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类造“氧”和增氧机加“氧”在水产养殖中起到的作用

水产饲料是专用于投喂水生动物的饲料,是进行水产养殖的重要物质基础。按饲喂品种细分,水产饲料可分为普通淡水鱼类饲料、虾蟹类饲料、特种类饲料等;按饲料成分特点细分,可分为全价饲料、浓缩饲料和预混合饲料;按水产饲料形态来细分,可分为粉状饲料、软颗粒饲料、硬颗粒饲料和膨化饲料。

按饲料中营养成分不同分类 :

很多人有可能疏忽了或者忘记了或者没注意到或者没关注到80%的氧气是来源于藻类这个现象或事实,增氧机与自然风增氧能力只占20%。所以说,水质好藻类优良才是养好鱼的关键。

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城镇化率的逐步提高,中国人均水产品消费总量增长,从而促进了水产品供应规模的增加。水产养殖规模的增长是带动水产饲料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行业市场规模呈稳定增长的态势。沙利文数据显示,水产饲料产量由2013年的1,864.6万吨增长至2017年的1,990.4万吨,年复合增长率为1.7%。从水产饲料市场规模来看,2011年市场规模为179.1亿元,到2017年市场规模已经达到778.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7.7%。

全价配合饲料

藻类造’氧’在养殖过程中,水质好,白天产生的氧气肯定大于晚上所有生物消耗。溶解氧是藻类主要制造的或者说藻类是水体溶解氧的主要生产者,夏天白天有阳光时,在下午16点钟溶解氧一般都达到8.0mg/L以上,高的甚至超过15mg/L,据有报道,在水质好藻类优良的情况下,冬天甚至有20.0mg/L溶解氧,所以,水体中的藻类生长良好的水质白天是不会缺氧的。

起步晚但发展迅速:水产饲料行业的发展历程

全价配合饲料又称完全饲料,饲料中所含的营养成分能满足水生动物的生长,繁殖需要,其产品可直接饲喂动物,无需再添加其他单体饲料。是由蛋白饲料、能量饲料、矿物质、复合维生素等物质按一定比例混合而成。当然,全价是相对而言,配合饲料中所含养分及其之间比例越符合动物营养需要,越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动物生产潜力,提高经济效益,此种配合饲料的全价性越好。目前,工厂集约化生产中大多采用全价饲料直接投喂。

在气压低或下雨前后二天,如果水浓,底质差耗氧量大时,加上这种天气大多是阴天,藻类因缺乏强有力的光合作用,造氧能力或力度大为削弱,很有可能会造成水体溶解氧很低,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开启增氧机以增加水体的溶解氧。

中国水产饲料行业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行业发展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85-1994年,为发展初期。水产饲料以天然饲料、粗放型加工为主。水产饲料生产水平处于较低的位置,投喂的种类主要为淡水鱼类。第二阶段是1995-2004年,为发展兴起阶段。在此阶段中,水产养殖行业发展迅猛,带动水产饲料行业产能增长,水产饲料种类逐渐丰富。公司规模普遍偏小,水产饲料生产技术发展仍然受限。2005年至今是水产饲料发展的第三阶段,行业整体步入稳定增长期。在人均可支配收收入增长的大背景下,水产品的消费需求显著提升,直接促进了中国水产养殖行业规模的增长,并带动水产饲料行业不断向前发展。在相关法律政策的引导下,水产饲料行业相关指标愈来愈完善,生产标准化水平趋高。此外,相关生产及研发技术也进一步提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因此,水产饲料品种覆盖面变广,投喂品种更加精准化,可覆盖不同种类、不同生产期的水产品。同时企业数量增多,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

(二)浓缩饲料

增氧机加’氧’增氧机在溶解氧低于6mg/L开启,才能发挥增氧机真正的增氧能力。在连续阴雨天光合作用很弱的情况下,增氧机无论怎么开,溶解氧一般也只有6.0mg/L以下。

中国水产饲料发展历程

浓缩饲料又称蛋白质补充饲料或平衡用饲料,是由蛋白质饲料(鱼粉、饼粕类等)、矿物质饲料及添加剂预混料按配方配制而成的配合饲料半成品,主要用于或平衡饲料中的蛋白质、钙、磷、维生素等成分的不足。这种饲料再掺入一定比例的能量饲料就成为满足动物营养需要的全价饲料。浓缩饲料的蛋白价含量高,一般在30%~50%之间,营养成分比较全面,除蛋白质外,还含有氨基酸、维生素、微量元素等营养物质添加剂和抗菌素、促生长剂、防霉剂等非营养性添加剂。浓缩饲料在全价配合饲料中的比例一般为20%-40%.浓缩饲料的单独加工比较方便,混合均匀度比较高。所以,采用浓缩饲料,可减少能量饲料的往返运输费用,弥补用户的蛋白质饲料短缺,使用方便。

