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小村出现“漫天飞鱼”村民抓鱼抓到手软家家户户晒起鱼干

随着地球上人口数量的不断增加,人类对于粮食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多,人类一方面向土地要粮食,另一方面还要向海洋要“粮食”。海洋是生命的摇篮,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以及巨大的生物量,目前人类每年的海洋捕捞量也极为惊人,很多曾经渔业资源十分丰富的海域,如今已经大为减少,甚至有些海域的渔业资源已面临枯竭,今天我们要介绍的“纽芬兰渔场”就是其中之一。

图为:小江豚和妈妈一起嬉戏。

有人分析,这与村子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台风“利奇马”有关

“无鱼可捕”的纽芬兰渔场

9月21日,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白鱀豚馆,一头新生雌性小江豚F9C满百天——这是人工环境中出生并成活的第四头长江江豚,也是全人工环境中首次成功繁育的第二代长江江豚,标志着水生所长江江豚繁育保护技术研究取得新突破。

这几天,温州乐清一个小村庄新晋网红村。起因是村边溪水里,突然出现“漫天飞鱼”的奇观——大量的白鲢鱼、胖头鱼、螺狮青、草鱼,纷纷跃出水面,密密麻麻上下蹦跶。

海洋中的渔业资源分布,就像是陆地上的森林资源分布一样,是不均匀的,在某些条件较为优越的海域,渔业资源就较为丰富。对于渔业资源来说,只要一个海域浮游生物丰富,也就是鱼类的饵料丰富,那么该海域的渔业资源也就丰富,而海水中的营养物质多少会决定浮游生物的量。一般来说海水中的营养物质主要来源就是海底的淤泥或者是入海径流所携带的泥沙。

全人工环境下的二代江豚繁育

站在一旁的“姜太公”们不用钓钩,就有鱼直接跳到手心里。

世界四大渔场

“这头小江豚目前身体健康、发育正常、行为丰富。”水生所研究员、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秘书长王克雄介绍,F9C的妈妈福久,今年11岁,2011年由鄱阳湖引进至水生所白鱀豚馆。爸爸淘淘,今年14岁,2005年7月在水生所白鱀豚馆出生,是世界上第一头在全人工环境中成功繁育的长江江豚。淘淘出生后一直生活在白鱀豚馆,水生所科技人员通过多年努力和探索,建立了多项繁殖辅助技术,并对这些技术进行应用,以保障淘淘繁殖行为正常进行。

在乐清市水涨溪盛家塘村段流域,除了当地的村民,还有不少人从大荆镇甚至温岭慕名而来,带着橡皮艇、小木船、渔网,来到村里的浅滩,实力演绎“浑水摸鱼”。一会儿下来,大大小小的水桶、脸盆都装满“战利品”,满载而归。

在北美洲东部大西洋中有一个岛屿叫“纽芬兰岛”,纬度位置大约为北纬50°左右,是世界第十五大岛屿。在纽芬兰岛附近的海洋中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其中尤其以鳕鱼最为出名,当地人对于纽芬兰渔场有“踏着水中鳕鱼群的脊背就可以走上岸”的说法,足以证明海洋中渔业资源的丰富程度。北美洲的纽芬兰渔场和亚洲的北海道渔场、欧洲的北海渔场、南美洲的秘鲁渔场一起统称为“世界四大渔场”。

第二代江豚F9C出生后,科研人员通过亲子鉴定,进一步证实了淘淘与F9C的父女关系,同时也证明了全人工环境中繁育的长江江豚能够成功参与繁殖。

为什么这个村会出现“漫天飞鱼”的奇观?这些鱼都来自哪里?

世界洋流分布图和四大渔场

2018年夏季,水生所科技人员通过采取主动行为激发和主动群体组合等技术手段促成淘淘与福久成功交配。技术人员通过B超检查和激素检测确认福久怀孕后,为了给福久提供充足的营养,确保胎儿正常发育,采用饵料营养辅助技术为福久精心准备每一餐,并针对其喜欢单独活动的特殊个性进行行为训练和饲喂。妊娠期间,科技人员还特意进行群体调整,让福久有机会跟随其他母豚学习抚幼行为,以充分激发并培养她的母性。因为福久个性谨慎,为确保其顺利分娩,并在有效时间内正常哺乳和抚幼,科技人员特意在福久分娩期间和抚幼初期为其营造了轻松自然的环境。

