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村民们只要一刷射频IC卡,泵站就能启动,通过地下管道将水送到地头,村民只需要在智能卡上存上电费,就能进行自助浇地。”近日,在山东高唐县赵寨子镇东街村的玫瑰园里,种植…

本报讯近日,记者从北京璞然明德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获悉,该公司旗下的璞然生态园主办的富硒苹果采摘节已正式拉开帷幕,活动持续到11月15日。该活动以“传播生态文明理…

“如果这种方式都能把庄稼种好,那就是笑话。”重庆市黔江区正阳开发区一位正在锄草的村民9月2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在他的附近,有一片大约150…

本报讯“村民们只要一刷射频IC卡,泵站就能启动,通过地下管道将水送到地头,村民只需要在智能卡上存上电费,就能进行自助浇地。”近日,在山东高唐县赵寨子镇东街村的玫瑰园里,种植大户李振明介绍,该卡可随身携带,浇地时无须电工到场,也无须排队,设在电表上的感应装置会自动扣除相应费用,用多少电,花多少钱,一目了然。

本报讯近日,记者从北京璞然明德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获悉,该公司旗下的璞然生态园主办的富硒苹果采摘节已正式拉开帷幕,活动持续到11月15日。该活动以“传播生态文明理念、打造生态旅游品牌”为主题,将陆续举办采摘富硒苹果、品尝富硒美食、体验生态别墅、亲子沙滩排球比赛等活动。

“如果这种方式都能把庄稼种好,那就是笑话。”重庆市黔江区正阳开发区一位正在锄草的村民9月2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据了解,目前高唐有11个镇街的20万亩农田用上了IC卡。为了实现用水者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完善、以水养水的良性循环,高唐县成立了用水协会,用水协会负责统一管理和维护,发现了问题能及时修复维修,保证渠道安全通水,让用水户更省心省力。薛伟伟王锋石冰心

素有“最美京津后花园”之称的璞然生态园是国家级农业科技园区,坐落在京津两大都市之间,毗邻北京平谷区渔阳滑雪场,是国内旅行家摄影基地、京津冀地区旅游休闲度假的胜地。璞然生态园负责人于富清介绍,该园率先引用新技术、新设施、新品种,标准化配套生产技术得到普及和应用,精品农业初具规模,良种覆盖率达95%以上,植被绿化面积达8万平方米。截至目前,璞然生态园已建成富硒果园380亩,包括苹果、草莓、葡萄等多个林果采摘园。

在他的附近,有一片大约1500平方米的平地,1厘米高的萝卜苗正露出地面。但地表泥土的颜色和旁边小山包的泥土颜色却不一样。这块平地上的土是从异地运来的,其目的,是要掩盖土下的已经浇注好的混凝土地面。这些混凝土地面大致厚40厘米至50厘米,土层厚20厘米至30厘米。

上述老伯说,去年该地块曾经被国土部门督察。当时他们种的是油菜。实际上这些油菜很快就夭折了。他们种油菜和萝卜的目的,是想让前来检查的人,看到这些用地已经“复垦”了。

在黔江区正阳开发区内,并不只有该处“混凝土上种庄稼”的地块远近闻名,有些类似的“复垦”地块面积远大于此。由于这些覆土是缺乏营养的生荒土,加之土层过薄,树和农作物很难存活。

据重庆市及国家相关复垦标准,复垦的土地,土层覆盖必须达到50厘米厚,方能恢复土地种植功能。

黔江区正阳开发区几位受访村民称,上述的“复垦”,正是一次针对大规模土地性质、用途被国家土地督察成都局发现后的集中整改行动之一。

2014年9月22日至23日,成都督察局副局长陈宁率土地例行督察组一行,前往重庆市黔江区,对黔江区违法违规用地整改落实情况进行中期督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暂难进一步确认,前述的两处“复垦”点是否在该区已经整改合格的统计面积之列。黔江区政府负责新闻事务的官员和国土局办公室负责人均未对此事作出评价。

争议用地涉2万亩

2014年4月7日,国家土地督察成都局在黔江区进行了为期20天的土地例行督查。7月30日,该局正式向重庆市政府送达了《督察局意见书》。

2014年9月22日至23日,国家土地督察成都局副局长陈宁率土地例行督察组一行,前往重庆市黔江区,对黔江区违法违规用地整改落实情况进行中期督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相关文本显示,8月8日,黔江区召开全区土地例行督查工作动员会,黔江区国土局局长甘启飞在本次会议上以《集中人力、集中时间、集中精力,以勇于担当的精神开展好土地例行督查查处整改工作》为题,披露了该区被查处用地问题及整改措施建议。

