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词
她,其实是一个外来树种,虽然引种已愈百年,但一度因品种资源和繁殖技术问题而迟迟未形成产业化,坚果市场也一直依赖于美国进口。如今,一批执著于经济林产业发展的专家教授,抱着让中国人吃上自己种植的碧根果的坚定信念,甘心做农民,刻苦钻研、历尽艰辛,终于让这个漂洋过海来到中国的树种,在中国的大地上遍地开花,结出累累果实。
树木档案
薄壳山核桃,胡桃科山核桃属植物,原产美国和墨西哥北部,是世界上著名的干果树种之一。其坚果个大、壳薄,出仁率高,取仁容易,产量高,果仁色美味香、无涩味、营养丰富,是理想的保健食品。薄壳山核桃亦是重要的木本油料植物,种仁油脂含量超过70%,其中不饱和脂肪酸含量高达97%,耐贮藏,是上等的食用油。薄壳山核桃还是优良的材用和绿化树种,集经济、生态、社会三大效益于一身。

6月5日,记者从省林草局获悉,我省连续实施天然林保护17年以来,天然林保护和建设成效明显,不仅全省天然林资源得到了有效恢复和发展,而且森林植被涵养水源和保持水土的能力也持续提高。
目前,我省天然林分布在14市92个县,总面积3890.65万亩,占全省林地面积的42.52%。2002年至2018年间,我省财政累计投入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资金15.9亿元,有力促进了生态建设和天然林资源保护。
我省2002年在全国率先自费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明确2001年至2005年在全省禁止对天然林进行商业性采伐,使其休养生息、恢复发展。2005年和2011年,省政府又先后出台相关政策,继续在全省禁止对天然林进行商业性采伐。
为保证天然林保护政策稳定和延续,2017年我省提出继续全面禁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严格天然林限额采伐、采伐设计和征占用林地审批管理,继续加大天然林管护和封育力度。
随着天然林管护力度不断加大,我省天然林蓄积量增长明显、郁闭度保持稳定、林地质量普遍提高,森林生态功能稳中有升、森林健康状况逐年改善。土壤侵蚀程度不断降低,森林生态系统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化演替。
天然林保护,尤其对保护生物群落和生物多样性起到重要作用。以我省东部山区为例,共发现动植物物种2583种,其中濒危物种200余种,山鸡、野兔等各种野生动物明显增多,多年不见的黑熊、棕熊也时有发现。
责任编辑:刘迅

记者日前从省林草局获悉,自上世纪50年代起,甘肃就迈出了防沙治沙的步伐,治理规模和水平处于全国前列,截至目前已治理沙化土地500多万公顷。
据了解,甘肃省荒漠化土地面积大、分布广、类型多样,是我国荒漠化危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涉及10个市37个县,分布于河西走廊、引黄灌溉区、黄土高原和甘南高原,沙区面积达39091万亩,占全省总面积的57.35%。改革开放后,国家实施三西建设和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全省坚持分类布局、分区施策,带片网结合、造封管结合,乔灌草结合,不断加大治沙造林和农田防护林建设力度,沙区有林地面积逐步扩大,林草植被资源量较快增加,显著提高了治沙效果,目前已在河西走廊建立了8.7万公顷的农田防护林带,保护耕地60万公顷,全省荒漠化和沙化土地呈现面积减少、程度降低的双减双降态势,荒漠化和沙化趋势有所逆转,沙尘暴强度明显降低、次数明显减少,沙区环境显著改善,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边缘生态防护林体系得到进一步健全和完善,黑河和石羊河下游干涸多年的东西居延海和青土湖重现生机,分别形成40平方公里水域和10平方公里以上的湿地,民勤、敦煌等重点地区沙化土地扩展趋势得到有效遏制。
责任编辑:刘迅

薄壳山核桃,又名美国山核桃、碧根果、长寿果。因其壳薄味美、营养价值高,而备受人们的喜爱。自19世纪末开始引进我国,薄壳山核桃已成为集食用、营养、观赏、绿化、建筑等价值于一体的优良经济树木。

长寿之果,木本油料之王
薄壳山核桃是一种坚果类美食,与核桃和山核桃相比,薄壳山核桃集大地之灵气,优点明显,其壳薄、易剥取、出仁率高,果仁口感更好,无涩味,营养价值更丰富。薄壳山核桃含蛋白质11%,碳水化合物13%,含对人体有益的各种氨基酸,富含维生素B1、B2,每公斤果仁约有32千焦热量,是理想的保健食品,也是面包、糖果、冰激凌等食品的添加材料。
薄壳山核桃还是重要的木本油料作物,其油脂含量超过70%,尤其是不饱和脂肪酸含量达97%。薄壳山核桃油耐贮藏,是上等的食用油,有助于保护心脏健康,更得到了美国心脏协会认可。不仅如此,它含有的抗氧化物质含量要高于其他的坚果,有助于降低血压以及延缓衰老等,是名副其实的长寿果。
薄壳山核桃还是优良的材用和庭园绿化树种。其木材纹理细腻,质地坚韧,是建筑、军工、室内装饰和制作高档家具的理想材料。因其树形高大,树势挺拔,也是深受欢迎的观赏、遮阴和行道树种。因此,薄壳山核桃是一个用途广、受益期长、经济效益高、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明显的优良经济树种。