白天开增氧机的作用并不是为了增氧,而主要是使水体上下对流,强行打破水体的冷热分层,上下层水体的溶解氧分布均匀,才更有利于鱼虾的生长,在这时间段开启的增氧机,有时是没有任何增氧效果,主要图的是搅动水的混合才是目的。除非在白天倒藻又加上底质不好耗氧量很大,溶解氧低于5mg/L以下时,才期望它起到增氧的作用,当然,打破水体的冷热分层也包含在其中。

来源:沙利文研究院绘制

(三)添加剂预混饲料

傍晚时尽量不开增氧机(缺氧时除外),道理也很简单。在傍晚时,溶解氧大多超过6mg/L以上,此时如果开动增氧机反而会把溶解氧逸散到空气中去了,紧接着天又黑下来了,藻类因缺光而不能产氧了(还只能耗氧了),由此便会加剧缺氧。大家本意开动增氧机就是增加溶氧,谁知道好心办成坏事啦。有人测试过,塘里溶解氧有12.0mg/L时,傍晚开机大约不到2小时,溶解氧就只有7mg/L以下了,但傍晚时不开机对照,5个小时后溶解氧还没有跌倒7.0mg/L以下。

上游供应商、中游饲料加工商和下游养殖户构成行业产业链

添加剂预混饲料指用一种或多种微量的添加剂原料(包括营养物质添加剂,如氨基酸、矿物质、维生素等和非营养物质添加剂,如抗生素、抗氧化剂等),与载体及稀释剂一起混合均匀的混合物,是配合饲料的半成品,能使微量的原料均匀分散在大量的配合饲料中,可供饲料厂生产全价配合饲料或蛋白质补充饲料,但不能直接饲喂动物。其生产工艺比一般配合饲料生产工艺要求更加精细和严格,产品配比要准确,搅拌均匀,多在专门的预混料工厂生产。添加剂预混料用量很广(添加量一般为0.5%~3%),但作用很大,防治疾病,保护饲料品质,改善动物产品质量。

有人试验在没有开动增氧机的情况下,刚喂料时投料区域的溶解氧会下降,道理大家都懂,鱼儿突然集聚当然呼吸巨烈集中耗氧所致。但是,还有一个很少有人注意到的细微变化,就是当过度到继续投料、吃料进程到一定时候,溶解氧会比刚投喂时会提高一些(有人测试至少增加溶解氧0.4mg/L)。其实,这是鱼儿上下激烈蹿动抢食时同样会形成水体的环流波动,多少增加了空气和水的接触,由此才形成水体溶解氧会略微上升的缘故。

水产饲料行业直接为水产养殖业提供必需的物质来源,是农业产业链中的重要环节。行业产业链由上游的原料供应商、中游的加工生产商和下游的养殖户组成。行业上游主要有饲料原料供应商、饲料添加剂供应商、生产加工设备供应商。中游是水产饲料加工生产商,负责通过一定的配方对饲料原料、添加剂、粘合剂等进行加工,生产水产饲料。行业下游是水产养殖户。

(四)混合饲料

综上所述,藻类造’氧’必须在光合作用下才能提升水体中的溶解氧,增氧机增’氧’不是什么时间开机都好,傍晚时开机就不好。

水产饲料行业产业链

混合饲料又称初级配合饲料,由几和单一饲料经简单的加工粉碎、混合在一起组成,其配比只考虑能量、蛋白等几项主要营养指标,是向全价配合饲料过度的一种饲料类型,产品营养不完善,质量较差,但比单一饲料有很大改进。

来源:沙利文研究院绘制

(五)超浓缩饲料

国民对水产品需求的提高将加速中国水产饲料行业的发展

超浓缩饲料又称料精,是介于浓缩饲料与添加剂预混料之间的一种饲料类型,其基本成分为添加剂预混料,又有一些高蛋白饲料及具有特殊功能的成分作为补充和稀释。超浓缩饲料属于配合饲料中的高科技产品。