甘启飞在本次动员会上称,成都督察局认定黔江区用地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十一个大类,首当其冲的是,黔江区于2009年违规“将1.6万亩现状农用地,人为变更为建设用地”。列在第二项,是黔江区被成都督察局认定为“普遍存在预征地行为”,“违法征收土地侵害了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所谓预征地,是指在无用地手续及合法程序的前提下,先用地,再设法补办用地手续并履行用地程序。通俗的理解就是“先上车,后买票。”如该区“亿鑫矿业”项目在提前征地补偿的情况下,于2012年初开工,实地核查时已经建成投产,但2013年5月才取得征地批文;“李家溪安置区”项目于2011年9月开工,实地核查时仍未取得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手续。

仅2013年,黔江区政府就实施了6个批次农用地转用过程中“少批多征”耕地783.85亩。成都督察局将其认定为“违法征地”。有关侵害被征地农民合法权益的项下,还包括社保和住房安置不到位的问题。

自2011年以来,黔江区征地涉及农转非人员9947人,但截至2014年4月被查时,仍有1356人未落实社保事宜;

此外,自2012年以来,黔江区实施征收的37个项目,应还房702户2100余人,目前近2000人仍然在过渡,也就是说,该区过去2年来的被征地农民中,94.24%的人的住房安置问题悬而未决。

其余涉及用地面积的7个大类分别是,非法批地523.9亩,违法、违规土地出让501.07亩,土地违规登记抵押1261.05亩,虚增耕地16.87亩,闲置土地处置不到位306.75亩,违法违规占地95宗2447.3亩,用超期作废的“历史批文”批出的土地6宗计210.4亩。

黔江区被成都督察局查处的另两个大类是,招商引资中的土地管理政策不符合有关规定,违法用地行政处罚不到位。

《黔江区2014年度例行督查整改工作实施方案》显示,黔江区本次被成都督察局查处的土地总量超过2万亩。

政府融资平台土地违规

值得注意的是,成都督察局本次查处的黔江“土地违规登记和抵押融资”大类下,3个分项问题均与黔江区国土局有直接关联,如涉嫌违规分割登记发证,虚假供地、登记用于抵押融资,违规批准公益设施用地抵押融资,重复登记抵押融资等。

上述操作主要涉及黔江区政府旗下的投融资平台公司。

如2010年12月,黔江区国资委旗下的重庆鸿业实业有限公司经该区政府同意,将4宗808.65亩储备土地用于抵押融资,在缴纳了土地出让金后,区国土房管局为其办理了他项权益登记,用于抵押贷款;2011年以来,黔江区政府将重庆旅游职业学院教学楼及学生公寓、新城体育馆及体育场、仰头山公墓、养路段道班等288.3亩基础设施、公益设施用地,通过资产划转、补办出让手续等方式,纳入政府投融资平台抵押融资。

2013年5月,黔江区还将已设定抵押登记且尚未解押的3宗95.1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连同地上建筑物,办理了抵押登记,用于重庆鸿业实业公司发行债券的反担保。

此外重庆鸿业实业公司还在2012年用芭茅岛酒店的房地产权证抵押融资8690万元,2020年到期后,鸿业公司在该宗土地上建造了房屋,并重新办理了房产证,并用该房地产权证抵押融资1亿多元。当地国土房管部门为同一地块办出了两份国土使用权证及房屋产权证。

鸿业公司的三块土地分别涉及芭茅岛酒店,标准化厂房二期、龚家大院。而龚家大院的房地产权证,已于2009年被黔江区政府旗下另一个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黔江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公司,用房地产权证连同其它房产一并抵押融资2亿元,2017年3月到期。

黔江区当地人士则认为,用地需求与指标短缺的冲突在全国各地均有,如此大面积违法、违规,缺乏法理支持,且不具备可持续性。

据黔江区政府官方网站,黔江区幅员面积2402平方公里,2012年末全区户籍总人口54.51万人,城镇化率42.53%。2011年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9.19亿元。

土地违规也引发了失地农民和政府部门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至今未了。

据《黔江区2014年度例行督查整改工作实施方案》显示,该区2009年违规将1.61万亩现状农用地人为变更为建设用地,但截至2014年4月,该区通过农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方式,已覆盖1.15万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9月初,该区纪委针对本次土地大规模违规、违法处理了17人,不过基本上为警告处分,其中1人为严重警告。是否会有进一步的处理行动,目前尚不明确。

9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相关消息途径获悉,补办黔江区本次违规、违法的大部分土地的用地手续,也是当地处理后续事宜可能采取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