雌花

雄花

初来乍到,略显水土不服
薄壳山核桃起源于北美,是美国最重要的乡土坚果树种。它在美国的自然分布很广,25个州均有分布,主要集中于密西西比河流域及其支流的河谷冲积平原,佐治亚州和得克萨斯州都是碧根果主要产区。
我国从19世纪末开始引种薄壳山核桃,最初为民间自发引种,主要作为观赏树种种植在教堂、码头和港口等周围。上世纪20年代至70年代,主要以引进实生材料为主,目的仍然是以城市绿化为主,只有少量无性系品种,主要集中在江西、江苏和浙江等长江流域。上世纪70年代以后,我国才开始大规模、系统性地引进无性系品种,主要是浙江林学院和中国林科院以引进北方型品种为主。1978-1979年,浙江林学院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薄壳山核桃育种中心引进15个品种的种子,其中包括4个品种的穗条,育苗后定植于浙江林学院的果园内,这是我国首次从原产地大规模引种。1996-1999年,中南林学院经济林研究所从美国引进当地东南部、西部和北部主栽品种的种子和穗条,引进品种30个,保存27个,无性系36个,分别嫁接在湖南、江西、浙江和云南等地,这是我国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一次直接引种活动。到了21世纪,浙江农林大学、中国林科院亚热带林业研究所、南京林业大学等单位又陆续从美国农业部薄壳山核桃育种中心引进波尼、马汉、威奇塔等多个优良南方型品种。
迄今为止,我国引种薄壳山核桃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但仍未形成大规模产业化发展格局。针对我国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现状,笔者认为,制约我国薄壳山核桃产业化发展的主要问题是:实生繁殖,产量低而不稳;育种进程缓慢,优良品种资源匮乏;规模化扩繁技术落后,良种苗木供应紧张;基础研究薄弱,配套栽培技术不完善。要想促进我国薄壳山核桃产业健康快速发展,必须充分利用现有种质资源,加快新品种培育进程;加强科学研究,提升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的科技含量;实行定向培育,完善配套栽培技术体系。

薄壳山核桃果园

联合攻关,突破技术瓶颈
从21世纪初期开始,南京林业大学、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浙江农林大学、中国林科院亚热带林业研究所、南京绿宙薄壳山核桃科技有限公司、云南省林科院等多家单位开始致力于薄壳山核桃产业化发展的研究,大大加快了我国薄壳山核桃产业的发展进程。
南京林业大学薄壳山核桃课题组针对我国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利用已选育的优良品种开展了良种采穗圃建立、富根容器苗培育、优良品种无性系扩繁、苗木标准化生产和配套的丰产栽培技术等方面的系统研究,攻克了薄壳山核桃无性繁殖关键技术难题,解决了薄壳山核桃果园品种配置问题,形成了一套薄壳山核桃优质苗木标准化生产和丰产栽培技术体系,为我国薄壳山核桃的产业化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南京林业大学薄壳山核桃课题组与多家企业开展产学研合作,将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目前合作单位已有30多家,薄壳山核桃推广种植区域已遍布长江中下游地区,推广种植面积10余万亩。

薄壳山核桃大规格容器苗

薄壳山核桃果实

前景广阔,助力乡村振兴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碧根果的需求不断增加,我国对碧根果的需求约占全球总量的18%,而自产碧根果仅占我国消费量的0.2%,我国的碧根果市场仍然依赖于美国进口,中国自2011年起就成为美国碧根果第一大进口国。
种植碧根果,经济效益显著,丰产期平均亩产量为200-300公斤,每公斤平均价格在100元,亩产值在两万元左右。安徽省政府出台扶持政策,每种植一亩薄壳山核桃政府扶持3000-4000元,全省现已发展薄壳山核桃近30万亩。江苏省泗洪县把碧根果产业作为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全县规划发展碧根果10万亩。
随着《林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实施,薄壳山核桃作为特色经济林产业发展中的木本油料树种,其发展前景必将越来越广阔,薄壳山核桃产业化发展方兴未艾。
作者简介 彭方仁
南京林业大学森林培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经济林栽培与利用。南京林业大学经济植物研究所副所长,江苏省高校青蓝工程中青年学术带头人培养人选,江苏省333跨世纪学术、技术带头人培养工程培养对象,中国林学会经济林分会副理事长。
谭鹏鹏
南京林业大学森林培育系实验室主任,研究方向为经济林栽培及植物组织培养。
朱凯凯 南京林业大学森林培育系讲师,研究方向为林木基因组学。

责任编辑:刘迅