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在广东徐闻,渔民捕获1万多斤黄花鱼,获利百万。

据俄卫星社11月3日报道,中俄两国企业签署了一份水产供应合同,俄方将向中国供应30000吨优质明太鱼。俄副总理阿基莫夫表示,中俄两国双边贸易额将在2024年突破2000亿美元。进博会召开在即,为了促进双方企业合作,今年中方为好邻居留出了超过3500平方米的展区。俄方也准备了豪华展团,一定不会让伙伴失望。

为保障动物产品质量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我部组织开展了部分兽药的安全性评价工作。经评价,认为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原料药的各种盐、酯及其各种制剂可能对养殖业、人体健康造成危害或者存在潜在风险。根据《兽药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我部决定在食品动物中停止使用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兽药,撤销相关兽药产品批准文号。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据知情者称:5天前,在同一海域,有渔民捕获6万多斤黄花鱼。刚好处于黄花鱼生殖洄游期间,鱼群在这片海域产卵,1周内两次捕捞,将近8万斤,对这里的渔业生态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报道称,在中国国际渔业博览会上,俄罗斯水产品公司Pacific Rim
Group已经与青岛亚盛水产有限公司签订了供销合同,向中方供应30000吨A级产区的明太鱼。据悉亚盛水产有限公司是中国大型水产品加工和销售公司,拥有50000吨产能。作为全球最大的水产品消费市场,和中国进行水产贸易的国家多达201个,多国对华跃跃欲试。今年1月到8月,中国水产品进口量快速飙升,涨幅超过80%。

一、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除用于非食品动物的产品外,停止受理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原料药的各种盐、酯及其各种制剂的兽药产品批准文号的申请。

目前,渔政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中俄贸易态势喜人,进博会也将促成更多合作。相比去年,俄罗斯的展区足足扩大了1000平方米,其中半数展位都划分给了农产品。这也标志着俄罗斯农业的进步,数据显示,2018年俄罗斯向中国出口了价值25亿美元的农产品及食品,同比增长40%。俄罗斯工业贸易部副部长阿列克谢·格鲁兹杰夫表示,俄罗斯农业在2019年也获得了很大发展,因此在进博会上将重点推广介绍农产品和食品,这对俄经济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遇。

二、自2015年12月31日起,停止生产用于食品动物的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原料药的各种盐、酯及其各种制剂,涉及的相关企业的兽药产品批准文号同时撤销。2015年12月31日前生产的产品,可以在2016年12月31日前流通使用。

近年来,随着新海洋环境保护法惩罚力度提升,渔业过度捕捞的情况得到极大的改善,但仍有不少渔船顶风作案。

俄罗斯州创新与投资代理部长安东·洛吉诺夫透露,因为俄罗斯食品在华非常受欢迎,他们打算在进博会上展示6个生产冰淇淋、奶制品、甜点、饮料以及食品添加剂的厂商。同时俄企也不忘回应中国消费者的诉求,降低冰淇淋甜度和缩小包装等。

三、自2016年12月31日起,停止经营、使用用于食品动物的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4种原料药的各种盐、酯及其各种制剂。

8万斤黄鱼,如果在这里产卵,可以料想到来年一定是个丰收年,短视和贪婪,让他们丧失了仅有的理智:“我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别人都在捞,我不捞,别人就捞走了。”

格鲁兹杰夫还表示,除了丰富的农产品及食品,俄方还将展示农业和能源机械制造、航空和船舶制造、机器人技术、数字经济、珠宝工艺等项目,展览中不乏两国正在合作的项目,也有许多非常有合作前景的项目。俄方希望,两国除了能源合作,还可以在其他方面取得一定成绩。俄罗斯出口中心预计,未来2到3年,俄罗斯的非能源出口额将增长72亿美元,其中超过1/3的份额都是水产品和粮食等农工综合体产品。

农业部

现实版“竭泽而渔”的故事,令人既愤怒又揪心。

2015年9月1日

瑾一不禁想起《流浪地球》里的一句话: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也许人类的悲哀便在于此,拥有的东西总是不去珍惜,最终毁灭人类的,依然是人类自己。

01人们只会在餐桌上谈论鱼的美味和价值,却鲜有人愿意关心一条鱼的来历。如果看过视频,或许你的内心也会被深深触动:“绿色和平”邀请马来西亚著名摄影师Stefen,到中国最大的大黄鱼养殖地福建省,拍摄了一支小短片,《年年有鱼?》。