抓鱼新姿势——

为什么纽芬兰岛海域附近会有这么多的渔业资源呢?首先,纽芬兰岛附近海域是广阔的大陆架海区,海水深度在200米以内。较浅的海水深度是形成渔场的先决条件,不过毕竟营养物质还是在海底,而充足的阳光却在海面,所以第二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纽芬兰渔场海域刚好处于墨西哥湾暖流和拉布拉多寒流交汇,寒暖流的交汇,使海水发生了搅动,海底的淤泥随着海水的运动而上泛到海面。这些营养物质和阳光一起,共同促使了浮游生物的生长,鱼类就能获得大量的饵料。

激发建立良好的母幼关系

拿着扫帚站在水里拍鱼

纽芬兰渔场老照片

2019年6月11日,科技人员观察确认胎儿尾叶末梢露出,随即启动江豚分娩和母幼行为建立技术预案。得益于科技人员为福久分娩营造的轻松自然环境,整个分娩过程非常顺利,分娩时长约150分钟。

“溪水里,密密麻麻的鱼,鱼群就在水面蹦跶,真是很神奇的一次经历!”回想起4天前在盛家塘村抓鱼的经历,大荆镇的刘女士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除此之外,纽芬兰渔场还处在圣劳伦斯河的入海口附近,圣劳伦斯河全长超过1200千米,在河口位置的径流量约为1万立方米每秒,巨大的径流量携带了大量的泥沙入海,这些泥沙就是营养物质,更加促使了浮游生物的生长。在15世纪末,欧洲人开启大航海时代,发现了美洲大陆,也发现了纽芬兰群岛,同时自然也发现了这里的海洋中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从此欧洲人就开始对渔场中的渔业资源进行捕捞。

母幼关系能否成功建立是小江豚出生后面临的第一关。如果分娩后的一段时间内,良好的母幼关系不能及时正常建立,会导致母豚不哺乳或幼豚不摄乳,严重时极可能导致新生幼豚因体力不支而夭折。同样得益于有效的环境营造和妊娠期间的母性激发训练,个性谨慎的福久和新生小豚F9C的母幼关系建立总体上非常顺利,F9C平安度过了生命中最为关键的时期。福久生产后,营养需求越来越大,科技人员继续采用饵料营养辅助技术确保其每天有足够的能量和营养摄入以及充沛的奶水供应。

刘女士是乐清市大荆镇人,有亲戚住在盛家塘村。早在9月13日,就有亲戚在群里发消息,叫大家都来村里抓鱼。

纽芬兰渔场

满月后的小江豚F9C行为越来越丰富,开始表现出含鱼、吐水、追逐活鱼等嬉戏行为。

“我们去的时候,水涨溪的浅滩里都是人。有些人拿着网兜,还有人撒网。网一收,就有几十条鱼的收获。”
刘女士说,当时溪水很浅,站在水里,鱼群就在脚边穿梭,还会时不时跳出水面蹦跶,鱼简直多到“触手可及”。

当时,纽芬兰渔场的鳕鱼数量多到令人咂舌,甚至都不需要渔网来进行捕捞,只要放一个篮子到海里,在提起来就会装满鱼。此后大批来自欧洲的葡萄牙人、英国人和法国人都来到纽芬兰渔场捕鱼,捕到的鱼除了在北美销售外,还有大量供应欧洲市场。在最初的几百年时间内,由于捕鱼技术和装备相对落后,渔业资源还能基本维持发展,到了二十世纪50年代后,大型机械化拖网渔船开始进入纽芬兰渔场进行作业。

“长江江豚后援团”公益项目启动

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鱼,刘女士直呼惊讶,“当时,我还被鱼‘袭击’了一次!我们抓到一条22.5公斤重的鱼,足足有我的小腿那么长,那‘成精’的胖头鱼还用嘴嘬了一下我的手。”

圣约翰斯

9月21日,水生所和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为这头小江豚举办了简单而温馨的庆祝活动。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来到现场,送上祝福。

“第一天,鱼比人多;第二天人比鱼多;第三天车比鱼多。”盛家塘村的卢先生告诉记者,那几天,“漫天飞鱼”的视频在微信朋友圈疯传,前来抓鱼的人把村里的路都给堵了,车子排队排到三四公里外。后来,还有交警专门来这里疏导交通,“鱼最多的时候,拿着扫帚站在水里,一下子就可以拍晕一条鱼,根本不需要瞄准。”

