摆动着身体,颤抖着胸鳍产卵、排精,完成了本来在江河中才能完成的繁殖使命。自唐朝以来,中国人第一次看到池养鲢、鳙鱼的繁殖场景。可以想见,这批学者是多么的兴奋和自豪!

圭亚那渔业协会的米歇尔·纳洛维奇说,当地渔民报告说,苏里南犬牙石首鱼的产量比去年减少了27%之多。

远在上海的朱洗是一位实验生物学家,但稀奇的是,1956年他刚接触家鱼人工繁殖试验时却选择从模仿自然做起。他与浙江省淡水水产研究所等单位协作在诸暨南门外浦阳江天然产卵场近旁兴建人工环道,试图用“人造江河”来诱导亲鱼产卵。1958年,在得知钟麟等人用脑垂体催情取得人工繁殖成功以后,他感到脑垂体来源毕竟有限,决定尝试用提自孕妇尿的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催产,在当年9月也获得了成功。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是哺乳动物胎盘绒毛膜产生的一种促性腺激素,实验证明也可以诱使雌鱼卵巢发育成熟。

纳洛维奇说:“我们不能杀鸡取卵。”

1954年9月,水生所从上海搬迁至武汉(朱宁生成功进行脑垂体催情试验是在5月)。1955-56年,朱宁生研究组服从研究所部署,参与梁子湖的调查工作。1957年,他们重启家鱼人工繁殖研究,一方面研究池塘养殖对家鱼生殖生理的影响,另一方面与中山大学的廖翔华教授合作在广州建造鱼池饲养白鲢开展试验。1958年,当他们计划建造流水跑道池进行产卵试验,却传来南海水产所实现第一批鲢、鳙鱼人工繁殖的消息。朱宁生等人在7月份气温升高的不利情形下借用南海水产所的鱼池进行繁殖试验,也获得了小批量鱼苗,到1959年春则顺利获得大批鱼苗。

海事局的莫林说,大多数渔民没有向税务员申报出售苏里南犬牙石首鱼鱼鳔的任何利润——这占到他们收入的70%到80%。

从今天的认识来看,实现家鱼的全人工繁殖,有两点是关键的:一是池养亲鱼的性腺发育要达到可催情的阶段;二是注射激素进行催情,免除在江河中回溯经受涨水等刺激,直接诱使性腺完全成熟,产卵或排精。以前一直以为池养家鱼性腺不能良好发育,自50年代中期以后,对家鱼性腺发育的观察逐渐破除了这一错误认识。在产卵阶段,一定的温度和氧浓度是必需的,流水条件可提高氧浓度并有刺激强化作用,但真正核心的技术仍然在于催产剂的使用。

但他说:“我们的目标是让鱼鳔成为圭亚那的经济福音。”

钟麟最早证实池养的家鱼可以在人工条件下实现繁殖,在这一点上取得了第一,但并未集若干个第一于一身。应用脑垂体催情,这个关键的技术是由朱宁生最早在家鱼上应用成功的,钟麟曾到湖北向朱宁生学习这一技术。提纯激素的使用显著提高催产效率,朱洗第一个做到这一点。如果钟麟使用提纯的激素,或许在1956年就已取得成功。在朱洗之后,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研究所和动物研究所合成了促黄体激素释放素及其更高效的衍生形式,再以后我国学者又研发出地欧酮等催产剂和复合药剂,使催产效果逐步提高。

莫林还说:“既然人们靠鱼鳔谋生,我们也可以合法地这样做。”

从更大背景来看,我国家鱼人工繁殖的成功,直接得益于西方学者对于促性腺激素和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的研究,尤其是俄国学者已经将脑垂体注射应用于鲟鱼等洄游鱼类的催情。我国学者似乎只是将这一技术搬到“四大家鱼”获得成功。但是,在当年那种落后、艰苦的条件下,能够破除历史上的认识误区,发展出适用于我国“四大家鱼”的人工繁殖技术,在全国范围推广成功,实际上也是一次艰难的再创新过程。现今,我国淡水鱼养殖产量在世界上占到三分之二,四大家鱼又占中国淡水鱼产量的一半。取得如此成就,家鱼人工繁殖技术的突破是必不可少的。

他说,加强市场监管将鼓励船主对船队和设备进行现代化改造,并有助于打击非法捕捞。

当年,参与家鱼人工繁殖研究和推广的,除了本文讲述的3位学者及其研究机构,还有各地的水产所以及湖南师范学院、上海水产学院、广西农学院、杭州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因而实质上是一场科技会战。由于家鱼池塘养殖一般不超过3年,在华中地区草鱼、鲢鱼、鳙鱼达到性成熟需要4-5龄,青鱼需要5-6龄,这一地区的研究机构没有首先认识到池养家鱼可以达到性腺发育要求,这是并不意外的。在华南地区,鲢鱼在2-3龄成熟,鳙鱼在3-4龄成熟,在家鱼人工繁殖研究上具有天然优势。

纳洛维奇说:“有些外国船队只要鱼鳔,他们把剩下的鱼扔回海里,因为它们利润较低。”

1959年,在水生所的倡议下,国家成立了淡水养鱼经验总结委员会,委托水生所具体主持,于1961年出版了《中国淡水鱼类养殖学》,之后又经两次修改出版。这本书总结了我国在淡水鱼类资源、鱼类繁殖、育种驯化、饵料施肥、不同水体以及稻田养殖、设施养殖、鱼病防治、捕捞加工等方面的经验和成果,成为现代版的《养鱼经》。

莫林将这种做法与获取鱼翅相提并论。鱼翅在亚洲也很受重视。

《中国淡水鱼类养殖学》1961年版

他警告说,“我们的确正面临资源崩溃的风险”,这可能导致苏里南犬牙石首鱼被列为濒危物种,“随之而来的是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

来源: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