在这个视频里,揭露了令人细思极恐的真相:当渔民们发现无法在海里捕获到大鱼时,他们开始养殖那些能获得高利润的鱼,那些鱼都是食肉性的鱼类。

为了便于养殖,渔民们从海里捕捞大量还未长大的小杂鱼,将它们搅碎,制成饲料。

“饲养一公斤大黄鱼,需要消耗7.5公斤饲料,其中包含39种鱼,将近4000条……”

随着大鱼越来越小,捕鱼的网洞也变得越来越小,如今连小鱼小虾也不再放过,如此“绝户”般的捕捞,令中国90%的近海无鱼可捕。

他们疯狂搜刮,让原本物产丰富的海洋变得越发贫瘠,渔民们对海洋过度的索取,最终毁掉的,是自己赖以生存的生计。

30年前,大黄鱼不过是餐桌上一道极为普通的菜,那时候的渔民们,可以一边品尝着鲜美的大黄鱼,一边听着海边大黄鱼“咕咕咕咕”的歌唱声,多年以后,已近暮年的老渔民们,

却只能迎着扑面的海风发出阵阵惋惜:“多可惜啊,儿孙们很难再听到大黄鱼唱歌了。”

这令我不禁想起视频落尾处那一声诘问,苍白而又茫然:“如果海洋死了,盘中的鱼还会是原来的味道吗?”

02我们曾感慨:“世间万物,总是变化得太快了。”却从未想过,这种变化可能是我们自己带来的。

就在昨天,日本媒体公布了本土岛屿,“Esanbe鼻北小岛”被淹没的消息,一时间,给了我们无尽的震撼:即便人类的现代化进程,已经突破自身想象力的极限,还是无法抵挡大自然的伟力。

如果地球发怒,一次潮汐,就可能淹没一个岛屿。而真正令人寒心的是,相较于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海岛上的人更关心自己眼前的利益。

早在2018年12月26日,日本政府就对外正式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将重启商业捕鲸。”

这条声明意味着:日本在海洋的暴行再无任何人可以阻拦!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有着漫长渔业传统的国家,长久以来,他们不顾世界各国的愤怒与谴责,一次次大批屠杀鲸鱼和海豚。从1986年至2010年,日本捕杀了14000余头鲸鱼,捕鲸数量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仅在2017年中的短短两个月时间里,日本就已经捕杀333头小须鲸,103头雄鲸,230头雌鲸,其中90%的雌鲸处于怀孕状态。

他们满眼都是金钱的欲望,从未想过自己的恶性将会带来的后果。200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记录了日本太地町海豚湾里,大批海豚被猎杀的惨绝人寰的场面,成群的海豚被逼到海岸死角,被逐一猎杀,鲜血染红了整片海域。

极为讽刺的是,影片虽然在国际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但直到现在,太地町海豚湾的海水依旧血红。

有些人可以因为欲望和贪婪,泯灭人性;也有人愿意为了心中的绿洲,付出所有。当我看完那部名叫《可可西里》的电影,被美丽的可可西里背后的故事所震撼。

作为中国四大无人区之一,这里也被称为“生命的禁区”。这里有丰富的世界自然遗产、绝美到极致的自然风光、以及濒危的藏羚羊……

在可可西里的守护者眼里,这里意味着极度的危险与死亡。

1985年以前,可可西里生活着大约100万只藏羚羊,随着藏羚羊绒的价格暴涨,引起了盗猎者们的肆意猎杀。但是到了1997年,这里的藏羚羊已经不到2万头。

从1993年起,可可西里周边地区的藏族人和汉族人,在队长索南达杰的领导下,组成了一支名为“野牦牛”的巡山保护队。

五年时间,两任队长索南达杰和扎西多杰,先后牺牲在可可西里。面对成千上万的盗猎分子,巡逻队员们付出了鲜血和生命。

“谁也不知道,哪一次巡山就会变成最后一次。”

最终,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在可可西里建立了自然保护区,并建立了相关的公安机构。

在无数巡逻队员的默默坚守下,可可西里恢复了往日的生机。“野牦牛”的经历被导演陆川拍成了电影,而电影里最让我内心震撼的,是漫山遍野的藏羚羊尸骨;是巡逻队员和队长默然无声地面对死亡;是可可西里守护者说的那句直击人心的话:

“见过磕长头的人吗?”

