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突然上线的《长安十二时辰》,目前已经播出12集,虽然是“裸播”但不影响观众热情,目前豆瓣评分8.7分,被网友称赞:“打光摄影服化道都很用心,有强烈的美剧感。”

11月6日,由吕克·贝松监制的中法合拍的影片《订亲》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报告厅举办首映礼,影片出品人兼编剧乔伟,制片人刘永升,导演安建军、杨惠龙,主演曹力、曹雨童、杜旭东、薛山、达娃卓玛、宋欣洁、周毅、苇青等出席活动。众主创在活动现场回忆影片拍摄的台前幕后不禁感慨万千,通过一条影片制作特辑透露出影片上映前的曲折历程,表达了主创们用电影记录时代的信念与愿望。

中国影视产业正从“做大到做强” 影视基地资源亟待整合

由曹盾执导,雷佳音、易烊千玺领衔主演的古装悬疑剧《长安十二时辰》,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小说,讲述了唐玄宗年间某上元节前夕,长安城混入可疑人员,身陷囹圄的张小敬临危受命,与少年天才李必携手在十二时辰内破除隐患的故事。
虽说是一天之内的故事,但这一日长安,观众看到了一环扣一环的痛快与壮烈,也看到唐人的生活、娱乐、社交等细节。该剧在布景、服化道、礼仪、称呼等各个方面也非常考究:如李必头上芙蓉冠子午簪的插法,表明了他修道者的身份;皇帝按照当时称谓被称为“圣人”,而非“陛下”;女子着半臂梳堕马髻、官员佩鱼袋等,赢得观众一致好评。
还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剧中每一集对应的日晷显示时间正好是剧集发生的时间,但每一集日晷的滤镜都有所差别,色调与时间契合。剧中的人物妆容、拍摄画面、插曲、建筑等,也成了网友热议的焦点,甚至还一度引发了“唐朝的长安跟现在的纽约哪个更繁华”的讨论,看过《长安十二时辰》的你觉得呢?

主创表露拍摄初心 吕克·贝松监制“中国制造”

新华网北京11月7日电(记者
王志艳)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的镇北堡,酒旗翻飞的龙门客栈,黄土交错的月亮门……原始、粗犷、古朴的西北风貌在眼前跃现。1993年,著名作家张贤亮将此处开发成西部影城,这片看似荒凉的土地,就上演了无数经典剧作,《一个和八个》《牧马人》《大话西游》《红高粱》《新龙门客栈》等都曾在此取景。

责任编辑:刘迅

首映礼现场,影片出品人兼编剧兼总策划人乔伟就当时创作该剧本的初衷发表感言,他表示在电影行业纷纷关注大制作跟新题材的时候,他却更想要回溯过去,用影像记录久违的时代与民族记忆,这也是他们作为中国电影人的一份担当与责任。乔伟可以说是电影《订亲》的灵魂人物,他作为资深影视人,曾策划创作电视剧《大学士苏东坡》,电影《爱你,与你无关》、纪录片《中国名刹》等知名影视作品。乔伟本人爱好书法,本片片名“订亲”两个字更是由他亲笔题写。目前,他的新作大型反恐军旅动作片《第一时间》也在紧张筹备中。制片人刘永升也表示,拍这部电影的一个目标是想要让观众在快节奏的浮躁生活中,能够感受到专属于那个时代的浪漫与巨变,从而找到一种面对生活的勇气与内心的安宁。导演安建军、杨惠龙则传递了对观众的寄望,相信这个故事能引起广大年轻人的共情与感动,让他们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面对困难的勇气。=也是广大观众在奋力拼搏后,需要一个契机来进行回顾和总结,从这个角度来说,《订亲》无疑是一部有着很大时代价值的电影,值得在这个时间点走进影院去感受。

彼时,亚洲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被称为“中国好莱坞”的横店影视城尚是一片农田。在影视商业化还未大规模开启时,影视基地的概念刚刚萌芽。

国际著名导演吕克·贝松的加盟无疑是该片一个相当抢眼的存在,作为享誉国际的重量级导演,他名作无数,如影片《这个杀手不太冷》、《碧海蓝天》以及科幻动作电影《第五元素》等。据乔伟透露,他与吕克·贝松结缘于2016年北京国际电影节。当他第一次对吕克·贝松表达自己对电影《订亲》的创作想法后,吕克·贝松就同意参与进来,并且在剧本创作和拍摄制作过程中给予了极大的帮助,还提供了自己的庄园做拍摄场地。这次合作也是吕克·贝松第一次加盟中国电影,吕克·贝松的女儿朱丽叶·贝松也在该片中献出了中国电影荧幕首秀,他对该片的鼎力相助保障了电影的高质量完成。除此以外,吕克·贝松还引入了法国欧罗巴公司参与拍摄制作,搭档国内一流的制作团队,在影片的技术层面可以说是给予了双重保障。

转折始于本世纪初,电影《英雄》推开中国电影大片的商业化之门,强烈的内生市场需求,使得中国影视业驶入快车道。据中国电影家协会主编的《2018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电影产业直接市场规模近600亿元,观影人次达16.2亿,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龙头之一。