这下纽芬兰渔场的渔业资源可就遭受到了灭顶之灾,这些渔网所到之处,大小鱼虾螃蟹等通通一网打尽。这样的捕捞持续了几十年,到了20世纪90年代,纽芬兰渔场的鳕鱼数量下降到只有几十年前的2%,降到历史最低点,举世闻名的纽芬兰渔场几乎没有什么鱼能够再被捕捞上来,渔业资源几乎枯竭。纽芬兰渔场的故事,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古人有云“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明年无鱼”,所以我们国家对于渔业资源的保护十分重视,每年都有长达90天以上的“休渔期”,来让鱼类们能够休养生息,从而实现可持续发展。

作为当前长江干流生活的极可能是唯一的水生哺乳动物和食物链的顶端物种,长江江豚的种群状况,指示并反映着其繁衍栖息地——长江的生态健康状态。人工环境中的长江江豚繁育技术研究和成功实践,其最重要的价值是籍此深入了解长江江豚的繁殖生物学、发育生物学、行为学、生物声学、营养学等特征,助力长江江豚的自然保护,同时建立综合性、开放性的保护生物学研究平台,推进珍稀水生物种保护多学科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

村民新景象——

纽芬兰岛

活动现场,基金会发布并启动了“长江江豚后援团”公益项目。社会公众、爱心家庭、爱心企业可以在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微信平台留言,选择后援白鱀豚馆饲养的7头长江江豚中的一头,并通过爱心捐赠等形式成为该江豚守护后援团的成员,和众多热心人士一起为长江江豚的自然保护助力。

家家户户晒鱼干

“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一下子成了朋友圈里的网红村。”卢先生说,这些天,除了乐清本地人来村里,还有不少人特意从温岭赶来,在盛家塘村的溪水边找鱼。

“我的贵州老乡前几天来这里,抓了好几百斤的鱼,真的太夸张了!”9月18日,从温岭专程赶来的袁先生说,他是看到朋友发的微信后,特意请假来到盛家塘村。哪知道运气并不好,一条鱼也没抓到。

“浅滩里的鱼早就被抓光了!这几天没有飞鱼的奇观了。”盛家塘村的张女士告诉记者,“前几天抓鱼的场面,比过年还要热闹。”

网红村慢慢恢复了平静,可“飞鱼”奇观带来意外的丰收,也给村子留下了不少的变化——

这几日的盛家塘村,家家户户都晒起了鱼干,溪边的围栏上每相隔一米左右,就能看到晒着的大大小小的金黄鱼块,在烈日下泛着诱人的油光。

张女士家中晾衣服的竹竿,全被“临时征用”拿去晒鱼干。整条腌好的草鱼、白鲢鱼依次在杆子上排开,“前几天,我们抓了几十条鱼回家,送给了亲戚,剩下的也够我们吃一个月了。”张女士说。

盛家塘村特殊的地理位置。

专家来释疑——

鱼群为啥在这里聚集

为什么漫天飞鱼的奇观唯独出现在盛家塘村?这些鱼又是从哪里来的?

根源还要从村子的地理位置说起,盛家塘村位于乐清湾的入海口处,水涨溪上游的溪水都汇聚在这里入海。

乐清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飞鱼”奇观,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之前台风“利奇马”的影响,“台风期间,整个乐清降雨量很大,上游各个溪流的淡水鱼都被冲入下游,最后进入乐清湾海域。”

可海水盐分高,照理这些鱼也活不了那么长时间呀?

“当时,降雨量暴增,加上大量淡水汇入下游,入海口的海水含盐量一度偏低,因此适合淡水鱼生存。但是近段时间以来,随着周边海水的盐度不断回升,这些淡水鱼开始对水域环境出现不适。”工作人员说,这几天又恰逢中秋天文大潮,白鲢鱼、胖头鱼等淡水鱼就顺着潮汐拼命往淡水里游。等到退潮时,这些回游途中的淡水鱼就搁浅在水涨溪的浅滩里,而这里正是盛家塘村段流域,于是村里才出现了“漫天飞鱼”的奇观。

目前,“飞鱼”的奇观已经消失,网红村也逐渐恢复往日的平静,大家也不要再往村里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