“他们的手和脸脏得很。”

“可他们的心特别干净。”

03最近,有部剧作《切尔诺贝利》火了。

在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15年后,这里有6-8万人死亡,有13.4万人遭受核辐射的病痛折磨,在爆炸点方圆30公里的地区,所有人被迫疏散,整个切尔诺贝利变成一座空无一人的“死城”。

谁也不曾想到,33年过后,当人们再次涉足这片人类禁地,竟然发现,这里已经成为动物们的天堂。

曾经因为人类捕杀一度濒临灭绝的普氏野马,在这里正常的繁衍生息,数量成倍增长;曾经被人类疯狂追捕几乎绝迹的猞猁,在被核辐射的切尔诺贝利自由自在地生长、捕食;曾因为森林被砍伐、食用携带剧毒农药的猎物,而无法产卵繁殖的乌雕,也在这里顺利繁衍后代……

很多在人类社会无法生存的动物们,在这里展现出了自然生态的勃勃生机。

核泄漏,对所有生命而言,都是一场无情的浩劫,这些动物们之所以能够自然生长,并非是因为核泄漏对他们无害,只是因为,这里没有人类。

这是多么讽刺的现实啊,我们常把“保护环境”的口号挂在嘴边,却从未发觉,大自然自有一套自愈法则,真正破坏自然环境的,恰恰是人类自己。

这些年,因为人类捕猎、破坏栖息地、环境污染导致灭绝的生物,足以列成一张触目惊心的“死亡名单”。

北美白狼,1911年;渡渡鸟,1799年;袋狼,1936年;阿特拉斯棕熊,1870年;昆士兰毛鼻袋熊,1900年;恐鸟,1800年;加利福尼亚猫狐,1903年;西非狮,1865年;南极狼,在1875年;西袋狸,在1910年;台湾云豹,1972年;中国白臀叶猴,1882年;中国豚鹿,1960年;佛罗里达黑狼,1917年;墨西哥灰熊,1964年;大海燕,1844年;大海牛,1768年;巴里虎,1937年;西非黑犀牛,2011年;斑驴,1984年;加勒比僧海豹,2008年;比利牛斯山羊,2001年;候鸽,1914年;海貂,1870年;爪哇虎,1970年;欧洲野牛,1627年;白足澳洲林鼠,1902年;德克萨斯红狼,1970年;美国缅因洲海鼬,1880年;大象鸟,1649年;麋羚,1923年;白鳍豚,2006年;诺氏拾叶雀、毛岛蜜雀、淡眉树猎雀、斯皮克斯金刚鹦鹉……

可悲的是,这些物种一旦灭绝,将永远不会再出现。

我们的钢筋水泥,堆砌在一片片消失的森林上;堆砌在一条条浑浊肮脏的河流上;堆砌在一个个生灵绝望的嚎哭声中……

人类的索取无度,让无数美丽的生灵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

当那些美丽生物的身影,永远都只能出现在我们子孙后代的课本中时,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04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人们还在无知地继续歌唱。

有些变化,当你真正察觉时,已经无可逆转。瑾一回想起20多年前的老家,仍真切地记得那些青山连绵的风景;记得细雨纷纷时,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香;记得门前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每次经过时,总能看到河里生动活泼的鱼儿;记得田野里的蛙声,记得烂漫星空下,蛙声与蟋蟀喧闹的场景……

然而,仅仅只过去了20余年,门前的小溪已经几近干涸,有些地方长满了发臭的青苔,曾经香甜肥美的小鱼早已绝迹,田野里,很难再听见响亮的蛙声,回忆仿佛还在昨天,可我已经深切地明白:我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每一张纸,都是一截树木为我们粉身碎骨后的遗容。”

当人们开始尝到破坏环境的苦果时,需要回忆起,灾难,在一棵大树的倒下开始,福报,从一棵草木的成长起步。

假如它唤醒了你对自然生命的敬畏,也请以一棵草木开始,停止破坏环境的行为,从身边的小事做起,捡起一片垃圾,节省一杯水……

逐渐完成我们未尽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也将时刻警醒:“每一个物种的灭绝,或许是生物进化论的一个自然规律,但它原本是一个非常非常缓慢的过程,

只是今天,物种灭绝的速度,是以前的一千倍,下一个,又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