跨国爱情见证时代记忆 中外戏骨齐聚保驾护航

影视基地资源需精细化整合 发展模式亟待转型

电影《订亲》讲述了一位法国女记者斯诺在改革开放80年代初机缘巧合下来到中国,邂逅了农村小伙刘长根,两人共度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斯诺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跟随长根的所见所闻,见证了那个年代中国年轻人恋爱与婚配纠葛的过程,并和长根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浪漫爱情故事。影片由乔伟出品并编剧,安建军、杨惠龙执导,刘永升担任制片人,法国影星凡妮莎·吉德、朱丽叶·贝松携手国内实力演员刘佩琦、何政军、曹雨童、丁嘉丽、曹力等主演。

随着文化产业在国民经济中作用和地位不断上升,影视行业的发展逐渐成为文化产业整体发展中表现最亮眼的部分。在诸多利好政策的推动下,各路资本纷纷涌入,搅动着影视市场的一池春水。

影片作为如今市场上难得的农村题材电影,表面像是讲述一个跨国浪漫爱情故事,实则暗藏重要辅线,即中国农村改变的历程与风采以及人民意识的进步与觉醒。在电影《订亲》里,不仅能看到改革开放后农村发生的重大转变,从农村分地包田,到群众生活与思想的转变,再到中外青年的爱情,更有时代的变迁、文化的冲击,带给主人公们不同的生活走向。在演员方面,既有如刘佩琦、何政军、曹雨童、丁嘉丽等众多明星老艺术家的演技保障,又有法国著名影星凡妮莎·吉德、新兴力量朱丽叶·贝松等的加盟。活力四射的俊男美女们加上实力戏骨的鼎力加持,可以说为影片增加了极大的观赏性,同时给予了影片演技和质量的多重保障,让人期待不已。

原本只是作为偶然性因素存在的影视城发展成为必然。影视基地是影视制作的重要依托,如果以1996年横店集团投资兴建横店影视城为起点,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8年底,20余年的时间,全国大大小小的影视基地数量已有数千家,几乎每个省都有,其中一半多集中于东部沿海地区。

责任编辑:刘迅

“影视基地在我国已经从一个新兴的事物发展到遍布全国各主要省市的影视产业重资产业态。”中国电影基金会促进区域影视发展专项基金总监胡敏接受本网记者专访时谈到,各地青睐影视产业原因在于,其资源高度聚集、文化高度集成、互动高度活跃。

从因《阿凡达》《变形金刚4》取景而蜚声国际的张家界、武隆,到因《大话西游》《红高粱》拍摄而带火西北风貌的镇北堡,经典影视作品和区域经济的成功互动证明,影视资源的合理植入和成功推广,可以附着持久的品牌效应。

尽管影视基地数量众多,各有特色及优势,但遗憾的是,大多管理粗放、模式单一,彼此间缺乏互联沟通。在胡敏看来,除了少数几家具有较强行业资源整合能力、运营管理有序的基地以外,大部分影视基地处于专业能力匮乏、景致低端同质、运营规模不经济、电影产能浪费严重的状态。

针对以上症结,2019年6月,中国电影基金会专门成立了促进区域影视发展专项基金。记者了解到,基金的主要职能集中在“推动各区域的影视产业均衡发展,挖掘具有区域特色影视产业的艺术、文化和市场价值,实现区域间产业健全发展;推广、扶持具有社会公益价值、弘扬民族文化的影视作品;发挥公益组织的公益特性,搭建高效、互助的区域间影视发展交流平台。”而其开展工作的主要抓手就是各影视基地。

“中国影视产业正从做‘大’到做‘强’,工业化体系建立和精细化资源整合已经日益迫切,但影视基地领域的行业治理和市场规范还相当粗放。我们在提升影视行业的软实力方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要走。”胡敏说。

发挥影视在文化产业中的核心作用 基地是重要环节

在广义的电影产业链中,影视基地的概念也在拓展,胡敏按摄影棚、人造景致、城市外景地/自然景观以及影视产业园区四个层面进行了区分,并解释各自在产业链上的不同价值,“中影国家数字基地、无锡国家数字影视产业园、青岛东方影都这类以摄影棚为主的基地,最能体现电影工业化体系的水平,随着影视技术的发展,有些电影不再需要实景拍摄,在棚内就可以完成。”

以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为例,2013年便开始围绕“数字影视科技”这一关键要素布局,以“科技拍摄”和“后期制作”为核心,打造现代电影工业产业链。目前,园区吸引了国内外知名的数字影视制作企业1000余家入驻,每年参与拍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近200部,承接了“变形金刚”系列、“美国队长”系列,还有年初大热的《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等影视剧的制作。2013年开园之初园区产值仅1.8亿元,依托这些企业和优质影视项目,到2017年产值已近50亿元。

人造景致则以横店影视城为代表,那里建造的明清宫苑、秦王宫等,以承接古装影视作品为主,它和旅游高度结合,影视为魂,旅游为体,这一模式的鼻祖是美国迪斯尼、环球影城。但据胡敏观察,随着影视制作模式和技术的发展,数字科技对横店冲击很大,横店也在面临转型。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