水产饲料业直接为下游水产养殖业提供物质基础,消费者对于水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为水产饲料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水产品富含优质蛋白质,具有丰富的营养和良好的保健作用。1997年中国营养学会颁布的《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中指出:”鱼、禽、蛋、瘦肉等动物性食物是优质蛋白质、脂溶性维生素和矿物质的良好来源。”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食品消费的升级,国民对于水产品的需求呈持续增长的趋势。沙利文数据显示,水产品消费量从2009年的5,197万吨增长至2014年约6,478万吨。根据国家渔业局预测,2016-2020年我国淡水产品总需求将保持稳定增长,年复合增长率为4.2%。而且,随着国家城镇化的加深和人口地域结构的改变,城市人口对肉蛋奶和水产品的消费将不断增长,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国民对于水产品消费需求的增长为水产养殖业创造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同时也为水产饲料行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驱动力。

水产品消费量,2009-2014年

来源:fsTEAM软件采编,沙利文数据中心编制

关键原料替代品的研制将成为未来的行业关注重点

水产饲料原料供应短缺是影响行业发展的一大限制因素,饲料原料的替代品的研发与量产成了行业关注重点。伴随着水产养殖业的发展,我国水产饲料业也在迅速发展,并已成为世界上水产饲料市场容量最大的国家。同时,在目前控制海洋和江河捕捞的制度下,国民对水产品的消费需求将基本由水产养殖来供给,这将进一步增加水产饲料的市场需求。日益增长的需求将使得原料短缺的问题日益突出,而随着水产饲料企业规模的持续扩大,生产加工所需的豆粕、玉米等原材料将越来越依赖进口。此外,我国是全球鱼粉最大的消费市场,国产鱼粉产量较低,主要依靠国外进口。沙利文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鱼粉总消费量达150.7万吨,但产量仅为40.3万吨,存在着110.4万吨的缺口依赖进口。原料的供应日益短缺,关键原料替代品的研发是水产饲料行业的当务之急。

我国鱼粉总消费量和产量情况,2012-2016年

来源:fsTEAM软件采编,沙利文数据中心编制

海水鱼饲料成为行业主要的增长点

水产养殖与畜禽养殖产业最大的不同是需要水域生态环境,水域资源包括江河、湖泊、水库、池塘、稻田、海洋。在目前形势下,几乎是所有的水域环境中都在进行水产养殖,只是不同水域的水产养殖种类和养殖规模有很大的差异。例如,江河水域由于水流速较大,只有水流较缓慢的区域可以进行船体网箱、金属网箱养殖;水库水域适合网箱集约化养殖的渔业生产方式;稻田养殖适合部分特殊养殖品种如河蟹、泥鳅养殖。

目前,中国的海水鱼类有陆基工厂化、海上网箱和岸带池塘这三个主要养殖模式。沙利文数据显示,2016年这三种养殖模式下的产量分别是工厂化20.4万吨,海上网箱养殖62.3万吨和池塘养殖51.96万吨,分别占当年总产量的15.1%、46.3%以及38.5%。在国家拓展深远海养殖相关政策的支持下,中国先后研发了大型围栏、养殖工船、大型钢结构网箱、深海渔场等养殖设施,技术与设备的发展为中国海水鱼类的开采提供了条件。

除政策支持与设备研发外,中国水产养殖发展正面临生态环境、水土资源和发展空间等多方面的压力,深远海养殖将在水产养殖中的占比不断扩大,将通过减少捕捞产量从而达到海洋渔业资源的保护。捕捞产量的减少,就要靠发展海水鱼类养殖来补充,水产饲料的下游需求随海水鱼类养殖的扩增而扩大。水产养殖方向的转变为水产饲料带来了新的发展和增长点。另一方面,中国海水鱼类养殖产量在全国海水养殖总产量中所占比例只有7%,在鱼、虾、贝、藻四大类海水养殖中产量最低。因此,海水养殖可能是未来一定时期内养殖产量增幅的主要来源,预示着海水鱼类饲料的发展前景很大。

沙利文全球合伙人、全球市场战略规划副总裁兼中华区总裁王昕博士指出,作为水产养殖业发展的物质基础,水产饲料随养殖业的快速发展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成为饲料工业中增长最快、效益最好、潜力最大的阳光产业。在行业激烈的竞争中强者恒强,马太效应愈加明显,目前已形成了以海大集团、通威股份等为代表的行业龙头企业,市场占比稳步提升。在行业持续稳定的发展趋势下,市场集中度还将进一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